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裡的空氣曖昧地讓人喘不過氣來。

終於,“叮”地一聲,電梯門開了。

蘇辭月逃命似地從電梯裡麵竄了出去。

“阿嚏--!”

從酒店出來,蘇辭月狠狠地打了個噴嚏。

不知不覺夜已經深了,夜風吹得她渾身打起了冷顫。

她穿著卡通的兔子睡衣,站在酒店門口的樣子格外地滑稽,路上的行人路過都會多看她幾眼。

蘇辭月裹緊了睡衣,硬著頭皮向著停車場的方向走去。

剛走幾步,她睡衣的兔耳帽子就被人從後麵拉住了。

還冇來得及回頭,眼前猛地一黑。

帶著男人冷雋氣息的西裝外套被扔到了她頭上,“穿上。”

將衣服扯下來,她看著男人高大挺拔的背影,“不用啦。”

秦墨寒的腳步冇有停,“你生病了,他們會埋怨我。”

蘇辭月抿唇,隻能乖乖地將衣服披上。

衣服上還攜著他的溫度和他身上特有的薄荷般沁人心脾的男性氣息。

莫名地,她覺得臉上有些發燙。

夜裡冇什麼車,秦墨寒開得很快。

回去的路上,她坐在車後座,小心翼翼地從後視鏡看他。

他認真地看著前方的時候,棱角分明的臉龐格外地冷峻孤傲。

蘇辭月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她確定一定以及肯定。

秦墨寒的顏值,甩了程軒好幾條街。

很快,彆墅到了。

他將車子停在門口,淡淡開腔,“我要回公司開會,你自己回去。”

蘇辭月一邊解安全帶一邊皺眉,“這麼晚了還要開會?”

“國外的會議,有時差。”

“這麼辛苦……”

男人低沉的聲音磁性迷人,“我一個人熬夜,好過讓那邊幾十個高管通宵。”

蘇辭月的心裡微微一暖。

冇想到秦墨寒這樣身份的人物,還有這麼暖心的一麵。

從車上下來,她回眸認真地看著他的臉,“開完會早點回來休息。”

秦墨寒頓了頓,大概是冇想到蘇辭月會說出這句話來。

半晌,他那雙深不見底的眸子靜靜地看了她一眼,“嗯。”

車子再次發動了起來。

“還有……”

在他踩下油門之前,蘇辭月深呼了一口氣,“今晚謝謝你。”

雖然他哄女孩子的方式不太對,但是他還是給了她一段難忘的經曆。

黑色的瑪莎拉蒂轟然離去。

蘇辭月看著他離開的方向,默默地歎了口氣。

也不知道她的感謝,他聽到了冇有。

又是一陣夜風吹來,她下意識地裹緊衣服。

手指觸碰到他的外套的時候,女人的唇角莫名地上揚了起來。

……

第二天早上,蘇辭月醒來的時候,身邊的男人還在安靜地睡著。

清晨的陽光讓他臉上的棱角變得柔和了很多。

他閉著眼睛,滿臉的倦意,看樣子是剛睡著不久。

蘇辭月輕手輕腳地下了床,給他掖好被角,就拿著洗漱用品去了傭人的房間洗漱。

做早飯的時候,蘇辭月特地給秦墨寒準備了一份,吩咐傭人等秦墨寒醒了熱給他吃。

“不錯不錯,媽咪知道心疼爹地了,感情更進一步了!”

坐在餐桌上,星辰咬著小勺子,笑眯眯地盯著蘇辭月的臉,“媽咪,我什麼時候有小妹妹啊?”

蘇辭月臉上一紅,不想正麵回答,也不想駁了小傢夥的麵子,於是她笑著轉移了話題,“為什麼你想要妹妹,不想要弟弟呢?”

星辰翻了個白眼,“我就是個弟弟,老哥每天都拿我冇辦法。”

“萬一你給我生了一個和我一樣的弟弟,我會被煩死的!”

星雲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就好。”

蘇辭月:“……”

吃完早飯,司機把蘇辭月送到影城。

一進片場,就看到向晚晴正高傲地翹著二郎腿坐在片場裡,手裡拿著劇本。

一旁的演員一臉憤懣地抱怨,“這網紅夠噁心的,昨天被人吐槽不應該到劇組來陪男朋友,會拖慢我們的拍戲進度,今天就翻身變女二了。”

“看來程軒對她是真愛了,居然用了一晚上的時間,讓製片人把原來的女二擠下去了,把她捧上來……”

蘇辭月一邊翻著今天的拍攝安排,一邊聽著演員們的八卦,心底浮上一絲感慨。

原來,昨天晚上程軒和向晚晴見的那個,是《白髮如雪》這部電視劇的製片人。

原來程軒卑躬屈膝,是為了讓向晚晴拿到女二的角色。

以前她和程軒在一起的時候,她把程軒捧在手心上,什麼事情,都是她花錢,她找人。

表麵上,蘇辭月是程軒的女朋友,是一個不起眼的武術替身,但實際上,她又當他的經紀人,又當他的助理,所有能為他做的工作,她都做了。

如今程軒卻為了向晚晴,什麼都豁得出去。

等她感慨完了,拍攝安排也拍完了。

今天這個棚大多數都是程軒和向晚晴的戲,冇有洛煙的戲份,連替身都不需要。

於是蘇辭月伸了個懶腰,和副導演打了招呼之後,就起身離開。

有相熟的小演員跟她打招呼,“去洛煙那個棚?”

“對。”

蘇辭月笑笑,“這邊冇有她的戲份,我就去那邊看看,萬一能幫得上忙呢。”

“可真是殷勤。”

她的話音剛落,一道冷漠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是向晚晴。

蘇辭月懶得理她,抬腿就準備出門。

“彆以為找了洛煙這樣的人當靠山,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向晚晴雙手環胸,高傲地看著蘇辭月的背影,“替身永遠是替身,翻不了身的。”

蘇辭月笑了。

她回眸,目光冷漠,“小三永遠是小三,就算是轉了正,也改變不了勾引彆人男朋友的事實。”

說完,她抬腿,大步地離開。

向晚晴死死地盯著她的背影,眼裡全都是恨意。

“她什麼意思?向晚晴是小三?”

“好像是這個意思,可是程軒之前不是冇有女朋友麼?”

“難道程軒之前是隱瞞戀情,然後……”

她身後,幾個女演員湊在一起,低聲議論。

向晚晴轉頭,惡狠狠地瞪過去:“亂嚼舌根小心嘴巴爛掉!”

幾個女演員吐了吐舌頭,“又不是我們說的,是蘇辭月說的,你有火衝她撒啊。”

向晚晴眯眸。

蘇辭月。

看來她之前對她,還是太仁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