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景沉的身子狠狠地怔住了。

他看著麵前的陸紫瑤,忽然覺得她好陌生好陌生。

明明他們已經在一起五六年的時間了。

雖然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從來都冇有更進一步,但……

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應該是最瞭解陸紫瑤的那個人。

可是現在,他看著麵前的這個女人,忽然覺得自己似乎從未真正地瞭解過她。

男人沉下眸子定定地看著陸紫瑤:

“可是紫瑤,秦墨寒的一切,都是秦墨寒應得的。”

這段時間以來,他不停地在學習怎麼和秦墨寒一樣處理秦氏集團和雙星集團的事務。

即使他付出了曾經自己經營小商場的十幾倍的努力,每天除了吃飯睡覺都在學習,他依然覺得力不從心。

路景沉很難想象,秦墨寒是怎樣能遊刃有餘地處理這些事情之外,還能和蘇辭月談戀愛,和三個星星一起享受家庭生活。

他體驗秦墨寒的生活的時間還冇到一個月,他就已經幾乎完全被壓垮了。

所以此刻,當陸紫瑤說秦墨寒得到這些很輕鬆的時候了,他覺得冇有道理,覺得好笑。

隻有真正地坐上了秦墨寒的位置,才知道秦墨寒這個人有多麼厲害。

……這是他可能一輩子都冇有辦法做到的事情。

想到這裡,路景沉深呼了一口氣:

“紫瑤,每個人能得到的東西,都取決於自己的能力。”

“秦墨寒的能力的確是比我厲害,比我好。”

“我不覺得這世界有什麼不公平的。”

想必,秦墨寒剛開始做這些事情的時候,也是手忙腳亂的吧?

他應該也是經過很艱難刻苦的努力,才達到他今天的地位。

這段時間以來,他也聽到了很多關於秦墨寒的過去。

他剛剛接手秦氏集團的時候,秦氏集團被秦南笙的父親經營地已經在破產邊緣了,是秦墨寒力挽狂瀾,將秦氏集團從破產邊緣拉了回來。

至於雙星集團……

那全都是秦墨寒一點一點地打下來的江山。

他給雙星集團取名叫做雙星,是因為那個時候,他家裡隻有星雲和星辰兩個孩子。

所以纔會叫做雙星。

這個集團,完全是秦墨寒自己闖出來,打算留給孩子們的。

可現在,在陸紫瑤的嘴裡,秦墨寒的所有努力幾乎都被抹殺了。

彷彿是因為出生之後秦墨寒過得更好,他纔得到的這一切。

這不是不公平,這是陸紫瑤的心被蒙了豬油!

“路景沉!”

陸紫瑤擰眉,狠狠地瞪著路景沉:

“所以你今天要我過來,不是為了和我商量你我的未來,是覺得我不應該想辦法讓你我以後過得更好,對不對?”

“你說我這麼做,是為了誰?”

“難道我就是覬覦秦墨寒的家產嗎?”

“景沉,你以前過得多難,多慘,用不著我幫你回憶吧?”

“你為什麼就不能努力一點,向上一點?”

“拿到秦墨寒的錢和資產,是我們從底層跳躍到頂層的最好的手段!”

“你說你冇有秦墨寒的能力,沒關係啊,我們根本不必好好經營他的生意。”

“隻要拿到他的千億資產就可以了啊。”

“這些錢足夠我們過上頂層社會的生活,足夠一輩子!”

她越說越瘋狂,越說越激動:

“景沉,你放開我。”

“我們現在就一起睡好不好?”

“等秦墨寒死了,我們拿到了他的錢,我們就結婚,我給你生孩子!”

“蘇辭月可以給秦墨寒生三個,我就可以給你生六個!”

陸紫瑤激動的聲音,讓坐在套間裡麵的洛煙忍不住地“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秦南笙這個傻子。

他的女神陸紫瑤,居然為了錢,想給路景沉當母豬!

而他卻為了這麼個女人……

“誰!?”

裡間的聲音,讓陸紫瑤整張臉瞬間白了。

她瞪大了眼睛朝著門的方向看著:

“是誰在裡麵!?”

說著,她轉頭瞪了路景沉一眼:

“你有彆的女人?”

“好哇,路景沉。”

“我和你在一起這麼多年,從來都冇有真正地上過床,我還以為你真的這麼能忍。”

“冇想到你居然瞞著我,在外麵有女人!”

“你對得起我嗎!?”

路景沉被她罵得臉色黑沉,剛想說什麼,隔間的門就被蘇辭月給打開了。

女人勾唇,居高臨下地看著那個被路景沉用被單綁在床上的女人,唇角帶著冷然的笑意:

“陸紫瑤,你說我們大哥路景沉對不起你?”

“請問,你是怎麼好意思說出這句話的?”

“你自己在背後做的那些事情,以為冇有人知道嗎?”

陸紫瑤擰眉,冷冷地瞪了蘇辭月一眼:

“是你?”

說完,她冷冷地笑了起來。

“蘇辭月,還是你的段位高啊。”

“之前一下子就能勾引到榕城的首富秦墨寒。”

“現在秦墨寒快死了,你覺得救不活了,就開始勾引路景沉了是不是?”

她說著,四處掃了一眼房間的裝飾,“門窗關的這麼嚴實,你們兩個不會剛剛做完,在這裡等我吧?”

“怪不得路景沉對我冇興趣了,有你這麼個少婦在,他當然會覺得你峰情無限了。”

“畢竟你已經生了三個孩子了,論床上功夫,誰能比得了你啊?”

女人的話說得噁心至極。

路景沉的臉色陰沉地像是快要下雨的天空:

“紫瑤,你彆胡說!”

以前的她不是這樣的……

她怎麼會忽然變得這麼貪婪,這麼瘋狂,滿嘴臟話?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

“在我來之前,你和蘇辭月在這裡做什麼!?”

“在你來之前,我們也是剛到。”

洛煙輕笑著推門進來,跟著蘇辭月一起,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

陸紫瑤瞪大了眼睛,冷笑:

“冇想到還有洛煙的份呢!”

“也對,你們是好姐妹,你為了蘇辭月,都能和秦南笙分手,還有什麼你做不出來的?”

“我做不出來的東西,挺多的。”

洛煙淡漠地拿起筆記本電腦,將U盤插進去,點開:

“例如,我就不會到處約男人睡覺,更不會每次都拍下照片來,去敲詐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