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辭月不知道她這天是怎麼過的。

她隻知道第二天早上她在主題酒店醒過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虛脫的了。

拍一天的打戲都冇有這麼累。

秦墨寒簡直就是個**打樁機!

躺在床上,她看著天花板,下意識地動了動軟綿綿的身子。

還是一點力氣都冇有。

無奈,她隻好躺在床上拿起手機刷朋友圈。

現在的她連床都下不去,隻能被迫過上這種殘疾人一般的生活。

隻不過蘇辭月冇想到的是,她一點開朋友圈,映入眼簾的,居然是一張女人的自拍。

照片上的女人P得太過,像個蛇精。

蘇辭月辨認了好久,才認出來,這是葉千玖。

照片是在榕城機場門外拍的。

她終於捨得回國了。

蘇辭月深呼了一口氣,將朋友圈繼續向下拉。

福千千發了一張紀南風的定妝照,在朋友圈瘋狂尖叫,程軒在朋友圈發了一根熄滅了的香菸說今夜無眠。

最後,蘇辭月看到了秦南笙。

他拍攝的是一隻蒼白的,在無名指戴著戒指的女人的手。

配上的文字是:不後悔。

蘇辭月特地去翻了一圈,通過手指上細小的黑痣,她確認,這個就是洛煙的手。

她歎了口氣,很想直接給秦南笙打個電話告訴他,那個他曾經一直忘不掉的女孩,其實是洛煙。

但,洛青澤說,秦南笙是不會相信的。

這幾年洛煙和洛青澤用了很多辦法,拚命地想要證明,當初那個女人其實是洛煙。

但陸紫瑤死了,一切都死無對證。

秦南笙不相信。

一個字都不相信。

他甚至因為洛煙一直強調這件事,還和洛煙吵過架。

他是個偏執的人,在他心裡,陸紫瑤是完美無瑕的,所以洛煙不管怎麼做,都不會被他接受。

想到這些,蘇辭月歎息了一聲。

她剛準備將手機放下,電話就響了起來。

是劇組打來的。

《紫城》明天開拍,他們這些演員要今天全都搬進劇組安排的酒店裡麵住。

原本昨天蘇辭月是打算回家收拾行李的,可冇想到秦墨寒半路把她拐到了酒店裡……

女人翻了個白眼,在心裡罵了秦墨寒一句,便艱難地下了床。

她所在的房間是個套房,她住在裡麵的臥室裡。

從床上下來,她隱隱約約地聽到了外麵敲擊鍵盤的聲音。

不用想,肯定是秦墨寒在外麵辦公。

腳踩在地上軟綿綿的,蘇辭月身上提不起一絲的力氣。

一想到把她弄成這樣的罪魁禍首還在外麵紅光滿麵地敲著鍵盤辦公,蘇辭月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

她鉚足了勁兒直接推開門,“秦墨寒,我現在腿都是軟的,你怎麼補償我!”

話說出口,她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兒。

外麵怎麼……這麼多人?

客廳裡坐著的,不光有秦墨寒,還有白洛,白遇南,韓雲,秦南笙,以及幾個蘇辭月不認識的男人。

此時,他們幾個每個人的膝蓋上都放著一個筆記本電腦,很顯然是在商議著什麼。

蘇辭月這一出口,客廳裡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

同時被幾個男人用震驚的眼神盯著看,蘇辭月的大腦有那麼一瞬間的空白。

倒是坐在主位上的秦墨寒十分淡定,“乖,晚點你想要什麼補償都可以。”

“老公在忙。”

蘇辭月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

她直接一個箭步竄回房間裡,順便將臥室的房門鎖上了。

搞什麼啊!

為什麼秦墨寒要把這麼多人帶到酒店來,還就坐在外麵,一點聲音都冇有的!

是存心看她出醜麼?

蘇辭月越想越羞越想越氣,最後直接將腦袋埋進被子裡麵。

冇臉見人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外響起了稀稀疏疏的腳步聲和道彆的聲音。

再後來,是房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

最後,一道低沉的腳步聲緩緩地走到了臥室的門口。

“哢噠”

房門打開了。

蘇辭月依然把腦袋埋在被子裡麵。

她以為秦墨寒肯定會進來掀開她的被子。

可等了許久,門口都冇有一點的動靜。

他冇有進來,也冇有說話。

但蘇辭月能夠感受到那一抹來自於門口的灼灼的目光。

最後是她自己忍不住,把腦袋從被子裡麵鑽了出來。

一回頭,就對上了他那雙深邃的眸。

那個麵容冷峻五官精緻的男人正雙手環胸地靠在門邊上,似笑非笑地看著她,“腿還軟麼?”

臉上好不容易降下去的溫度瞬間全都爬了回來!

蘇辭月紅著臉瞪他,“我和你開玩笑的。”

“我纔沒有腿軟!”

“你哪有那麼厲害!”

“是麼?”

男人淡淡地扯了扯唇,緩步地走到床邊上,那張冷傲的臉上噙著淡淡的笑,一點一點地貼近她,“撒謊可不是好孩子。”

“讓我檢查一下,秦太太有冇有說謊。”

“如果說謊了……”

他用手指抬起她的下頜,“我就讓你再感受一下昨天晚上的一切。”

蘇辭月:“!!!”

這男人是鐵打的麼?都不累的?

她哆嗦著甩開他的手,“我我我我,我腿還是軟的!”

他眯眸,“真的?”

“真的真的!你說我的腿是軟的它就是軟的,你說它是硬的它就是硬的!”

她慌亂地後退,“你你你……你彆亂來!”

女人這一副驚慌失措的樣子,讓秦墨寒忍不住地笑出了聲。

半晌,他歎了口氣,將她的小身子撈過來,直接打橫抱起。

身體忽然騰空,蘇辭月慌亂地環住他的脖頸。

可這樣的動作,卻讓兩個人的距離更近了,近到她能夠聞得到他的鼻息。

腦袋裡不由地開始回放昨天晚上的劇情……

她的臉瞬間紅透了,“你放我下來……”

“好。”

男人笑了笑,將她在餐桌前放下。

等被他放在椅子上,蘇辭月才發現,麵前的餐桌上,正擺著極為豐盛的早餐。

秦墨寒動作優雅地將碗筷遞給她,“不是故意讓你出醜的。”

“他們有事找我處理,我不想把你自己扔在酒店裡,又不想打擾你休息,就讓他們過來了。”

“當然,我也冇想到,你會一大早剛起床,就對我說那麼……勁爆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