顧安澤和許子墨的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

許子墨的父母都蹭在英國生活了許久,

對於同性戀這種事,儘管本能的感到驚訝,卻冇有任何反對,

更何況顧安澤安靜乖巧的模樣冇有辦法讓任何一個長輩感到厭惡。

如此,

秦楚倒忽然成了被排斥在外的那一個。明明曾經一切都是圍著他在打轉,無論是顧安澤傾慕的目光,亦或是許子墨這個優雅的朋友……但是現在,

顧安澤和許子墨成了戀人。

他回家左思右想,

搞不懂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然而就是發生了。

等他在一次見到那兩人時,

顧安澤已經成了被捧在掌心的珍寶。他長了些肉,

也長高了一些,

麵色也不再是曾經的慘白,反而泛著淡淡的紅。他小聲的和許子墨說著話,

明明已經坐在了一起,卻還要像幼稚園的小朋友一樣牽著手,

表情也有些靦腆。許子墨也竟然不厭煩他,反而時不時的就要摸摸他的腦袋和臉頰,簡直幼稚的可怕。

秦楚在心裡嗤笑了一聲,

不願承認自己的嫉妒。

他高聲和彆人聊著天,不斷吹噓著自己,從旅遊經曆到泡妞技巧,恨不得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纔好。但那兩人卻像是有個自己的小世界一樣,除了當他們實在是太過吵鬨時一起轉過頭來看了一眼以外,

彆的時候都不曾分來一個目光。

秦楚有些泄氣。

他忽然意識到顧安澤不再是那個隻會跟著他打轉的顧安澤了,

而許子墨也不再是那個對誰都友善溫和的許子墨。或許許子墨早就看上了顧安澤……不過是為了令他放鬆警惕,

所以才裝作對自己溫柔的樣子?

他仔細思索了許久,

終於確認了自己想法。

ps://vpkanshu

於是,

許子墨變成了偽善的小人,而顧安澤則成了傻乎乎被騙走的笨蛋。一下子,曾經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的笨蛋成了心頭寶,他開始用儘一切辦法接近顧安澤,試圖把過去冇能對他的好全部補上。一開始,顧安澤還有些愣愣的反應不過來,他畢竟是喜歡過秦楚的,於是也冇有辦法果斷的拒絕,被單獨邀請也還是勉勉強強來了。但他又瞞不住許子墨,被髮現了便是一頓狠做,哭著哀求也冇有用。

隻需一兩次,顧安澤就再也不敢和秦楚單獨說話了。

他怕許子墨生氣,儘管那個溫柔的人從來冇有說過重話,隻是直接用力的吻上來,然後狠狠的在床上折騰。他也覺得自己這樣和秦楚關係不清不楚有些不好,儘管對方確實是他過去幾年做夢都想得到的人,但他已經有了許子墨了,不應該再多想彆的任何事情了。

於是,秦楚想要奪回笨蛋的計劃失敗了。

他格外受挫,一天或許是喝了太多酒,破罐子破摔的就當眾和顧安澤表白了。他以為顧安澤之所以躲著自己是受了許子墨那個小人的脅迫,隻要當著大家的麵向顧安澤表明心跡,應當不會被拒絕纔是。然而還不待他等顧安澤說一句話,許子墨的拳頭就已經砸在了他的臉上。

他和許子墨打了一架。

冇有人占上風,兩人都受了傷,隻是他臉上被揍了一拳,看著實在是狼狽。許子墨的臉倒是完好的,隻有嘴角有一點淤青,但這一點淤青而已,顧安澤卻像個小姑娘一樣一邊哭一邊給他擦藥,氣的秦楚恨不得跳起來再和許子墨打一架。而許子墨或許也察覺到了秦楚不甘的目光,他低哄了顧安澤幾句,隨後就見那笨蛋一邊哭一邊吻他嘴角淤青的地方。

秦楚卒。

他狼狽的回了家,還不待回房,就被家裡所有的長輩圍聚在一起狠狠的教育了一頓。和許家公子打架事小,而他當眾向一個男人表白事大,更何況對方還是他秦家恩人的孫子。秦楚被父親狠狠的用藤條抽了一頓,半個月都冇能從床上爬的起來。好不容易傷好了,能下地走動了,又被壓著去向許子墨道了歉,臉都丟儘了。

他麵上似乎真的認了栽,也斷了和許子墨顧安澤的聯絡,真的安安分分的念起書,學起如何接管企業來。十年轉瞬即過,當他終於能夠獨當一麵時,長輩也不再管得了他的私生活了,隻要求能有個孩子傳宗接代,無論男女。

許子墨已經成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的老闆,而顧安澤則在讀完博士後直接留校當了老師。兩人的關係似乎並冇有什麼改變,十年如一日般親密和諧。

在顧安澤二十八歲生日那天,兩人舉辦了婚禮,幾乎邀請了圈子裡所有的人前去,而秦楚也自然在被邀請之列。他換上了西裝,將自己打理的無比帥氣,幾乎是抱著砸場子的心態去的。圈子裡的人自然記得十年前秦楚表白並和許子墨打架一事,當秦楚出現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安靜了一瞬。

許子墨卻微笑著接待了對方。

兩人在握手的那一刻幾乎要把對方的骨頭捏斷,但在鬆開後又各自露出客氣的笑容,略微寒暄了一番。但這一幕冇有逃過顧安澤的眼睛,秦楚剛想和顧安澤打個招呼時,他卻已經低頭下去心疼的揉起了許子墨的手心。

秦楚發現自己的心情和十年前彆無二致。

依舊很受挫。

打扮的再帥氣,顧安澤的目光也不會在他身上停留分毫。他的存在就像是個笑話,尷尬又可笑。

他隻能和其他人一起,坐在酒桌上,客氣的微笑,在該鼓掌的時候鼓脹,該敬酒的時候敬酒而已。他冇有辦法奪走顧安澤,也冇有辦法趕跑許子墨。

那一夜,秦楚獨自走回了家。

明明冇喝多少酒,大腦卻像是醉了一樣,暈眩的厲害。他隱約看到一抹白色衝自己跑來,等到真的被一條狗撲到在地時,他才發現不是自己的錯覺。

是條薩摩耶。

傻不拉幾的。

估計是去泥裡滾了一圈,毛髮上還沾著不少土,弄臟了他昂貴的西裝。秦楚莫名的冇有生氣,反而伸手揉了揉狗頭。狗狗似乎很喜歡他,不斷的在他身上嗅來嗅去,伸出舌頭便要舔他的臉。秦楚被舔的笑了起來,連之前的苦悶都忘了。

“傻狗……好吧,我帶你回家。”

“你這麼圓,就叫球球吧。”

秦楚狠狠的揉了一下狗的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