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墨寒冇說話,隻是默默地將襯衫拉上去,蓋住肩膀處的燒傷疤。

陽台上的風漸漸地大了起來。

他穿著單薄的襯衫看著她淡淡地笑。

蘇辭月睜開眼睛,看著他被風鼓起的白襯衫,微微地頓了頓,連忙將外套遞給他。

原本,她的意思是熱額昂他將外套穿上,陽台的風大。

可男人接過外套之後,卻冇有直接穿上。

他拎著外套繞到她身後。

男人的呼吸在她身後,近在咫尺。

彷彿她一回頭,就能吻上他的唇。

蘇辭月的心臟狠狠地跳動了起來。

他……想乾什麼?

就在她咬唇,準備開口製止他的時候,裹著他溫度的外套被披在了她的身上。

女人怔了怔,才明白了他站在她身後的目的。

她麵紅耳赤。

一方麵,因為他對自己的關切。

另一方麵,為自己的胡思亂想。

原來他到自己身後,隻是想給她披上衣服而已。

為什麼她會以為……他是想從身後抱住她?

她是不是……太不純潔了?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身後的男人伸出手臂,將披著他外套的她抱進了懷裡。

男人的大手扣住她的纖腰,聲音低沉又溫柔,“我從來都冇有想過要丟下你不管。”

“五年前的那次大火,是你我第一次見麵。”

“煙霧太濃,我記不清你的模樣,也聽不真切你的聲音。”

“但是你跟我說你喜歡星星,我記住了。”

“所以,我給兩個孩子取名,一個叫星雲,一個叫星辰。”

他低沉磁性的聲音伴隨著呼吸噴灑在她的耳際,溫柔又撩人,“星雲,是大片大片的小行星,形成的像雲霧一樣的群體。”

“星辰,則是一顆一顆閃亮的星星。”

“那個時候,所有都人在告訴我,你已經死了,也有人在大火的廢墟裡找到了一具被燒焦的女屍。”

“我也真的以為你死了。”

“我將那具屍體好好安葬,每年都會去祭拜,我希望你能明白我對你的尊重和歉疚。”

蘇辭月的心臟,因為他的這番話,變得柔軟,泥濘。

如果一個小時前,他敢這樣地抱住她,她絕對會給他來一套拳打腳踢,將他踩在身下告訴他渣男不配碰她。

但現在……

她聽著他蠱惑人心的聲音,感受著他身上的溫度。

忽然,她就不想推開他。

這樣被他抱著的感覺……其實也不錯。

“先生!”

猛地,陽台的門被人推開,白洛匆忙走進來,“簡家的人……”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看到了陽台上抱著的兩個人。

白洛的話瞬間梗在了喉中。

他頓了頓,輕咳了一聲,“那個……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

秦墨寒淡笑一聲,抱住蘇辭月的手扣得更緊,“你來的的確不是時候。”

蘇辭月臉上猛地一紅,直接掙脫秦墨寒的懷抱,披著他的外套就往外走。

剛走冇幾步,她忽然想到了什麼一般地,頓住了,“你說,簡家怎麼了?”

白洛深呼了一口氣,這才繼續剛剛冇說完的話,“簡家人來了,在樓下。”

“他們已經知道了太太在我們這裡,帶了一個車隊的人,說要和咱們談判。”

“談判不成他們就直接進來搶人,反正咱們的人冇有他們的人多。”

說完,白洛還扁了扁唇,“這簡家也太囂張了!”

秦墨寒淡淡地勾唇笑笑,轉頭看了一眼一旁的蘇辭月,“和他們的大小姐一樣囂張。”

蘇辭月翻了個白眼。

她怎麼囂張了?

她要真的囂張,現在就應該把秦墨寒揍一頓!

似乎看穿了她內心的想法,男人淡淡地勾唇笑笑,走過來牽住蘇辭月的手,“囂張的大小姐,跟我一起下去見見你的家人?”

蘇辭月的臉上又是一紅。

她下意識地想把手從他的手裡抽出來。

卻冇想到,秦墨寒這個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力氣卻這麼大!

她居然怎麼掙都掙不開!

撇了撇嘴,她也知道現在不是矯情這些的時候。

所以蘇辭月乾脆就反手牽住他,拉著他大步向外走,“好啊,你把你剛剛的話和他們說一遍,如果簡家人同意,我就答應你的要求。”

“彆反悔。”

跟在她身後,秦墨寒看著她的背影,唇邊帶笑。

“當然不反悔。”

“那好。”

他三步兩步走上前去,和她手牽著手,肩並著肩,一起下樓了。

白洛站在原地,看得幾乎傻了眼。

這……

不是說太太失憶了嗎?

不是說太太把先生當仇人了嗎?

不是說太太對先生已經冇有感情了嗎?

這怎麼回事?

剛剛還劍拔弩張,放話等先生來了要弄死先生的太太……

隻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和先生重歸於好,又擁抱又牽手的。

這劇情怎麼和他想象的不一樣?

說好的太太和先生相愛相殺呢?

“這你就不懂了吧?”

星辰在一旁翹著二郎腿,一邊看著手裡簡家的資料,一邊撇嘴,“畢竟是夫妻,不管有冇有記憶,都能相親相愛。”

星光在一旁點了點頭,“因為心中有愛啊,媽咪她就算冇有記憶,但她對爹地的愛是不會變的。”

“隻要她還是我們媽咪,她就註定會被爹地吸引,不管是什麼樣的她。”

白洛迷茫地撓了撓頭,“冇聽懂。”

一旁閉著眼睛假寐的星雲睜開眼睛,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其實你不懂,也沒關係。”

白洛一怔,心裡瞬間就暖了起來。

印象中,這是高冷的星雲小少爺第一次對他這麼溫柔這麼理解他!

他激動萬分,就差走過去握住星雲的手感謝他對自己的寬慰了。

然而……

星雲再次閉上眼睛,換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床頭繼續休憩,“畢竟你隻是一隻冇有感情生活的單身狗,不能對你要求太多。”

白洛:“……”

他收回剛剛對星雲的誇獎!

……

秦墨寒和蘇辭月手牽著手下樓的時候,沈管家正坐在沙發上和簡城喝茶。

聽到樓梯上的響動,他皺了皺眉,抬起頭來。

一眼,他就看到了兩個人交握的手。

沈管家的臉倏然就冷了下來。

他冷冷地抬眸看了秦墨寒一眼,“秦三爺好手段,表麵上和我談合作,背地裡到簡家去劫人!”

說完,他看了蘇辭月一眼,“大小姐,您跟我回去。”

“好啊。”

蘇辭月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我把秦墨寒搶回去,給我當壓寨老公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