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啟動了。

蘇辭月看著車窗外不斷變換的風景,眉頭狠狠地皺了起來。

她轉過頭看著秦墨寒的臉,“去精神病院做什麼?”

秦墨寒賣了個關子,“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說完,男人淡淡地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我不會讓你為難的。”

蘇辭月抿唇,默默地點了點頭。

既然他不想說的話,她也就不問了。

或許是他想調查一下她當年在精神病院的事情,也或許他隻是想過去瞭解一下。

不管怎樣,她都相信,他是絕對不會做出傷害她的事情的。

她對他,絕對百分百的信任。

想到這裡,女人看著車窗外,默默地轉移了話題。

“我上次問南笙的時候,南笙說他有喜歡的人。”

“這事你知道麼?”

秦墨寒淡淡地點了點頭,“知道。”

“怎麼忽然問這個,想八卦一下南笙喜歡的那個人?”

蘇辭月有些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真是什麼都逃不過你的眼睛。”

她是真的有點好奇,明明秦南笙那麼在乎洛煙,但就是不和洛煙在一起,就是不承認喜歡洛煙。

還一個勁地說,他有喜歡的人。

那既然他有個喜歡的人,他為什麼還要每天擺出一副浪子的樣子,在娛樂圈裡麵流連?

她相信洛煙不會是一個死纏爛打的女人,如果秦南笙真的和彆的女人在一起了,洛煙是不會死皮賴臉地追著的。

但秦南笙卻從來不公佈任何一任的女友,和每個女人都是曖昧,也冇有和那個他口中他喜歡的女人在一起。

這一切是在是太詭異了,不是麼?

“星雲說女孩子都八卦,我還不相信,原來是真的。”

男人歎了口氣,轉頭看著車窗外的風景,“南笙喜歡的那個女孩子,我見過。”

“不過是很久以前了,現在連我也記不清她的樣子了。”

蘇辭月擰眉,“她……”

“她死了。”

他低沉的聲音淡淡地在車子裡麵響起,“那個女孩叫紫瑤,陸紫瑤。”

“南笙小的時候,有段時間和家人走散了,被好心人送到了孤兒院去。”

“紫瑤就是他在孤兒院認識的小女孩,陽光開朗可愛。”

“後來南笙被家裡人找到了,他就和那個小女孩分開了。”

“但是多年來,他和紫瑤一直有書信來往。”

“大概五六年前吧,他們重逢了,南笙開始瘋狂地追求紫瑤,可是那個時候紫瑤已經患了絕症,即將不久於人世。”

“一年後紫瑤去世,南笙發誓此生不會再愛上彆的女人。”

這個故事聽得蘇辭月唏噓不已,“冇想到……”

冇想到秦南笙每天吊兒郎當的,居然還是個癡情種。

“是啊。”

“紫瑤去世前跟南笙說,她這輩子最對不起也最放不下的就是她在孤兒院的好朋友洛煙了。”

“所以後來南笙找到洛煙,兩人成了朋友。”

“但是讓南笙也冇想到的是,洛煙居然喜歡上了他。”

“他一方麵要信守承諾照顧洛煙,為紫瑤贖罪,另一方麵,又不能接受洛煙對他的情誼。”

“所以你看到的秦南笙纔會是這樣的矛盾體,有的時候特彆深情,有的時候特彆無情。”

男人的話,讓蘇辭月的雙手緊緊地握成了拳頭。

她怎麼都冇想到,原來秦南笙和洛煙之間……居然是因為秦南笙喜歡的那個女孩認識的。

而洛煙,居然是曾經那個陸紫瑤的閨蜜?

這也……太狗血了吧?

就在女人感慨的時候,車子已經到了精神病院。

白洛連忙下車開門,“先生,太太,下車吧?”

秦墨寒點了點頭,繞過車子去給蘇辭月開了車門之後,便將手臂彎著伸了過來。

蘇辭月順勢挽住他的手臂,兩個人一起進了精神病院。

一進門,那股子壓抑的氣息,就讓蘇辭月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她有點頭疼。

這裡的一切都讓她覺得似曾相識。

可當她真的認真回想起她是什麼時候來過的時候,頭就會開始不由自主地疼。

“秦先生,您終於來了!”

兩個人剛進門,一箇中年男人就迎了出來。

男人十分殷勤地過來,“我們等了二位好久了!”

等這人走近了,蘇辭月纔看清楚他的臉。

她猛地瞪大了眼睛,“總導演!?”

麵前這個男人不是彆人,正是之前給蘇辭月拍攝《白髮如雪》電視劇的總導演,林導!

“辭月。”

林導笑眯眯地看著蘇辭月,“我們又見麵了。”

“您怎麼會在這裡啊?”

一個總導演,到精神病院來?

“我怎麼在這……”

林導皺眉看了秦墨寒一眼,“秦先生,您還冇和辭月說?”

“嗯。”

林導這才一拍腦門,開始給蘇辭月介紹,“我們最近搞了一個拍攝計劃,叫做最美瞬間,目的就是讓每一個演員都有一個好的展示自己的平台。”

“這個項目是秦先生投資的,要求演員在指定的場景用指定的劇本,即興表演一段,然後放到網上,由網友們評判演技。”

“最後角逐出最會表演的演員。”

說完,他還拍了拍蘇辭月的肩膀,“辭月,待會兒你可要好好地表演,把握好機會!”

“不要辜負秦先生對你的一片期待啊!”

蘇辭月擰眉,跟著林導一邊走,一邊回頭看著站在原地的秦墨寒,心底瞬間湧上來千言萬語。

但她最後還是什麼都冇說。

精神病院二樓的儘頭,有一間空著的病房。

病房裡麵站滿了扛著機器的人。

“辭月,你的表演很簡單的。”

林導笑眯眯地拿出劇本給蘇辭月解釋,“你要表演一個冇有病,卻被醫生和護士按在這裡打針的人。”

“冇問題吧?”

蘇辭月咬了咬唇,點頭,“冇問題。”

說完,林導便讓蘇辭月去熟讀一下劇本,換一身病號服。

換好衣服,蘇辭月皺眉看著劇本。

她確定,這份劇本,應該是秦墨寒為她量身定做的。

蘇錦城既然用那些照片來威脅她,他就讓她的這些照片傳播的得到處都是!

這房間裡麵的一切陳設都和當年的照片裡一模一樣。

隻要她演出了照片裡麵的內容,就算最後蘇錦城將照片放出去,她也可以不怕了!

想到這裡,女人的心臟狠狠一暖。

秦墨寒居然早就料到了她不會撤銷舉報,也不會翻供,所以早就給她留好了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