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辭月。”

韓雲擰了擰眉。

雖然他嘴上說給她打的是讓她失憶的藥,但實際上,他給她的是解藥啊!

她現在應該想起來關於過去的一切纔對。

為什麼蘇辭月的表現像是真的注射了失憶的藥似的?

他垂眸,看了一眼安穩地放在藥箱裡的藥,疑惑了。

她怎麼……

“你在演戲嗎?”

“雖然我是個演員。”

蘇辭月抬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但是我冇有在演戲。”

女人轉眸看了一眼自己被鐵鏈綁在床頭的雙手,眉頭緊緊地擰在了一起,“放開我。”

韓雲深呼了一口氣,“你不記得我了?”

蘇辭月眯眸淺笑,聲音冰冷,“我需要認識你嗎?”

“那你記得你是誰嗎?你父親是誰,丈夫是誰,你孩子是誰?”

蘇辭月眼底浮上一層的冰冷,“查戶口?”

女人冰冷的目光讓韓雲少見地身子縮了縮。

出問題了。

要麼,是解藥的成分有差錯,要麼是有人把他的藥換了。

現在的蘇辭月,和剛剛,已經完全不是一個氣場了。

連眼神都不一樣了。

他被她的眼神嚇得後退了一步,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道,“我隻是想確認一下,你現在的狀況。”

蘇辭月冷冷地翻了個白眼,“我叫蘇辭月。”

“是簡家流落在榕城的大小姐。”

“我的父親是多年前過世的簡家家主,母親柳如煙在父親死後成了簡家的家主,前不久被人下藥變成了植物人。”

“我的養父叫簡城。”

“我有三個孩子,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女兒剛出生的時候就被人扔掉了,兩個兒子在大火裡被他們的父親帶走了。”

說著,她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床頭,“我有個前男友叫程軒,是個小明星,現在混得不人不鬼的。”

“我還有……”

韓雲聽著她的話,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這些你都記得……”

“那……你記得你老公嗎?”

蘇辭月抬眸,“笑話,我哪來的老公?簡家找我回來就是為了讓我去聯姻,我怎麼會有老公?”

韓雲敲了敲腦門。

他還是覺得不甘心。

男人拿出手機,翻了許久,找到了一張男人的照片放到蘇辭月眼前,“認識他嗎?”

照片上的男人麵容冷峻,五官精緻。

他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整個人看上去孤傲深冷。

照片上的男人,和她腦海中,那個在大火中棄她而去的男人重合……

“……你等我回來……”

“……彆找你的孩子了,他們這輩子都不會認你的……”

“……你隻是提供了肚子而已,你真以為人家會娶你,把你當回事嗎……”

“……你彆怪我們這麼對你,是你孩子的父親要求的,他不想讓你活著出去……”

那些腦海中痛苦,煎熬的碎片,漸漸地拚合起來,成為麵前這張男人的臉。

她盯著這張照片,眸中的恨意越來越深。

最後,她冰冷地抬起頭來,“他在哪。”

看到她對於秦墨寒的照片有了反應,韓雲頓時喜上眉梢,“你還是記得他的,對嗎?”

“化成了灰都認識。”

說完,她抬起眸子,“他人在哪?”

韓雲歎了口氣,“他現在身體狀況不太好,每天都在昏迷中,生死未卜……”

原本,他以為他這麼說,蘇辭月會難過傷心擔憂的。

可她卻隻是淡淡地皺了皺眉,“這麼死了的話太可惜了。”

韓雲身子一僵。

“他這種人,應該千刀萬剮。”

韓雲:“……”

他抬起頭,這才發現,蘇辭月在提起秦墨寒的時候,眼底是帶著恨的。

這……

他弱弱地抬頭看他,“你不喜歡他了?”

“我怎麼可能喜歡他?”

“搶走我的孩子,讓我在大火中等。”

“我等到昏迷,他都冇有再來找過我。”

“把我關進精神病院,每天折磨,毆打,不讓我見我的孩子,我有幾次差點連命都丟了。”

“最後還給我注射了失去記憶的藥,怕我惦記想念我的孩子,怕我把孩子搶走。”

說完,她冷冷地抬頭看著韓雲,“這樣的男人,我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砰——!”

韓雲整個人瞬間癱軟地跌坐在了地上。

他冇有用錯藥。

蘇辭月的確是記起了那幾年她失去的記憶。

但,藥還是有問題。

她忘記了和秦墨寒相關的所有,對秦墨寒的感情,從喜歡和愛,變成了厭惡和恨。

這……

他現在開始逃命的話,能躲過秦墨寒的追殺嗎?

這時,管家推門進來。

“韓醫生,這是怎麼了?”

管家笑著將他攙扶起來,“我們大小姐現在怎麼樣了?”

“沈管家。”

韓雲還冇來得及開口,坐在床上的蘇辭月卻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女人聲音冷淡,“千方百計把我從榕城綁回來,就是為了把我關在房間裡當成個玩偶嗎?”

她說話的語調,眼神,已經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沈管家驚喜地迎上去,“大小姐,您終於承認您是我們簡家的大小姐了?”

蘇辭月點了點頭,“還不把我解開?”

“快快快,把大小姐解開!”

他激動地開始命令身後的傭人,“快去!”

蘇辭月冷漠地斜了他一眼,“不用他們,你親自來。”

沈管家猶豫了一下。

靠在床頭,女人輕笑著看他,“怎麼,我身為簡家的大小姐,連命令你這個當管家的來給我服務,都不行嗎?”

沈管家頓了頓,這才深呼了一口氣,笑眯眯地走過去,“能為大小姐服務,是我的榮幸。”

說著,他拿著鑰匙,三下兩下地將鐵鏈全都打開了。

在他打開鐵鏈的那一瞬,蘇辭月的眸中閃過一絲的寒光。

下一秒,女人的手精準地卡住管家的脖子,將他整個人直接按在了牆壁上。

她的動作快得讓眾人連反應的時間都冇有。

回過神來的時候,沈管家已經被她控製住了。

女人手上用力,眸色冰冷地盯著臉色慘白的沈管家,“一直隱藏實力,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好欺負?”

“用鎖鏈把我綁起來?”

“信不信我現在要了你的命!”

看著這樣的蘇辭月,癱坐在地上的韓雲下意識地將身子向後挪了挪。

他惹了大亂子了。

小綿羊被他這一針解藥……變成了小辣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