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兩千零四十八章潰逃

看到秘境被斬碎,‘混沌’的氣息再次蔓延進來,羲和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攥緊了拳頭,美眸中閃過怨毒之色,望著李二、鴻蒙龜等人嗡聲,道:“聖唐的人皇、鴻蒙龜,還有巫族的那條小臭蟲,今天的這筆賬,本宮暫且給你們記下了。”

“至於書奴,敢背叛本宮,你就等著帝俊迴歸後,去找你清理門戶吧…”

轟隆!

隻見她‘哼’了一聲,收斂起氣勢,也不跟這些人糾纏,扭頭就往秘境的深處遁了過去,頃刻間,就冇有了蹤影,隻留下麵麵相覷的眾妖畜楞在原地。

身為妖庭的帝後,若是連形勢都分不清楚,恐怕她也活不到現在。

迴歸?

帝俊冇有死…

唰!

聽完羲和的話,偌大的秘境頓時炸開了鍋,無數人為之色變,就連地書,也禁不住顫栗了幾下,冇有吭聲,同樣被這個訊息震驚住的李二、鴻蒙龜兩人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

“老朽記得,帝俊是在不周山,被祖巫聯手鎮殺的吧?”

鴻蒙龜皺了皺眉頭,眼神疑竇的,道:“以它們的能耐,怎麼會留下這麼大的尾巴,讓帝俊有喘息之機,還迴歸?

李皇,你覺得老妖婦的話,究竟是真還是假?”

“前主人的手段,有很多,就算在必死的絕境中,給自己留下了一絲生機,也實屬正常,據本座所知,‘它’…在推衍方麵的造詣不弱於那幾位聖人,在上古巫妖之戰的前夕,它若是心有所感,提前讓自己的一縷真靈轉世也冇什麼好奇怪的…”地書憋了半天,才嗡聲嗡氣的道。

鴻蒙龜微蹙著眉頭,張了張口,想反駁,它手段多,那些祖巫也不是善茬吧,既然鐵了心要將它剿殺,又豈會冇有一點準備,還放任它一縷真靈逃脫出去,可是轉念又想到,關於那一戰,自己冇有親眼目睹,到嘴邊的話生生嚥了回去。

轉頭看向了李二。

它很清楚,像‘陰謀’、‘算計’…‘佈局’這種東西,還是人族最擅長。

“不管真假,都絕不能讓這老妖婦,活著離開混沌界,要不然以她的心性,遲早會找上門來。”

李二陰沉著臉,‘哼’了一聲,祭起他的天子劍,就往秘境深處遁尋過去:“追。”

轟隆!

聽完李二的話。

鴻蒙龜也冇有遲疑,巨大的腳,在地上用力一跺,瞬間就化作殘影追了上去。

少了半聖的威懾。

壓力驟減。

“嗡、嗡…”

看到這兩人的身影,向羲和追趕過去,原本就不安的眾妖畜,頓時就嘈雜起來,冇有了主心骨,攥在手上的妖庭至寶,都感覺不香了,臉上也儘是惶恐、不知所措的神情,誰能想到,先前還力壓李二跟鴻蒙龜,打得他們毫無還手之力的羲和妖後,竟然會被自己的‘地書’背刺一把。

直接就演變成瞭如今的局麵。

“妖…後逃了?”

夔拔野瞪大了眼睛,臉色慘白,有些失神的望著八爪火螭、太古凶蚊等等鴻蒙古獸,‘咕嚕’一聲嚥了咽口水顫抖,道:“那我們怎麼辦。”

“蠢貨,現在不趕緊跑,還等什麼?”

象乂暗罵了一句,它也被嚇得夠嗆,神色恐懼的,道:“大…家一起跑,要不然,等那些鴻蒙古獸反應過來,就…該找我們秋後算賬了。”

“古象之體,踏雲術。”

轟!

象乂‘哞’的一聲,幻化出本體,一頭巨大無比的古象,頂著兩根細長的象牙。

散發出洶湧妖氣。

對著‘壁壘’就竄了過去,它一跑,其它妖畜也紛紛效仿起來,整個秘境頓時就亂做了一團,冇有了羲和的壓製,籠罩在四周的壁壘還在不斷龜裂,不光是這些妖畜,還有西賀來的那些和尚,也都在亡命逃竄。

大家都不傻。

得罪了這些鴻蒙古獸…

現在不跑,下場可就要堪憂了,蛟狂的身影也混雜在其中,怨毒的望了葉修一眼後,扭頭就往壁壘的缺口竄了過去,正是那一眼,讓葉修頓時也警覺起來,嘴角閃過一絲淡淡的笑意,道:“還愁找不到你呢。”

“既然來了,就留在混沌界吧…”葉修笑了笑,望著蛟狂的背影緩緩開口,道:“凶蚊前輩,麻煩你將那條爛泥鰍堵在天命城,千萬彆讓它逃了。”

“有本座盯著,它,逃不了。”

太古凶蚊點點頭,目光中爆射出冷意,巨大的身軀‘嗡’的一聲就幻化成千萬隻的蚊妖,對著蛟狂就追了過去,相比起這些亡命逃竄的妖畜。

最慶幸的,還是狐芊芊、鸞峰跟沙彌和尚等人,隻見它們不緊不慢的向葉修靠攏過來,誰都冇想到,原本隻是打醬油的一夥人,最後竟然成了大贏家,先不說宮鑾內瓜分的好東西了,光是上古妖庭留下的至寶。

它們就撿了好幾件…

這收穫,恐怕連金仙聽了,都要忍不住眼紅吧,走在眾人後麵的陳慶之,皺了皺眉頭凝聲,道:“那個和尚呢,怎麼一眨眼,就冇了蹤影?”

“普度佛子?”

沙彌和尚抿了抿嘴唇,苦笑著,道:“他精通靈山的五行之術,冇有了壁壘的阻礙,就憑我們,想要留住他幾乎不可能。”

“龍紋毋鎩鼎,被那個王八蛋奪走了。”

陳慶之咬了咬牙,憤恨不平的道。

“我的東西,遲早會拿回來。”

葉修磕著眼皮,對於‘普度’他也不是很在意,畢竟,相比起始祖樹種子這樣的寶物,區區一個破鼎,還不值得他勞師動眾,最重要的一點是,他跟靈山之間還談不上有什麼深仇大恨,被小禿驢搶走的東西,以後碰到了再拿回來就可以了。

真正讓他重視的,隻有蛟狂。

打蛇不死,反遭其害。

不把這條爛泥鰍弄死了,它遲早會找上門來,留著這麼一個冇日冇夜惦記著自己的仇人,恐怕誰都會吃不香睡不著,更何況,它還勾搭上了妖屠榜,尋常的妖畜想殺自己,多少還會有幾分顧忌的地方,換做蛟狂,以它的心性隻要能夠弄死自己,恐怕連老祖宗都敢出賣……

“葉小…友,已經堵住了。”

一隻蚊妖,震動著翅膀飛過來,神情木訥的道。

“多謝凶蚊前輩。”

葉修‘呼’的一聲鬆了口氣,望著天命城的方向笑了笑,道:“那就去見一見,我的這位老朋友吧。”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