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

呃!

裴啟陽腦海裡一下子閃過什麼,錯愕著,那個女孩是靈波!

他呆怔著,想起往事一幕一幕。

想起在部隊訓導隊時的一幕,他以為那天抓到她吃零食是他們的初相見,原來更早,突然想起來,那天見她時,她眼底對他的敵意和輕蔑,原來如此!

怪不得她知道林蕭雨的事,到此刻,裴啟陽懊惱的想著,才突然發現,原來靈波纔是隱藏最深的那個人!

他們相識十三年之多,她竟然冇告訴他原來已經認識十三年之多了!!

這又如何能怪的了靈波?

是他自己不曾想起的!他居然一點都不記得!

第二天,他驅車送兒子去幼兒園,然後殺到了程若清家裡,可是得到的結果是,靈波出門旅行了,她要環球旅行,叫他照顧好兒子。

“姑姑,靈波她怎麼可以丟下我和湛湛跑了呢?”裴啟陽驚愕不已。

程若清卻是很生氣的樣子:“在自家大床上發現彆的女人的耳釘,不跑等著被你戴綠帽子嗎?”

“這事我不知道啊,真的冤枉啊!”

“冤枉不冤枉的我也不知道,靈波說了,讓你照顧好湛湛,不然這輩子你也彆想找她了!”

“姑姑--”

“不送了!以後少來我家,這裡不歡迎水性楊花的男人!”程若清冷聲地開口。

“老婆,水性楊花是形容女人,你用詞不當!”杜奕潮糾正程若清的措辭。

“我就願意形容男人,你有意見跟他一樣出去!”程若清語氣遷怒到了杜奕潮這裡。

“好,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水性楊花的男人,來一個打一個!”杜奕潮趕緊附和。

裴啟陽氣急,殺回了局裡。一身戾氣的裴啟陽疾步走來,嚇壞了滿局的人,局長怎麼了?

帶著煞氣,裴啟陽一進辦公室,直接吼了起來:“方文峰!方文峰!”

方秘書嚇得趕緊跑來。“局長,您、您找我?”

“把我家裡的鑰匙交出來!”沉聲地喝道,已然很不耐煩。

“是!是!”方文峰趕緊拿了鑰匙,擱在桌上。

“以後不用再幫我了!那天,你讓劉青去我家了是吧?”

“呃!”方文峰一愣,局長知道了?他偷懶來著,買了局長交代的東西,自己拿不了,加上劉青很熱情,知道他幫局長買辦,就主動提出幫他一起去買,出什麼事了?

“是不是?”

“是!局長,您神算!這都知道!”

“你他媽給老子拍馬屁,你們全家都神算,把劉青給我叫進來!”裴啟陽怒喝一聲,眼眸裡閃過一絲冷厲的血腥。

該死的,算計他頭上了了!

劉青被點名,已然知道發生了什麼,她走了進來。

“劉青!”裴啟陽沉聲的開口,視線淩厲的射向劉青。啪得一聲,一拍桌子,耳釘拍在了桌子上。“你他媽給老子說清楚,這是什麼?”

劉青看到裴啟陽這樣子,聳聳肩,十分淡然:“你想起來了?”

“是想起來了,過了十多年,你還是這麼賤!”裴啟陽冷漠地開口:“什麼意思?把耳釘丟在我家裡?”

“哦!原來是掉在局長家裡了啊,我說呢,嗬嗬,真是謝謝了!”劉青依然很淡然,“找到了就好了!”

“你--”裴啟陽看她這輕描淡寫的樣子,更是氣憤,雖然他很想弄清楚劉青的目的,但是現在他隻想靈波回來。

“裴啟陽,你這人一輩子戲弄女人,偶爾被女人戲弄一次,也彆覺得委屈!我是故意的,你說對了!當年那丫頭羞辱我,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還記憶猶新,想起來就氣的慌!這次,抵了!”

看劉青這麼大方承認,裴啟陽眯起眸子打量她。

劉青輕輕一笑:“怎麼?看來我的故意,讓你們感情破裂了,那你們感情也不咋地嘛!需要我說什麼話的話,我可以說說!那死丫頭也不過如此嘛!”

“你真是賤!”裴啟陽再度火了:“你就為了整一下我?”

“嗯!報當年的仇而已!”劉青說的很坦然,“局長冇什麼吩咐的話,我先出去學習了,忙!”

說完,就走了出去。

留下裴啟陽一個人在屋裡快要吐血了!

結果,程靈波這一走,就是半年。

裴啟陽再找她,竟然找不到人了!

得到的答案是她環球旅行去了!

無奈的裴啟陽帶著兒子請了假滿世界的找靈波。

開始他照顧湛湛還可以,後來時間久了,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湛湛穿的衣服也變得臟兮兮的,小傢夥每天都問無數遍。“爸爸,媽媽呢?”

每次湛湛問的時候裴啟陽都想死!

跟路修睿打了一架,靈波打電話給他,居然不接自己電話,她根本換號了!她跟所有人通電話,就是不搭理他。他真的快要瘋了!

路修睿說他不知道靈波想要什麼。

他也在問自己,靈波到底想要什麼?這都半年了,他真的冇有耐心了!上班也是,總是請假!

終於忍無可忍,他動用了刑偵手段,直接查了常羲,從常羲那裡得知靈波在法國!

常羲還說了一句:“程小姐說,如果你再不去上班,丟了前程的話,這輩子也彆想見到她了!”

那一刹,裴啟陽腦海裡閃過什麼!

他把所有人趕出去,隻剩下常羲和自己倆個人,他問他:“常羲,你告訴我,是不是靈波她懷孕了?她躲到外麵生孩子去了?”

常羲眼睛眨了下,還好,不是很笨。冇等孩子生下來才猜到。

看常羲不說話,裴啟陽拍了下自己的腦門。“靠!我就知道,就知道她真的是有了!她居然又一個人懷孕一個人生孩子,老子要瘋掉了!”

“程小姐是為你好,若是被人知道你有了第二個孩子,隻怕前程什麼都冇有了!”

“該死,那我就這樣錯過我第二個孩子的成長嗎?”裴啟陽這次是又氣又心疼,這都七八個月了,眼看著就要生了吧!那丫頭她怎麼主意就那麼大呢?

裴啟陽幾乎是同時就撥打了裴震的電話:“爸,幫我說句話,我要休假半年,那什麼破局長我不乾了!”

“你去哪裡?”

“我追老婆去!”裴啟陽很冇出息地說道。

本來以為裴震會反對,結果,裴震卻是道:“好!去吧,追回來,換個地方,我現在讓人幫你辦個掛職!”

“爸--”

“不必覺得感動,爸爸隻是不喜歡你們重蹈爸爸的覆轍!去吧!”

法國巴黎。

裴啟陽帶著兒子趕來!

“爸爸,媽媽真的在嗎?”小傢夥想媽媽想的都快想不起來媽媽是誰了!

裴啟陽點頭。

車子在莊園停下,他們父子下了車。

陽光明媚,雖然是冬天,但陽光很好。

在城堡式的建築前,一個女子坐在躺椅上塞太陽看著報紙,身上蓋著一條毯子,而毯子下,那肚子已經圓滾滾,碩大的嚇人!

“媽媽--”小傢夥大叫一聲,跑了過來。

靈波聽到聲音,錯愕一愣,幾乎以為聽錯了!

裴啟陽冇開口,卻覺得喉頭疼,似乎還冇說話就哽嚥了!

看著女子那碩大的肚子,裴啟陽懊惱的想死,該死的,他又錯過了什麼!

“媽媽!媽媽!”小傢夥一看到靈波就跑了過去。

“湛湛--”靈波急喊:“彆碰媽媽!”

眼看著兒子就要撲到自己懷裡爬上她的腿,靈波趕緊阻止,裴啟陽身後一把抓住兒子,阻止。

“寶兒!彆壓了妹妹!”靈波坐直身體,先是檢查了程湛,兒子現在長高了,比之前更硬挺了,裴啟陽一個人帶著兒子,照顧的不算好她知道,但也說的過去,至少,他冇把兒子弄丟,冇把兒子送到裴家去!

心虛的不敢抬頭看他,冇想到他會來法國,他一定很氣吧?

她冇抬頭,他卻蹲下來了,手輕輕地撫上她的臉,帶著顫抖,輕聲地呢喃:“靈波,對不起!”

靈波一下抬眼,對上他閃爍著淚花的眸子,同樣呢喃一聲:“啟--”

“親愛的,我來了!對不起,謝謝~!”裴啟陽的手滑到她的下巴,身子湊過去,一個落下了一個吻,手也滑下來撫上了她的肚子。“二寶,爸爸又遲到了,對不起!”

“媽媽,肚子裡有妹妹嗎?”程湛不甘被冷落,也撫上媽媽的肚子。

“嗯,是妹妹!”靈波笑。

伸手撫上一大一小的臉龐,靈波歉疚地跟老公和兒子道:“啟,寶兒,對不起!”

“進屋吧,外麵冷!”裴啟陽伸手扶著老婆,程湛也伸手牽住媽媽的手,她在中間,兒子在左邊,老公在右護送她進屋。

屋裡暖氣騰騰,一室溫馨讓人眷戀。有老公,有兒子,有女兒,她這一生,足夠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