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南風抬眸,看著遠處夜空下的城市,唇邊揚起一抹冷笑,“不是我想和他爭。”

“或者說,我無所謂和誰爭。”

說著,他轉過頭來,目光桀驁,“我在乎的,是我想不想要,喜不喜歡。”

“我現在確定,我想要蘇辭月,喜歡蘇辭月。”

“所以,不管對方是秦墨寒還是寒墨秦,我該爭取的,都會努力爭取。”

看著他的目光,梁雨欣擰眉,“可是秦影帝,我聽說……你是有婚約在身的,對嗎?”

“我隻是覺得,既然你有婚約,蘇辭月也有秦三爺,是不是就……”

“那個婚約,有和冇有一樣。”

那個和他定下婚約的女人,至今下落不明。

也許她已經結婚了,也許她早就死了。

他不可能讓一個生死未卜的女人一直掛在他未婚妻的位置。

男人淡淡地垂眸看了一眼手機,“我問過程導,這部電影的拍攝週期還有兩週半。”

“這次工作結束之後,我打算回家一趟,把婚約取消。”

說完,他轉身看了梁雨欣一眼,“能知道我身上有婚約,看來梁小姐的身份,也並不簡單。”

梁雨欣笑而不語,“我算是和你那個未婚妻有點關係,不過是遠親。”

說完,她伸了個懶腰,“看來是冇辦法和紀影帝做親戚了。”

紀南風勾唇,“不管蘇辭月最後選擇誰……”“

他總要為了自己喜歡的東西,去努力一把。

……

第二天一大早,蘇辭月是在秦家彆墅醒來的。

她睜開眼,看著熟悉的天花板,整顆腦袋都有些發怔。

她昨天……不是回酒店了嗎?

怎麼又在她和秦墨寒的臥室醒來了?

她穿越了?

夢遊了?

“你喝醉了。”

就在女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一道清冷的童音在她耳邊響起。

蘇辭月擰了擰眉,連忙從床上坐起來。

臥室的地毯上,星雲正端著書坐在小板凳上守著她。

小傢夥頭也不抬地繼續翻書,“你能出現在這裡,是因為你喝醉了,爹地把你抱回來的。”

“你昨天晚上抱著爹地哭了一夜,說他不喜歡你。”

蘇辭月:“……”

她連忙把手放在燒紅了的雙頰上,“你也學會撒謊騙人了。”

星雲正在翻書的手微微一頓。

片刻後,小傢夥拿地電話,“到主臥來。”

電話那頭傳來星辰心不甘情不願的聲音,“乾嘛啊老哥,我和星光在放風箏呢。”

“媽咪說我撒謊,說她昨天冇有喝醉抱著爹地哭。”

星辰:“好的老哥,我現在就回去!”

蘇辭月:“……”

她乾咳了一聲,“你讓星辰回來乾嘛?”

“給你看證據。”

小傢夥將手機放下,“昨天晚上爹地讓我們留下證據,說等你醒了之後給你看看。”

蘇辭月:“……”

“這是你爹地的主意?”

“嗯。”

星雲聳肩,“爹地說,要把你年輕的時候瘋狂的樣子錄下來,等老了的時候翻出來嘲笑你。”

蘇辭月:“……”

這男人什麼惡趣味?

她抿了抿唇,剛想說她不想看,話到了嘴邊卻停下了。

如果她說她不看,以星雲和星辰的聰明程度,是完全不會讓她接觸到這份視頻的。

那她怎麼找機會刪除?

她可不想讓他們真的把這段視頻留下來等著她老了的時候嘲笑她!

想到這裡,女人訕訕地看著星雲笑了笑,“星辰什麼時候回來?”

“五分鐘。”

小傢夥靠在小椅子上,一本正經地開口,“他們在後院的花園裡麵放風箏,從後院回到彆墅要兩分鐘。”

“收拾風箏一分鐘,上樓一分鐘。”

“還有一分鐘,星辰會和星光兩個人鬥嘴。”

蘇辭月擰了擰眉,對星雲的話半信半疑。

她覺得星雲夠聰明也夠有條理。

但是時間這個東西,他不可能估算得那麼精確。

可冇想到的是——

五分鐘後,臥室的房門真的被人推開了。

蘇辭月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時間,距離星雲掛斷星辰電話的時間,剛剛好五分鐘。

……星雲這孩子是魔鬼吧?

“媽咪!”

“蘇阿姨!”

星辰和星光兩個小傢夥推門進來,一左一右地在星雲身邊坐下。

三個小傢夥排排坐的樣子,讓蘇辭月忽然有種他們是一胎三寶的錯覺。

半晌,她搖了搖頭。

她真是最近腦子糊塗了。

星雲和星辰是陳倩的兒子。

星光是紀南風在孤兒院領養的養女。

他們怎麼可能有關係呢?

“媽咪。”

星辰笑眯眯地拿出平板,找到視頻,點開播放鍵,“你看!”

蘇辭月擰眉,朝著螢幕看過去——

視頻裡,她正被秦墨寒抱在懷裡,雙手緊緊地抓著他的手,哭得梨花帶雨,“你不喜歡我嗚嗚嗚嗚嗚嗚——!”

“我對你來說不重要!”

“我好慘啊,第一次結婚,遇到的老公就心裡冇有我!”

“下一次……下次我一定擦亮眼睛嗚嗚嗚嗚嗚嗚——!”

女人的哀嚎聲從平板裡傳出來,一嗓子比一嗓子要淒厲,最後練嗓子都啞了。

蘇辭月:“……”

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打死她她都不想承認這個女人是她!

她一直知道自己酒量不好。

但是她不知道,自己喝醉酒了……酒品居然這麼差嗎?

“星辰,關了吧。”

她頭皮發麻地開口。

星辰乖巧地關掉了,“媽咪,以後不要喝酒了哦!”

“好好好,不和不喝不喝了!”

打死她她都不喝了!

太丟人了!

她將視頻刪掉。

一抬頭,對上了三雙純淨中帶著笑意的眸子。

蘇辭月:“……”

和他們三個一起看了自己出醜的視頻之後,蘇辭月有點……不想和他們交流。

剛好這個時候,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女人摸過手機看了一眼,是福千千的訊息。

“辭月,你睡醒了嗎?”

她連忙拿起手機回訊息,嗓子輕咳了一聲,“你們三個出去吧。”

“我要回我朋友的訊息了。”

星雲星辰星光對視了一眼,一起站起了身。

一個收齊了平板電腦,一個提著小裙子,一個抱著書。

“我們出去了!”

“出去出去吧!”

蘇辭月拿著手機,微笑著看著他們,心底長舒了一口氣。

她要緩緩。

“對了,媽咪。”

走到門口的時候,星辰忽然想到了什麼一般地,“這份視頻你刪了冇有用哦,爹地那裡有備份。”

蘇辭月:“……”

房門關上。

蘇辭月一邊絕望地倒在床上懊惱,一邊在心裡慶幸。

還好還好,隻是在秦墨寒麵前丟人,冇有在劇組那些演員麵前這樣。

否則的話,她以後還怎麼去劇組拍戲!

這時,福千千的訊息又發了過來,是個視頻訊息。

女人皺眉點開。

視頻裡,她坐在全劇組人的身邊,抱著酒瓶痛哭流涕,“秦墨寒他不愛我!”

蘇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