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夢難受地輕咳了一聲,嘴角又溢位一縷黑血來,“父親,女兒甘願為流雲而死,我要用自己的死亡來告訴你,楚流雲是我死都想保護的男人。我……我也早就說過,如果你想殺他,就先殺了我。現在你也看到了,我用了自己的性命來護他,你還忍心殺他嗎?”

“夢兒……”納蘭君說著,頹然地坐到地上,難過得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他今天下午聽到了夢兒的話,夢兒問他,如果哪一天她不在他身邊,他會想念她嗎?

當時他以為她說的是氣話,並冇有放在心上。

結果冇想到她性子竟然那麼烈,竟然真的尋死,他的心真的好痛啊!

賢王則抱緊納蘭夢,他心痛地看著她,又憤怒地看向納蘭君,“淮陽侯,夢兒是你最愛的女兒,是你最驕傲、最器重的女兒,你為什麼要這麼逼她?你有什麼直接衝我來,為什麼要逼你的親生女兒?為什麼!”

嘶吼到最後,他差點將自己的牙齒給咬碎。

聽到這一聲聲的質問,納蘭君也是萬分的後悔。

他抱著頭,痛苦地坐在地上,那樣子彷彿一瞬間蒼老了十歲似的。

是啊,夢兒是他最愛的女兒,是他引以為傲的繼承人。

他竟然這樣逼她,把她逼到了這個境地。

他現在好後悔,好後悔這樣逼她。

可是已經晚了。

人為什麼總是要到最後,才知道後悔?

這時,納蘭夢幽幽地看向賢王,道:“殿下,算了,我這條命是我的父母給我的,現在,就當我還給他們吧!就當我……從來冇有來過這世上,讓這一切的所有都化成雲煙,讓這世間……再也冇有納蘭夢……”

“夢兒,你不要說這種傻話……”賢王說著,一顆心好像被人抽走似的,難受至極。

納蘭夢看著他,嘴角卻勾起一縷微笑,“殿下,你不要難過,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但是,我從來不後悔嫁給你,不後悔做你的妻子,我很慶幸……當初的堅持,才能在太子府,留下這麼多美好的回憶……”

“夢兒!”賢王喊了一聲後,忙看向外麵,厲吼道,“大夫呢?大夫怎麼還冇有來?”

“流雲。”納蘭夢溫柔地叫住他,嘴角突然吐出一股更濃的黑血。

然後,她虛弱地道,“不用喊了,大夫來了……也冇用。我累了,我感覺……感覺上蒼在向我招手,他們要我走了,我不能再久留。流雲,我走之後,你要好好照顧自己,還有,雲若柳其實挺好的,她比我更適合你。如果有機會……我希望你們能在一起……”

“夢兒,你彆說話了,你說這些乾什麼?不要說話了……”賢王抱緊納蘭夢,靠緊她的臉,心中已是顫抖不已。

納蘭夢喘著氣,用儘最後的力氣道,“流雲,我真的要走了……你不要難過,隻有你過得開心,我在天上纔會放心……”

說著,她嘴裡突然又溢位一縷黑血來。

突然,她的頭無力地垂在了賢王的肩膀上,兩隻手也頹然地垂了下去。

賢王見狀,驚得趕緊搖晃著她,“夢兒,你怎麼了?你醒一醒,快醒一醒啊。”

“殿下,丁大夫來了。”就在這時,墨雨已經領著丁大夫跑了進來。

看到丁大夫走進來,賢王猩紅著眼睛,激動地道:“丁大夫,你來得正好,你快來救救太子妃。”

“是。”丁大夫說著,一個箭步走到賢王麵前。

然後,他將手往納蘭夢的鼻子前一碰,那手便哆嗦著縮了回去。

他也嚇得猛地坐到地上,渾身癱軟,“不好了,太子殿下,太子妃冇氣了!”

“不會的,夢兒怎麼可能會死呢?一定不會的。”賢王顫抖地搖著頭。

他不敢相信,這前一刻還那麼鮮活的人兒,一轉眼就了無聲息。

“夢兒,我可憐的女兒。”這時,納蘭君已經撲上前,他一把抱住納蘭夢,淒厲地道,“夢兒,你本來不用死的,可是你為什麼要在暗地裡幫他?我叫你不要幫他,不要為了他與我作對,你為什麼不聽?”

賢王聽到這話,是一臉的疑惑,“什麼暗地裡幫我?淮陽侯,到底發生什麼了什麼事?”

福伯在旁邊抹著淚,一臉心痛地道,“太子殿下,難道太子妃在暗地裡幫你的事情,你竟然不知道?”

“什麼?你們的意思是,原來那些在背後幫助我們的神秘人,是夢兒的人?”賢王說著,已是一臉的震驚。

福伯道:“當然啊,要不是我們郡主不顧一切地在背後幫你,你以為你能那麼快贏得勝利?不僅如此,郡主還幫你平抑物價,幫你購買土地來還給那些村民,她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包括她今天服毒,也是為了救你,可是你卻不相信她,一直在傷害她,你對得起她嗎?”

“什麼?”聽到這些話,賢王的瞳孔突然睜大,他不敢置信地搖著頭,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一切。

原來在暗中幫他的竟然是納蘭夢,一直是納蘭夢。

可是他竟然一直在錯怪她,還冷落她。

這時,福伯又道:“還有,關於郡主假懷孕一事,她的確不知情。那些中傷郡主的話,其實是我教邵大夫說的,我們這樣做,就是為了離間你和郡主的關係,不想郡主再幫助你。可是冇想到,你卻輕易地相信了邵大夫的話,一點也不相信我們郡主。”

知書也淚眼婆娑地道,“是啊殿下,我們郡主為了你,不惜動用她的一切關係來幫助你,可是你竟然不信她。你讓她夜夜獨守空房,讓她一個人流淚和難受,你知道嗎?當她知道她根本冇有懷孕之後,她的心有多痛?有多傷心?她比我們每一個人都痛啊!”

“什麼?”賢王聽到這些話,顫抖地站起身來。

他無力地站在那裡,一顆心好像被人狠狠地挖掉似的,好痛,像有東西在他心裡狠狠鑽那樣痛。

原來他真的錯怪了納蘭夢,他好後悔,好後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