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辭月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那你倒是聯絡啊。”

韓雲拿出手機來。

他記得他存過秦家人的號碼的,可在手機裡怎麼找,都隻找到了一個秦淩亦。

男人擰眉想了想。

秦淩亦也可以。

畢竟都是秦家人。

深呼了一口氣,他走出房間,在走廊撥通了秦淩亦的號碼。

……

榕城中心醫院。

昏迷了整整一夜之後,秦墨寒終於清醒了。

他醒來的時候是清晨,四處靜悄悄的。

病房裡有兩張床,一張床躺著的是他,另一張床上,橫七豎八地躺著三個小傢夥。

看著他們三個抱在一起睡著的樣子,男人無奈地歎了口氣。

他不想打擾他們,便艱難地扶著床,拄著柺杖出了病房。

“先生!”

白洛一直在走廊的長椅上靠著打盹。

見秦墨寒出來了,男人直接跳了起來。

秦墨寒朝著他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白洛回眸瞥了一眼病房裡麵睡著的三個小傢夥,默默地壓低了聲音,“他們守著您一天一夜了,很累了。”

說完,他連忙攙扶住秦墨寒的身子,“您什麼時候醒的?現在感覺怎麼樣?”

“還好。”

在白洛的攙扶下,秦墨寒小心翼翼地在長椅上坐下,“有她的訊息了嗎?”

男人的問題,讓白洛瞬間沉默了下來。

良久,他歎了口氣,“冇有。”

“我們找遍了榕城所有的機場,車站。”

“幾乎每一處的監控我們都查詢過了,找不到太太出城的痕跡。”

“但是她絕對已經不在榕城了。”

“國內的城市我們也排查了,冇找到太太的入境記錄……”

白洛小心翼翼地看著厲景川的臉,“所以……要不要動用歐洲那邊的人力……”

秦墨寒閉上眼睛,“國內再找一天,找不到,就讓那邊開始吧。”

白洛點頭,“好。”

聊完了尋找蘇辭月的話題之後,白洛又沉默了一會兒,“葉千玖那邊,怎麼辦?”

“太太當時把人抓回來之後,我們就把她關起來了,現在已經關了好幾天了。”

“二少昨天來看過您一次,好像是想來求情的……”

秦墨寒揉了揉眉心。

“先關著吧。”

“等她回來……讓她自己處理。”

葉千玖傷害的,是蘇辭月。

對不起的,也是蘇辭月。

甚至把她抓回來的,也是蘇辭月。

雖然現在蘇辭月不在榕城,但他相信她總會回來的。

“墨寒。”

這時,走廊儘頭響起了一道男人渾厚的聲音。

秦墨寒抬起頭來。

對上的,是秦淩亦含笑的眸子。

此刻的天色微亮,高大挺拔的秦淩亦正穿著風衣,手裡拎著果籃和鮮花,正在大步地向著他走過來。

秦墨寒眯了眯眸,眼前浮現出六年前,火災之後,秦淩亦到醫院看他的模樣。

“放心,孩子的母親我們已經好好安葬了。”

“你已經儘力了,不必太自責。”

“以後你要好好地帶著孩子們一起生活。”

當年,秦淩亦在他病床前說的那些話,彷彿還在耳邊迴旋。

當年的他,還和以前一樣,覺得大哥疏離,二哥纔是真正疼愛自己的那個。

他信以為真,將他當成自己最親的親人。

可如今。

他看著秦淩亦一步一步地向著自己走過來,隻覺得諷刺。

秦淩亦明明什麼都知道。

當年是他和秦墨寒說,他找到了陳倩,那個當初被他無意中睡了,懷孕的女孩。

當年也是他說,將陳倩的屍體好好地安葬了的。

可結果……

五年後,當秦淩亦看到蘇辭月站在他身邊的時候,他選擇了沉默,什麼都不說。

在蘇辭月拚了命地找尋那個不存在的陳倩的時候,他還是沉默著,偷偷地幫助了葉千玖。

他這個自以為最親的哥哥,從頭至尾,保護的,都隻有葉千玖一個人。

“墨寒。”

秦淩亦在秦墨寒麵前站定,眸帶關切地看著他,“怎麼樣,身體還好吧?”

“辭月失蹤這件事,我也讓我在警局工作的朋友幫忙調查了一下……”

“你會擔心她嗎?”

秦墨寒抬起眸,目光冰冷地掃過秦淩亦的臉,“你應該恨不得她再也回不來吧?”

男人的話,讓秦淩亦沉默了片刻。

然後,他輕輕地笑了起來,“我知道辭月失蹤了,你心情不好。”

“但二哥的確是為她擔心,也為你擔心。”

秦墨寒冷哼了一聲,“你是為葉千玖擔心吧?”

心事被拆穿,秦淩亦淡淡地勾了勾唇,轉身在秦墨寒身邊的長椅上坐下,“千玖做錯了事,我願意替她道歉。”

“她隻是太任性……”

秦墨寒眯了眯眸。

他轉頭看了秦淩亦一眼,又抬眸看著前方,“一次任性可以教育,兩次任性可以包庇,但三次呢?”

“葉千玖找蘇辭月代孕,然後設計我,是第一次。”

“在我和蘇辭月第一次見麵的時候放火,是第二次。”

“特地雇傭了殺手,趁蘇辭月在山村拍戲的時候設計想殺害她,是第三次。”

說完,男人再次轉頭看著秦淩亦,“你對她的包庇,是冇有底線的嗎?”

“但不好意思,我有。”

“我之前不知道前麵兩次她對蘇辭月做了什麼。”

“如果我知道的話,我不會讓她有命活到第三次!”

男人的話,讓秦淩亦的臉色微微地白了白。

“千玖的確是有很多事做的不對……”

秦淩亦閉上眼睛,“是我妹教好她。”

當初的他,隻是在葉千玖麵前提起過一句,“如果你嫁給了秦墨寒,那我的計劃進程會加快很多。”

就因為這句話,葉千玖才變成了現在這樣。

她一直想和他比肩,成為他的左膀右臂。

他一直知道。

想到這裡,秦淩亦歎了口氣,“墨寒,我不是來找你吵架的。”

“我來這裡……是想和你做一筆交易。”

秦墨寒擰眉,轉頭冷冷地盯著他,冇說話。

走廊裡的空氣安靜了下來。

秦淩亦輕咳了一聲,“我找到蘇辭月的下落了。”

“但是作為交換,我希望你能將葉千玖放出來,讓我帶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