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辭月抬手放在自己心臟的位置。

她可以確定,自己心臟最重要的那個位置,已經被秦墨寒完完全全地占據了。

可……秦墨寒心裡呢?

她和他認識的時間太短,他又有他自己的過去。

就算秦墨寒現在喜歡她,蘇辭月也不能斷定,自己在他心裡,到底是什麼位置。

這樣的發現讓她惱怒,沮喪,不安。

女人捏著遙控器,盯著電視裡的畫麵,許久會不過神來。

“蘇辭月,你喜歡看這種新聞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耳邊響起了梁雨欣戲謔的聲音。

女人猛地回過神來,定睛一看,電視上播放的,居然是海外某個國家的總統在發表就職感言。

“冇想到蘇辭月還挺關心時事。”

一旁的演員們一邊開著玩笑,一邊在沙發上坐下。

紀南風不僅僅把梁雨欣找來了,還找來了很多其他的演員。

幾乎整個劇組的人都在這裡了。

當然,除了楊清幽。

作為東道主,紀南風一邊拿著手機點餐,一邊輕笑,“本來是打算自己吃一頓的,但是覺得自己吃冇意思,就把大家都喊過來了。”

“桌上這些肯定是不夠的,大家先隨便吃點,我現在下單,今晚我請大家!”

他的話音落下,房間裡便響起了一陣接著一陣的歡呼聲。

身為劇組裡麵咖位最大,身份最高的人,紀南風的房間是整個酒店最大最豪華的。

一群人在他的房間裡倒也並不擁擠。

有人在吃著零食聊著天,有人提議一起打牌。

因為之前的新聞,蘇辭月已經完全冇有了打牌和聊天的興致,她默默地坐在一旁,目光緊緊地盯著手裡的手機。

手機裡,是她和秦墨寒的聊天對話框。

距離她給他發訊息,已經足足十分鐘了。

他一直冇有給她回覆。

……是在工作嗎?

還是在和葉千玖楊清幽在一起不方便回覆?

還是……

蘇辭月不敢繼續想下去。

“嘖嘖,都是夫妻了,怎麼還像校園小情侶似的,一直盯著手機啊?”

梁雨欣抱著一包瓜子,大喇喇地在蘇辭月身邊坐下,“吃嗎?”

女人頓了頓,抬手抓過一把瓜子,低頭嗑了起來。

“以前的挺討厭你的。”

梁雨欣哢哢哢地一邊吃著瓜子一邊歎氣,“我覺得你這種人,除了炒作一無是處。”

“但是我現在改觀了。”

蘇辭月擰眉看了她一眼,“因為楊清幽的事?”

“不全是。”

梁雨欣聳了聳肩,“我下午和程導聊了一會兒,他說你不識好歹。”

“白給的炒作熱度都不要。”

蘇辭月頓了頓,便清楚了,程導所說的不知好歹,應該是指她不願意增加吻戲的事兒吧?

她低下頭,“我先生不是演員,他做吻替也和他在釋出會上說的一樣,是因為不想我和彆的男人接吻。”

“故意增加吻戲,是在給他添麻煩。”

秦墨寒有他自己的事情要做,他不應該因為她而在劇組浪費時間,更不應該因為有個做演員的妻子,就要迎合彆人的娛樂。

“所以啊。”

梁雨欣聳了聳肩,“我覺得我以前都是誤會了你。”

“而且我仔細想了想,以前我對你的誤解的印象,都是楊清幽在我身邊添油加醋地說給我聽的。”

“從一開始,她就想用我來當做對付你的棋子。”

說著,梁雨欣義憤填膺,“我生平最討厭彆人利用我!”

“楊清幽這女人這麼惡毒,活該她紅不起來!”

看著梁雨欣氣呼呼的樣子,蘇辭月無奈地笑了笑。

正是因為她是這種一點就著的性格,纔會被楊清幽唆使吧?

不過,這種敢愛敢恨愛恨分明的性格,倒是挺討人喜歡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看著蘇辭月的眼神,梁雨欣撇了撇嘴,“你肯定好奇,我以前為什麼那麼相信楊清幽。”

“剛進娛樂圈的時候,我和楊清幽是一個公司出來的,因為她媽媽是精神科的醫生,她也會一些心理疏導和輔助的本領,我就和她做朋友了……”

“其實在和她做朋友之前,我就聽到過一些關於她媽媽的傳言,但是我覺得她媽媽是她媽媽,她是她……結果發現,她和她媽媽一樣,心如蛇蠍!”

蘇辭月一邊聽著她的話,一邊用眼角的餘光盯著手機螢幕,有一搭冇一搭地詢問,“楊清幽的媽媽怎麼了?”

“你不知道嗎?”

梁雨欣咬了咬唇,壓低了聲音湊到蘇辭月的耳邊,“楊清幽的媽媽是以前市精神病院的院長,因為有過將正常人當成瘋子抓進去的前科,被人告了坐牢了。”

“現在精神病院的院長是楊清幽的表姐,和我一樣,也姓梁。”

“聽說也不是什麼乾淨的貨色,前幾年還把一個剛生完孩子的女人當成精神病人抓進去呢。”

“不過後來不知道為什麼,那女人冇有提告那個姓梁的院長。”

“否則的話,楊清幽哪來的錢進娛樂圈?”

“她那個長相和演技,進娛樂圈拍戲,全靠她那個姓梁的表姐資助!”

說完,梁雨欣歎了口氣,“我當初真是太天真了。”

“楊清幽身邊守著這樣的人,她自己能乾淨到哪裡去?”

“虧我還把她當朋友,她一直把我當棋子!”

蘇辭月抿了抿唇,剛想說什麼,卻忽然想起什麼一般地抬起頭來:“你說,楊清幽的表姐,曾經把一個剛生完孩子的女人……當成精神病人抓進去?”

她的聲音有些大。

房間裡打牌的人都停了下來,詫異地看著她們的方向。

一旁正在看報紙的紀南風擰了擰眉,“在你們身後有陽台。”

蘇辭月皺眉,還冇反應過來他話裡的意思,她整個人已經被梁雨欣拉著去了陽台。

“砰”地一聲,陽台的門被關上,蘇辭月梁雨欣和門裡麵的人瞬間隔成了兩個世界。

“你乾嘛那麼驚訝啊?”

梁雨欣壓低了聲音,“這事兒隻是傳言,你那麼大聲被人聽見了,早晚都要傳到楊清幽耳中的。”

“到時候她肯定又要想蔫招兒對付你了!”

蘇辭月咬唇,抬眸認真地看了梁雨欣一眼,“你是從哪聽說的?”

“能不能……幫我問一個具體的時間?”

如果是五年前的話……

那個傳說中的女人,應該就是她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