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哥,我也覺得好像見過……”

扳手男也跟著嘟囔了一嘴。

“這,這這不就是網上通緝的那個麼!”拿著沙噴子的大漢忽然指著崔義安,急忙也從兜裡掏出手機,隨便點開了新聞頭條,找到了通緝新聞,“我今天中午玩手機的時候,剛刷到過!”

說著,沙噴子大漢便將新聞擺在兩人麵前。

隻見,上麵顯示的三張照片裡,赫然就有崔義安這個人!

“我說這小子怎麼會出這麼高的價錢,合著這是塊兒大骨頭啊!”拎著開山刀的大哥瞥著照片,順便掃了旁邊那兩人一眼。

冇想到,倒真讓他瞧到了,那個帶著黑色鴨舌帽的男子,臉上有個蠍子紋身,不正是跟剛纔那個乾皮子的一模一樣麼!

“這不就是剛纔那傢夥麼!”

沙噴子大漢讀著下麵的懸賞資訊:“藏青盜獵首領,人稱西二王慶哥……冇想到這傢夥來頭還不小啊!”

“還好剛纔咱們冇動手……”扳手男後怕地鬆了口氣,三人裡,他最清楚這個慶哥的身手,絕不是一般的小混混。

“三弟,你瞅你熊的,怕什麼?他再厲害,那也是以前,現在不過是個逃犯,喪家之犬,你懂麼!”

大漢晃了晃手中的沙噴子:“可惜了!這傢夥逃跑的時候身上一定帶著不少錢,也許那15萬就放在車上,隻要剛纔動手,就都是咱們哥仨兒的了!大哥,要不咱給他發個訊息,就說崔義安來了,把他騙過來,埋伏一手?”

冇想到,開山刀大哥一腳下去,踢在了大漢的屁股上:“我剛纔說什麼了?彆冒這個險!這王慶能做到藏青皮子圈兒的頭,絕非善類,況且咱們身上這點兒家當,根本不夠人家打的!”

說著,他還點了點螢幕上“爆炸”那兩個字。

這說明,對方有重火力!

三人現在身上隻有一把沙噴子,對麵隨便拎出一杆步槍,就能在遠距離打死你,拿什麼跟人家打?

“還是大哥考慮得周到!”

沙噴子男撓了撓頭,哈腰舔了兩句。

“我讓你撒的釘子你撒了麼?還有路牌,趕緊去插上,他媽的,這單賠了兩桶油,還不抓緊時間賺回來!”

“是是是!我這就去,大哥!”

大漢將沙噴子收回棉襖裡,旋即從卡車上拿下指示牌和一袋子碎鐵渣,向省道走去。

距離海清警方釋出紅色通緝令,已經過去17小時。

天色逐漸變黑。

王慶瞥了一眼遠處東側飛過的直升機,急忙將車輛熄火,停在了一處戈壁巨石下麵,“不能再走了,今晚就在這兒落腳吧!”

哢。

他打開車門,從兜裡掏出一盒煙,點燃一根,一邊抽著,一邊刷著手機新聞,試圖從中找到些訊息。

瘦猴從座位後抽出兩瓶水,遞了過來,見慶哥還在看新聞,知道他還放心不下寶哥,便安慰道:“慶哥,放心吧,寶哥一定冇事的,等咱們回家,可以想辦法再把寶哥弄出來!”

話音剛落。

天上又飄過直升飛機的螺旋槳聲,巨大的探照燈光掃在烏黑的溫那馬尕高原上。

王慶狠狠嘬了一口煙,看著夜空中那道銀色光柱,歎氣道:“這個家,怕是不好回了!”

“現在警方已經完成了嚴密佈控,各大要道關卡全都設了埋伏,本身就嚴重拖慢我們的速度,更彆說後麵還咬著王奎跟崔義安這兩個喪眼兒的!”

瘦猴挑起眉毛,疑惑道:“慶哥,你說崔瘸子真的投靠警察了麼?我看警方通緝令上有他一份啊!再說了,他底子本身就不乾淨,這麼做是圖什麼?”

“無所謂了,這次老子為了幫他弄死王奎,犧牲了寶子和那麼多弟兄,這麼多條命,必須算在他頭上!”

這次的行動,他王慶幾乎損失全部,而崔義安跟那個黑鬼兩人卻安然無恙,就算這傢夥冇有投靠警察,肯定也在背後搞了什麼陰招。

就像當初他陰哈裡克,以及北嶺老許陰崔義安一樣。

“現在南滇老九已經被抓,東林疤虎失蹤,我跟寶子這次又栽在他身上,隻要再解決掉北嶺老許,崔義安就能吃下整個華夏盜獵圈。”

不說不知道,王慶這一句話,可著實嚇住了瘦猴。

“這個崔瘸子野心這麼大?”

瘦猴滿臉震驚,“慶哥,他有這麼大胃口麼?”

一直以來,四大盜獵勢力,分工明細,雖有摩擦,卻各不乾涉。

疤虎主攻大型猛獸,靠售賣虎骨、熊掌、熊膽賣錢;老許主要是搞金絲猴和朱;南滇老九則負責國內的猛禽地下交易;至於王慶跟王寶,喜歡打藏羚羊皮子,走量。

一方麵,大家主要是根據地域來區分,另一方麵,其實也是他們這麼多年積攢下來的人脈、路子限製形成的。

就像王慶自己,不是他不想打明星動物定製單子,是根本冇這個路子,他手機裡存的全都是收皮的黑商。

而老九的人脈圈子,接觸的也都是蒙古、東南亞、中東地區喜歡玩鷹隼的土豪。

瘦猴所說的“大胃口”。

意思是,就算你有能力弄死老許、慶哥這幫人,那你有能力接收他們辛苦積攢了十幾年的人脈、路子麼?

人家合作了十幾年,憑什麼跟你這個剛認識的陌生人合作?

“崔義安自己肯定吃不下。”

王慶譏諷地啐了一口,但很快,他臉上又被陰沉替代:“可這傢夥背後的人,就不一定了……”

他之前就跟王寶談過,崔義安能在被老許陰了,廢掉一條腿後,仍舊能在燕京東山再起,背後必有能人幫助!

甚至可能。

這次的事件,就是崔義安背後之人,一手推搡導致!

溫那馬尕高原南部邊緣。

崔義安駕駛著豐田霸道停靠在兩處岩壁的夾縫中,“今晚就在這兒紮腳吧,再跑容易被鳥叨到!”

事到如今,卡尼普也隻能聽崔義安的。

真冇想到在華夏辦事這麼麻煩,還是非洲好,打完就跑,衝進密集的雨林裡,什麼無人偵察機,連他們的影子都摸不到!

嗷嗚――!

忽然,就在兩人從後備箱拉帳篷準備搭建的時候,夜空之中,不禁傳來了狼的呼叫。

卡尼普立刻抓起雷明頓700的武器箱。

老獵人都知道,冬季由於天氣寒冷,動物基本都龜縮在窩裡不出來,食物稀缺,所以狼群容易聚集,以獲取更強的競爭力,是一年中,數量規模最大的,往往都在二十幾隻以上!

“不要用那個,動靜太大,用駑!”

崔義安按下了卡尼普的手腕,自己從中抽出一把老式的木製獵弓。

卡尼普將重駑的揹帶打開,挎在了身上,抬頭看了身旁兩側的石壁,後退了幾步,一個衝刺,跳到了左側石壁上一米的位置,然後便開始攀爬起來。

索性石壁的高度並不高,隻有五六米的樣子。

登頂之後,視野瞬間遼闊,卡尼普拿起望遠鏡觀察著四周,狼群冇看到,倒是看到了遠處直升機的銀色探照燈光。

就這樣警示了半個小時。

卡尼普又從石壁上爬下來,拍了拍手上的雪和灰塵,“狼群已經走了,但是直升機一直在這附近晃動,警方同樣也不會停止夜間搜捕,咱們在這裡是不是有些危險。”

“放心吧,俺走的道兒,還冇那麼容易被抓到!”

崔義安撕開壓縮餅乾的外包裝,放在嘴裡,咬了一口。

哢。

王奎將車停了下來。

他現在所在的位置,是克米爾高原北部。

這一下午,他沿著崔義安的行車痕跡不停追著,可這傢夥不愧是獵人,對於痕跡這方麵的把控,堪稱一絕。

他很懂得利用地形。

現在是2月上旬,已經過了華夏最冷的那段時間,高原上的雪不少都化掉了或是被大風吹散,露出了不少岩石。

而崔義安會專挑這種地方,來回淩亂移動,故意淡化他的行車軌跡。

遇到實在避開的地方,他就開始繞著戈壁兜圈子,反覆兜兩圈,車轍印就亂了,想要從中找出車痕,你就得沿著一整圈走完,仔細尋找才行。

有些地方,崔義安還會故意把你帶到死衚衕裡。

“如果要是大腚、拔都跟小白他們在,就好了……”王奎下車走到車轍印旁,望著這些發光的痕跡,不由想起了自己的那些狩獵夥伴。

不得不說。

在搜查這方麵,動物的感官要比人強太多了。

隻可惜,當初來參加誘敵抓捕行動,他如果帶著大腚,實在太容易引起崔義安這幫人的注意了。

王奎從兜裡拿出手電筒,打著燈光,沿著車轍印一點一點梳理。

四十分鐘後,他終於找出了崔義安的下一道車轍痕方向,於是他重新回到車上,繼續追著。

夜裡8點。

王奎成功追到了克米爾高原邊界,再往前走三十來公裡,就會進入溫那馬尕高原。

可這時候,車輛儀表台上的油表,也亮了紅燈。

跑了一天,接近二十個小時,從隆巴鎮裡出來,橫跨兩個高原,五百多公裡,他中途已經加了一次油了,冇想到油箱又見底了。

無奈。

王奎隻得轉向從無人區向省道走,去最近的加油站補充物資。

到達省道路口,前方有兩輛警車正在攔著一輛黑色轎車,仔細檢查了一番後,才放車離開。

輪到王奎,他剛按下車窗,負責檢查的交警看到他的臉,立刻敬了個禮。

現在整個海清警界,還有誰不知道王奎的“大名”和樣子。

王奎也回了個軍禮:“辛苦了,警官!”

“不辛苦,倒是你,看這車身埋汰的,跑了一整天了吧,多注意休息,可彆疲勞駕駛啊!”

交警小哥關心了幾句。

眼見冇什麼情況,王奎便驅車離開。

到達加油站後,在加油站埋伏的警察,也跟他打個招呼。

“有情況麼?”

臥底的警察搖了搖頭,“今天來加油的都是正常車輛。”

“看來他們不是帶著油,就是找到了私油。”王奎咧著嘴,喝了口水。

“這拉私油的都是用車,打一槍換個地方,非常難找,而且這幫人一樣賊得很,還有人負責放哨,一看不對勁,早都提前跑掉了。”

臥底警察連連搖頭,與其分出精力去找私油,倒不如集中精力去抓人。

本身海清無人區就大,如果再分散開,就更難做到有效搜捕了。

“放心吧,這事兒我來乾就行!”

王奎喝完水,在加油站吃了一桶泡麪,旋即又開車回到了無人區裡。

夜晚。

海清湛藍的戈壁夜空,星雲密佈,漫天的繁星圍繞在皎潔的圓月四周,就像一朵正在綻放的白玫瑰,戈壁巨石,山脈巒峰,在銀光的傾灑下,彷彿活過來一樣,趴在地上呼吸,吞吐,形成一道又一道陰風。

王奎偶爾能聽到野獸的嘶吼聲,以及動物的慘叫聲。

可就在下一秒。

他的車燈前,突然出現幾道巨大的黑影。

這些黑影如同被點了穴一樣,立在車頭大燈照射範圍的邊緣,原地不動,身影被白色的LED光亮拉得細長。

王奎急忙減速。

用望遠鏡細看,原來是野牛群。

這幫傢夥可不好惹,如果貿然衝過去,或是用喇叭嚇唬它們,很容易引發牛群受驚。

萬一這群野牛發瘋衝過來,一頭給他頂一下,還不得把他頂得像皮球一樣!

算了,今天就追到這兒吧。

王奎看了眼時間,也快到夜裡11點了,早點休息,明天也好早起繼續追。

他乾脆熄火,將後排座椅放倒,拿出睡袋,鑽進去,躺在了車裡。

臨睡前。

王奎順手看了眼手機,好傢夥,一天冇管,嚇了他一跳,好幾百條未讀訊息,其中絕大部分都是粉絲群艾特他的。

點開一看,原來是昨天的事兒上了熱搜。

水友們都在擔心他,好在老趙給他出了澄清視頻,然後就是東方妙、楊策、蔣晨這幫人的留言,問他狀況怎麼樣,需不需要幫忙。

為了不讓大家擔心,他便在群裡發了條公告:“謝謝大家擔心,一切正常,目前還在忙,等任務結束我再好好跟大家聊天。”

夜裡。

還冇睡的網友們,看到這條訊息,瞬間沸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