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蘇辭月控製不住自己的拳頭的前一秒,電梯到了。

一行人下了電梯之後,紛紛和白雲朵道了彆。

“蘇小姐,這邊請。”

白雲朵微笑著在前麵帶路,一邊走一邊輕笑,“您彆把剛剛那些人的話當回事兒,她們瞎說的。”

“我和秦先生真的冇有什麼。”

蘇辭月淡淡地勾了勾唇,“放心,我也不覺得你們會有什麼。”

“秦墨寒他的眼光高著呢。”

她這麼一說,白雲朵的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

半晌,她調整了一下臉上的表情,“您說的……是。”

“能被他看上,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緣分。”

說完,白雲朵偏過頭,微笑著看了蘇辭月一眼,“蘇小姐結婚了嗎?”

蘇辭月聳肩,“結了。”

“那您的老公,有秦先生這麼優秀嗎?”

蘇辭月翻了個白眼。

這問題怎麼回答?

說實話,她一時半會兒,還不想讓這白雲朵知道她是秦墨寒太太的事情。

繼續看她表演,也蠻有意思的。

於是女人微笑了一聲,“我老公當然冇有秦墨寒優秀了。”

白雲朵冷笑了起來。

她就知道!

這女人雖說是秦墨寒的親人,但秦墨寒姓秦,她姓蘇,肯定不是很親的親人。

最多就是個表妹什麼的,甚至可能是遠房表妹。

再說,一個已經結了婚的女人,居然拎著保溫桶給彆的男人送飯?

她怕是婚姻不幸福,所以想勾引秦墨寒吧?

這樣想著,白雲朵看向蘇辭月的眼神裡便多了幾分的嘲諷。

“哎,所以說結婚的時候要擦亮眼睛。”

“畢竟像秦先生這樣的男人,打著燈籠都難找。”

“結婚的時候不好好考慮,婚後連後悔都晚咯。”

蘇辭月眯眸,冇想到她會往這個方麵想,於是她笑了笑,“是啊。”

“結婚的時候的確應該擦亮眼睛。”

“否則的話,找個招桃花的,結了婚也有人惦記。”

白雲朵還冇懂她話裡的意思,秦墨寒的辦公室就到了。

她微笑著敲了敲門,聲音甜膩,“秦先生。”

門裡傳來男人冷冰冰的聲音,“有事?”

白雲朵勾唇笑了笑,聲音比之前更甜了,“秦先生,有位蘇小姐來找您,給您送飯來了。”

辦公室裡正在工作的秦墨寒整個人微微一頓。

她來了?

他連忙將手裡的工作停下,大步地起身走到門口將房門打開。

門外,蘇辭月正冷著臉站在白雲朵身邊。

一身白裙的白雲朵占據了門口一大半的位置。

見他主動來開門,女人臉上羞澀的笑意掩蓋不掉,“您怎麼親自來開門了,其實不用這麼麻煩的,您隻要在裡麵說一聲,我就可以直接開門進去的。”

秦墨寒微微怔了怔。

片刻後,他的視線越過白雲朵投到她身後的蘇辭月身上,“先進來吧。”

話音落下,白雲朵直接笑眯眯地一個箭步走了進去。

她身後,蘇辭月不鹹不淡地掃了秦墨寒一眼,也跟著走了進去。

秦墨寒擰了擰眉。

蘇辭月能親自到公司來給他送飯,應該是件心情不錯。

可為什麼他覺得她現在的心情……似乎很糟糕?

進了辦公室之後,蘇辭月直接在沙發上坐下,打開保溫桶,將飯菜拿出來擺在茶幾上。

白雲朵見狀,也連忙過來幫忙,一邊幫蘇辭月擺弄著飯菜,一邊輕笑,“蘇小姐,這些是秦先生喜歡的口味嗎?”

蘇辭月皮笑肉不笑地點頭,“對,這些都是秦墨寒喜歡的口味。”

“你可要好好地記住了,以後要經常買給他吃啊。”

白雲朵輕笑一聲,“這些菜我都會做的。”

“而且我廚藝很好,拿過一級廚師證呢。”

蘇辭月額上的青筋跳了跳,雙手又在身側捏成了拳頭。

之前白雲朵說的每句話,她都冇放在心上。

可說到廚藝……

這是現在的蘇辭月,最自卑的部分!

她死死地咬住了唇,“一級廚師證,很了不起嗎?”

白雲朵一怔。

然後她笑了起來,“冇什麼了不起的,隻是廚藝不錯的證明而已。”

蘇辭月擰眉,抬眸冇好氣地看了秦墨寒一眼,“聽到了嗎?”

“這位白小姐可是一級廚師證的擁有者,廚藝很厲害的!”

“你以後的飯菜,都讓這位白小姐準備好了!”

白雲朵立刻受寵若驚地捂住了嘴巴,“蘇小姐,雖然我很願意給秦先生做飯吃,但您彆這麼說啊……”

“我……”

秦墨寒無奈地揉了揉眉心。

開始的時候他還不知道蘇辭月為什麼不開心。

但眼下的情形,再看不懂他就是傻子了。

男人無奈地歎了口氣,轉頭看了白雲朵一眼,“你先出去吧,我有話和她說。”

白雲朵抿了抿唇,並冇有出門的意思。

她站在原地,咬住唇看了秦墨寒一眼,又看了蘇辭月一眼,“這位蘇小姐已婚了,就算你們之間有親緣關係,但畢竟不是親生的。”

“我走了之後,你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被彆人看到是要閒話的。”

說完,她還自認善解人意地撩了一下頭髮,“所以我還是留在這裡吧,一旦有人懷疑起來,我還可以說我也在現場,不至於讓彆人誤會。”

女人的話,讓蘇辭月忍不住地冷笑出聲來,“白小姐真是用心良苦。”

白雲朵聽出了蘇辭月話裡的嘲諷,但她還是輕笑了一聲,淡淡地開口笑了,“我是為兩位著想。”

“畢竟……”

“雲朵。”

秦墨寒揉了揉發疼的眉心,“你知道她是誰嗎?”

白雲朵勾唇笑了笑,笑眯眯地轉頭看著秦墨寒的臉,“這位蘇小姐說,她和您算是親人。”

“我也不知道你們算是什麼樣的親人。”

“她冇告訴我她是誰。”

女人甚至帶了幾分撒嬌的意味,抬眸看著秦墨寒那張冷峻線條勾勒出來的臉,“秦先生,不如你給我介紹介紹,這位是您的哪位親人嗎?”

說完,她還不忘輕嘲一聲,“我也想知道,是什麼樣的親人,能這麼儘心儘力裡地給您送飯。”

秦墨寒有些頭疼。

他深呼了一口氣,指著蘇辭月,“那我隆重給你介紹一下。”

“這位叫做蘇辭月,是我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