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蘇辭月滿臉的不解,“我是哪裡做的不好麼?”

導演煩躁地看了她一眼,“哪有什麼為什麼?上麵有人下了死命令,不允許任何人再用你做武替。”

“有時間在這問我,不如好好想想,你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說完,導演恨鐵不成鋼地看了蘇辭月一眼,“從今天開始,你就做文替吧,雖然賺得少,但還算清閒。”

“你也可以好好想想,你到底得罪誰了!”

蘇辭月滿臉鬱悶地回到了後台。

福千千安慰她,“其實做文替也很好啦。”

文替,就是拍戲的時候,給當背景板的演員做替身。

太陽毒辣。

蘇辭月站在太陽底下,曬得渾身是汗。

她一邊像個木頭樁子一樣地站著,一邊苦思冥想,到底是誰在這麼整她?

向晚晴還是程軒?

……

秦氏集團大廈的辦公室裡。

秦南笙正十分得意地坐在沙發上,“小叔,關照小嬸嬸這種事情,你讓我去辦,就找對人了!”

“我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幫助了小嬸嬸,你放心,今天她回家,身上絕對不會有新傷疤!”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一邊審著手裡的檔案,一邊微微皺眉,“蘇沫,你熟麼?”

“見過。”

秦南笙翹著二郎腿,一邊喝茶一邊輕笑,“姿色不夠還想勾引我來著,讓我一眼識破了,後來約我,我冇理她。”

“約她。”

秦墨寒淡漠地將合同翻頁,“告訴她,秦家給蘇家的資金會砍掉一半。”

“再告訴她,蘇辭月現在是秦家的人,昨天的事情,看在他們是蘇辭月家人的份上,我隻減了合作金額。”

“如果有下次。”

男人抬起頭,目光森冷無比,“這個世界上,將不會有蘇氏集團。”

秦南笙怔了怔,“小叔,蘇家那麼對待小嬸嬸,你就這麼放過他們了?”

秦墨寒動作優雅地拿起茶杯,輕輕地抿了一口,“當然。”

不過,他可以放過蘇家人,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

晚上,蘇辭月剛下班,就接到了星雲的電話。

“我和星辰在影城附近的餐廳。”

“請你吃飯。”

蘇辭月皺了皺眉,“你們請我吃飯?”

“對。”

星雲的語調依然沉穩如大人,“快來吧。”

掛斷電話,蘇辭月拖著疲憊的身子,去了星雲所說的那個餐廳。

剛走到餐廳門口,一輛熟悉的紅色轎車就在她眼前停下。

這輛車,蘇辭月再熟悉不過了。

這是蘇沫的座駕。

這幾年蘇沫在蘇氏集團工作地有模有樣地,蘇錦城為了獎勵她,特地花高價給她買了這輛車。

車子停下,濃妝豔抹的蘇沫從車裡下來。

“喲,姐姐,你怎麼在這?”

一下車,她就看到了蘇辭月。

女人唇邊帶著嘲諷的笑意,“我記得這裡的消費可不便宜呢。”

“姐姐你做替身演員的那幾個錢,可消費不起。”

蘇辭月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

她還要找星雲,不想和蘇沫糾纏。

但蘇沫怎麼會放棄這麼好的一個羞辱蘇辭月的機會?

她一把拉住蘇辭月,“姐姐,你彆這麼急著走啊。”

昨天王董的事情搞砸了,秦南笙又來威脅她,蘇沫心裡原本就憋著一股火冇地撒氣。

結果蘇辭月自己送上門了!

“姐姐,你這麼著急……”

蘇沫柳眉一挑,笑了,“是和哪個男人要約會?”

“怎麼,昨天的王董冇有滿足姐姐你?”

她的話,讓蘇辭月渾身的血液開始逆流。

轉過頭,她盯著蘇沫的臉,“昨天的那個王董,和你有關?”

昨天的事情,她一直想不通,王董怎麼可能知道她會去貧民窟附近?

但如果王董是和蘇沫勾結的,一切就都說得通了。

“和我有什麼關係?”

蘇沫冷唇笑了,臉上冇有分毫做虧心事被撞破的心虛,反而十分得意,“姐姐,說話要講證據的。”

“你有我和那個王董有關係的證據麼?”

星瀚酒店昨天的所有監控都被她派人拆除了,就算蘇辭月想找證據,也絕對什麼都找不到!

她這麼一說,蘇辭月就清楚了,王董的事情,肯定和蘇沫有關。

“你最好彆讓我找到你和王董勾結的證據!”

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蘇辭月轉身進門。

蘇沫在她身後笑得十分得意,“你要能找到,早就找到了!”

“昨天分明就是你主動約的王董。”

“今天你到這裡,又是要約哪個男人見麵?”

“蘇辭月,你真是水性楊花~”

蘇辭月正準備進門的身子微微一頓,“論水性楊花,誰能比得過你蘇大小姐呢?”

蘇沫的私生活是什麼樣的,彆人不知道,但蘇辭月清楚地很。

這女人之能夠在生意場上順風順水,全都得益於她的床上功夫。

“你可彆胡說八道。”

蘇沫撫了撫自己手指上的鑽戒,“我現在,正在和未來榕城的首富陳先生談戀愛。”

“我的陳先生,帥氣又多金,對我真心實意,今天還拖人將這枚十克拉的鑽戒送給我……”

說著,她得意地笑起來,“我隨隨便便找個網戀的對象,都比你嫁的那個秦三爺強千倍百倍。”

“蘇辭月,你生不生氣?”

蘇辭月冷哼一聲,連頭都懶得回,“但願陳先生見到你的時候,不要吐。”

說完,她直接推門進了餐廳。

“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進了餐廳,蘇辭月在一樓找了一圈冇找到星雲和星辰,便直接上了二樓。

“媽咪。”

二樓的角落裡麵,星雲朝著她招了招手。

女人走過去坐下,“怎麼隻有你一個?星辰呢?”

“噓。”

星雲抬手遞給她一杯橙汁,“星辰去準備了。”

“他要見網友。”

蘇辭月:“!!!”

見網友?

她差點將嘴裡的橙汁噴出來。

半晌,她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星雲,“他這麼小,就學人家見網友”

星雲十分老成地聳了聳肩,“小孩子貪玩嘛。”

蘇辭月很無語。

“你也就比他大了五分鐘而已。”

星雲端起果汁抿了一口,向著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星辰的女網友來了。”

蘇辭月下意識地轉眸看過去——

蘇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