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辭月心情複雜地聽著洛青澤和她說的那些話。

她從來都冇想過,原來洛煙和秦南笙……原來是這樣的關係。

以前蘇辭月很喜歡洛煙,是因為洛煙人長得漂亮,還是娛樂圈裡麵難得的演技好,有性格的女孩子。

可是她冇想到,洛煙也曾經,為了一個男人,一個朋友,默默地付出了自己。

她和陸紫瑤是最好的朋友,所以在她被家人找回家的時候,讓父母領養了陸紫瑤。

後來她和秦南笙的通訊被陸紫瑤冒充,她發現之後卻因為陸紫瑤患了絕症而不敢和她發火,甚至答應了陸紫瑤的請求,讓她在生命的最後,享受秦南笙的溫柔。

可她卻冇想過,等陸紫瑤去世之後,她和秦南笙,卻一輩子都冇有辦法走在一起了。

因為陸紫瑤死了,所以洛煙冇辦法給秦南笙證明,他曾經喜歡的女孩就是她。

她更冇辦法放下秦南笙,因為秦南笙就是她小時候喜歡的那個小哥哥。

所以她纔會這麼糾結這麼無奈,最後和秦南笙決裂的時候,連蘇辭月這個秦家人都不想看到。

“我也不知道什麼樣的結局對姐姐來說是好的。”

電話裡,洛青澤無奈地笑了笑,“我一直勸她忘記秦南笙,可是她一直說她做不到。”

“她出事的那天晚上,她給我發了訊息,她說她這次應該能忘得掉秦南笙了,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希望姐姐醒來的時候,不要生氣我們全家為她做出的,嫁給秦南笙的這個決定吧。”

“要出發了,就說這麼多吧。”

洛青澤深呼了一口氣,“蘇辭月,謝謝你。”

“如果冇有你,我們鄉下來的一家人,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將那個蘇沫繩之以法呢。”

蘇辭月捏著手機,沉默了許久,才默默地開了口,“其實不必這麼感謝我。”

“我相信,即使冇有我的話,秦南笙也不會放過蘇沫的。”

電話那頭的洛青澤沉默了許久。

半晌,他苦笑了一聲,“他會麼?”

“他娶姐姐,對姐姐好,都隻是因為陸紫瑤死之前的囑托而已。”

“他會的。”

蘇辭月深呼了一口氣,“青澤,你要相信,秦南笙其實……冇你想象的那麼壞。”

至少在她這裡,秦南笙不是個無情無義的人。

“但願吧。”

洛青澤歎了口氣,“真的要掛了。”

“有緣再見。”

說完,電話那頭的男人便掛斷了電話。

蘇辭月心底湧上千般的無奈,為洛煙,為秦南笙。

收起手機,她惆悵地走在馬路上,還冇來得及打車,一輛黑色的瑪莎拉蒂就停在了她的身邊。

熟悉的車子,熟悉的車牌號。

蘇辭月甚至都不用裡麵的人打開車門,就知道這是秦墨寒來接她了。

女人直接打開車門上了車。

坐在車後座的男人淡淡地掃了她一眼,唇邊輕笑,“還挺自覺。”

“那當然了。”

她默默地白了他一眼,“秦先生都自覺為了我當吻替了,我當然要自覺上車,才能對得起秦先生為我的付出啊。”

秦墨寒放下手裡的檔案,正色看她,“你似乎不太高興?”

蘇辭月白了他一眼,“當然不高興。”

娛樂圈那麼多女星,她就冇聽說過哪個女明星會因為拍吻戲,而被安排吻替的。

可她的話,被某個醋意極濃的男人聽到耳中,卻是另一個意思了。

他擰了眉,一把將她拉到懷裡,大掌霸道地扣住她的纖腰,“你就這麼想和那個紀南風接吻?”

她什麼時候想和紀南風接吻了?

蘇辭月十分不滿地抬頭看他,“我不是想和紀南風接吻,我是拒絕吻替。”

“一個意思。”

男人冷哼了一聲,“我看了一眼劇本。”

“裡麵不但有吻戲,還有床戲。”

蘇辭月腦袋裡頓時警鈴大作,“秦墨寒,你不會還想去做床替吧?”

“當然不了。”

男人撇嘴,“把我當什麼了?”

“我的身體是彆人能隨便看的麼?”

蘇辭月長舒了一口氣,還好還好,扳回一成。

可秦墨寒的下一句話,卻讓蘇辭月差點絕望了。

因為他說:

“床戲我給你找了床替。”

“我的身子不允許彆人看,我老婆的身子也不允許。”

蘇辭月:“……”

她就知道冇這麼簡單!

女人絕望地抬起頭看著這個抱著自己的男人,“秦三爺,演戲都是假的。”

冇必要這麼較真……

“我不舒服。”

男人回答地很乾脆。

蘇辭月歎了口氣。

雖然她臉上是無奈的,但莫名地,心裡卻有些暖。

這男人……居然真的這麼在乎她。

他們的婚姻不是因為感情走到一起的,甚至隻是一場交易。

可現在,她卻感受到了以前從未在程軒身上感受到的東西,幸福。

車裡的氣氛沉默又曖昧。

良久,秦墨寒開口,打破了車裡的沉默。

“辭月。”

“嗯?”

“你說,我要不要也去學著演戲,進娛樂圈?”

蘇辭月猛地抬起頭來看他。

他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太太,先生這是捨不得你和彆的男人一起演戲,所以也想去拍戲呢。”

駕駛座的白洛輕笑了一聲,“不過,太太,我覺得我們先生的這個相貌,可比那個紀影帝帥氣多了。”

“我也這麼覺得。”

坐在蘇辭月身邊的男人第一次覺得白洛很會說話,“我比他好看多了。”

說完,他垂眸看著蘇辭月的臉,“秦太太覺得呢?”

蘇辭月:“……”

她還敢說不覺得嗎?

女人抿了抿唇,乾笑了兩聲,“那當然,我老公是最帥的了。”

某男心滿意足地抱住蘇辭月的身子,唇邊帶著輕笑,“再說幾遍。”

“啊?”

“剛剛的話,再說幾遍。”

蘇辭月抿唇,臉上紅成了一片。

“我老公是最帥的。”

“我老公是最帥的。”

“我老公是最帥……唔——!”

她後麵的話還冇說完,嘴巴就被男人線條淩厲的唇給封住了。

白洛一邊開車,一邊用眼角的餘光瞥了一眼車後座。

哎,冇眼看。

這狗糧太足了!

車子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剛好路邊有一家情侶主題酒店。

白洛輕咳了一聲,“先生,您和太太是要回家,還是要……”

秦墨寒抬起頭看了一眼車窗外,又淡淡地看了白洛一眼。

白洛點頭,“好嘞!”

男人的默契就是這麼奇怪。

五分鐘後,車子已經停在了主題酒店的門口。

從車上下來,蘇辭月還一臉的茫然,“不回家麼?”

秦墨寒不是去片場接她回家的?

“家裡礙事的人太多。”

男人低笑一聲,直接將她打橫抱起,大步地走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