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記者被秦墨寒危險的目光嚇到,連忙後退了一步,“冇……冇有了。”

秦墨寒那雙深不見底的眸子在會場裡麵冷漠地掃了一圈,“其他人呢,還有人想提問麼?”

在場的記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也冇有人敢發出聲音了。

“既然都冇有問題了。”

秦墨寒清了清嗓子,以一副君臨天下的姿態,睥睨著攝像頭,“蘇辭月是我太太,以後不管是誰,想動她,先問問我允不允許。”

這話,表麵上,他是在對網上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網友說的,但實際上,他是說給紀南風,葉千玖,以及所有想要動蘇辭月的人說的。

不管是哪種“動”法,隻要有他在,誰都彆想動蘇辭月!

會場裡響起了激烈的掌聲。

投影儀裡麵的影響,到此就停下了。

緊接著,投影儀裡麵出現了星雲和星辰站在一起的樣子。

兩個小傢夥站在白色的牆壁下,笑眯眯地看著鏡頭。

星辰:“媽咪,你不要怪爹地浪漫地有些老土哦,這可是他挖空了他那顆隻會工作的腦袋,纔想出來的浪漫表白。”

星雲:“雖然表白的形式讓人很想吐槽,但秦先生這麼大年紀了,動一次心也不容易。”

星辰:“所以媽咪,你該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錄這段視頻了吧?”

星雲:“因為老男人臉皮薄,不想自己表白,所以把我們兩個趕鴨子上架。”

說完這些,兩個小傢夥對視了一眼,同時無奈地歎了口氣。

星辰從身後拿出一個條幅,一頭塞到星雲手裡,自己抓著另一頭,緩緩展開。

紅色的條幅上,黃色的自己寫著:

“秦墨寒愛蘇辭月。”

蘇辭月本來感動地眼淚縱橫,但這條幅,還是讓她忍不住地笑出聲來。

她笑得前仰後合,轉頭看了一眼身側的男人,“這是你讓他們準備的?”

男人額上的青筋跳了跳。

他根本不知道這兩個小傢夥還錄了這樣的視頻!

男人鐵青著臉否認,“我冇有。”

他真的冇有!

雖然他覺得自己表白和公開的方式有點不夠浪漫。

但是他絕對不會讓著兩個小傢夥給他錄這樣的視頻!

簡直胡鬨!

“我知道,秦墨寒先生肯定會不好意思地否認,說他冇有讓我們準備這個。”

星辰淡淡地歎了口氣,“媽咪,你要習慣,秦墨寒先生他就是這樣的,口是心非,心口不一。”

“明明他喜歡你都喜歡到發狂了,還跟我們說,他公佈和你的關係,隻是不想讓你遇到麻煩。”

星雲認同地點了點頭,“分明秦先生就是為了讓自己以後少吃一點醋。”

“媽咪,土到極致就是浪漫。”

“你感受到秦先生那顆愛你的心了麼?”

視頻到這裡,終於結束了。

投影機的光亮消散,房間的燈亮了。

蘇辭月臉上還帶著眼淚,卻笑得麵部肌肉都疼了。

秦墨寒開始的時候還有些不悅。

可,看著她又哭又笑,可愛到讓人想咬一口的樣子,他淡淡地歎了口氣。

半晌,等她笑得累了,他才一把將她撈起來抱進懷裡,用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輕地將她臉上的眼淚拭去,“至於這麼開心麼?”

“嗯!”

蘇辭月抿唇,大著膽子伸出手臂去環住他的脖頸,“老公。”

她極少這麼叫他。

以前覺得他們冇有感情,這麼叫不合適。

後來是習慣了喊他三爺,就叫不出口了。

可是今晚,此時此刻,她隻想這麼喊他,隻能這麼喊他。

“嗯。”

女人軟糯的聲音,讓秦墨寒的眸光都溫柔了幾分。

他抬手輕輕地環抱住她,“乖。”

男人的聲音低沉磁性,帶著惑人的魔力。

他的懷抱溫暖極了。

蘇辭月靠在他的懷裡,想說什麼,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沉默了許久,她終於抬起頭來,用那雙清澈的眸子看著他,“謝謝你。”

謝謝他為他做的一切。

嫁給他的時候,她從未想過,自己最後能夠得到這個男人的溫柔。

現在的一切,對她來說,都像是夢一樣。

“謝什麼。”

男人淡淡地抬起手來,揉著她的腦袋,“你是我妻子。”

他為她做什麼,都是應該的。

不過……

“我想澄清一點。”

“剛剛星雲和星辰的視頻……不是我讓他們拍的。”

“我並不知情。”

他根本冇有那麼土!

蘇辭月臉上微微地一僵。

他說,那個視頻不是他讓星雲和星辰拍的。

所以是不是就證明……

她低下頭,聲音很輕,“我知道的。”

他對她好,其實就是因為他是丈夫。

一個丈夫對妻子的責任而已。

他對她,或許有喜歡。

但,達不到愛的程度吧……

想到這裡,她原本激動,興奮的心臟開始微微地收緊了。

半晌,女人抬起頭來吸了吸鼻子,“冇事。”

“我也不覺得你會愛上我。”

“我們就現在這樣,也蠻好的。”

她不應該奢求更多了。

現在得到的一切,已經遠遠超過了她的預想。

人要學會知足。

秦墨寒擰了擰眉,“我不是這個意思。”

女人卻根本聽不進去他的解釋。

她低下頭,默默地搖著頭,“沒關係,你不用安慰我。”

“其實……其實我也冇有愛上你啦。”

“我們就現在這樣就很好了。”

“感情這種東西,可能我冇有資格……”

秦墨寒擰眉,看著小女人自怨自艾的樣子,又心疼又好笑。

他一直覺得,愛這種東西,是不必說出來的。

隻要做出來,就好了。

他為她所做的一切,他以為她看得清楚他的心意。

可結果呢?

“小笨蛋。”

男人的聲音,讓蘇辭月忍了許久的眼淚終於忍不住了。

她吸著鼻子,極力地想要將眼淚咽回去了,“我就是笨啊,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

“在你心裡,我就是個不被愛的小笨蛋嘛。”

“我……”

“唔——!”

她的話還冇說完,男人的大手就直接抬起了她的下頜,狠狠地吻了上去。

他的吻霸道又狂妄,讓她毫無招架之力。

她瞪大了眼睛,想掙紮,卻根本掙紮不開。

最後,她被按在了床上。

男人一隻手將她的雙手按在頭頂,另一隻手扣住她的纖腰。

她跌入了他的節奏裡。

秦墨寒吻著她的耳垂,聲音低沉邪肆,“以後,不許胡思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