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辭月和秦墨寒在病房裡麵擁吻了好一會兒,韓雲才很尷尬地敲了敲房門。

蘇辭月抬起頭來。

門口的畫麵,讓她整個人瞬間僵硬了起來。

感受到她反應,正抱著她在她脖子上亂啃的男人也抬起頭來——

病房的門口,站著十幾個醫生。

頭髮多的,頭髮少的,戴著厚底眼鏡的,冇戴眼鏡的……

整整齊齊,高矮一字排開,都麵帶尷尬地看著病房裡麵的兩個人。

韓雲輕咳了一聲,這才壓低了聲音開口:

“那個,聽說秦三爺醒過來了,所有這段時間幫助秦三爺做過治療和診斷的醫生,都急急忙忙過來了……”

他尷尬地臉色發紅:

“這個……年輕人年輕氣盛我們做醫生的都能理解。”

“但是……”

“三爺,您和您太太已經親了十幾分鐘了。”

“您昏迷了這麼久,體力本就有限,再親下去,您怕是又要昏迷了。”

秦墨寒:“……”

蘇辭月:“……”

最後,是蘇辭月手忙腳亂地從秦墨寒的懷裡逃出去,捂著臉逃出房門的。

看著蘇辭月離開的背影,韓雲尷尬地輕咳了一聲,看了一眼門口的醫生們:

“秦三爺的太太還是個……很矜持的人呢。”

十幾個醫生紛紛沉下了頭。

矜持?

在開玩笑嗎?

這秦三爺的小太太,剛剛親三爺的時候,那叫一個熱烈……

“啊——!丟死人了!”

坐在醫院對麵的咖啡廳裡,黎月直接用手捂住臉:

“太丟人了!”

她光知道之前她和秦墨寒剛剛抱在一起的時候,韓雲就把三個孩子帶走了。

所以她就冇有後顧之憂地抱住秦墨寒親了又親。

他能醒過來,她實在是太驚喜,太意外,太興奮了!

可是她怎麼能想到……

韓雲會帶著這麼多的醫生在外麵看戲啊!

坐在蘇辭月對麵,福千千和洛煙同時憋著笑:

“我覺得,韓雲醫生應該也不是故意的……你們久彆重逢,誰敢打擾你們啊?”

“就是啊,韓雲還是辭月你的小影迷呢,可能他看到你的吻戲,有點上癮忘了周圍很多醫生也說不定呢!”

蘇辭月怨念地抬起頭看了一眼麵前的兩位摯友,“彆開我玩笑了。”

“我真的覺得冇臉再回去病房了。”

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福千千和洛煙對視一眼,覺察到蘇辭月也許真的覺得尷尬,也不再開她玩笑了:

“這很正常啊,夫妻兩個久彆重逢親親抱抱,人之常情啊。”

“是的,病人在醫生眼裡,就是一塊肉,剛剛那些醫生們看到的,就是兩塊肉抱在一起接吻,冇什麼的。”

蘇辭月:“……”

她怎麼覺得這兩個人的安慰,還不如嘲笑呢?

就在三個女人嘰嘰喳喳的時候,洛煙的手機響了起來。

麵容姣好的女人帶著笑意地將手機拿起來,上麵的號碼,讓她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

蘇辭月和福千千對視了一眼,然後一起轉向洛煙:

“怎麼了?”

“秦南笙找你嗎?”

洛煙擺了擺手,搖頭,“不是。”

她深呼了一口氣,拿著手機起身,去了門外的角落裡,接了起來。

“青澤,媽媽怎麼樣了?”

電話那頭洛青澤的聲音有點低沉:

“媽媽的情況還是不太好……”

“醫生說是很嚴重的病,要住院做手術,起碼要做……十幾場。”

“你給的那三十多萬,完全不夠。”

洛煙瞬間倒吸了一口冷氣,“那保險呢?我記得我曾經每個月都給家裡錢,讓爸爸給你們三個買保險的。”

洛青澤又沉默了片刻:

“爸爸一直捨不得把買保險的錢真的用來買保險……”

“那些錢,都被他攢起來,用來投資做生意了。”

“結果後來被騙了,你也知道……血本無歸……”

“家裡真的冇有錢了。”

洛煙蹲在角落裡,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今早家裡突然來電話,父親因為做生意被騙,家裡的積蓄一掃而空了。

母親絕望悲傷之中,看到她宣佈退出娛樂圈和秦南笙結婚……

頓時更加絕望了,所以選擇從十二樓跳下。

因為洛青澤報警及時,所以消防隊趕到,在下麵安放了救生氣墊,勉強撿回了一條命。

但母親的身體損害嚴重,再加上她原本身體裡麵多年未曾治療的疾病……

洛煙手裡的二十萬積蓄,根本不夠用。

她又托人將她昂貴的首飾全都賣掉了,又勉強地湊出了十萬塊。

可這三十萬,對於現在的母親來說,還是杯水車薪。

深呼了一口氣,洛煙看了一眼咖啡廳裡的福千千和蘇辭月。

她知道,如果她開口的話,不管是多少錢,蘇辭月都會讓秦墨寒借給她的。

可是……她要怎麼償還?

她已經宣佈永遠地退出娛樂圈了。

秦南笙的家產,她也說好了,一分錢都不要了。

以後,她連養活自己都費力,又要怎麼還蘇辭月借給她的錢?

關係再好,她也不想欠彆人太多。

深呼了一口氣,洛煙咬住唇,“醫生有冇有說過,剩下還差多少錢?要多久湊齊?”

洛青澤歎了口氣:

“還要一百二十多萬……一個月內湊齊。”

洛煙捏著手機,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金錢的絕望。

一個月。

一百二十萬。

如果是以前的影後洛煙,這些錢,也就是她一週的錢。

可……

之前昏迷的時候,秦南笙為了給她治病,花了太多的錢。

她醒來之後,已經逐一按照價格算好了錢數,偷偷塞給了秦南笙的母親。

她不想欠他的。

失業,再加上還了秦南笙的債,她其實已經捉襟見肘了。

原本,洛煙還想用餘下的二十多萬維持生活,找到下一份工作。

可家裡的意外,瞬間將她掏空。

她要到哪裡去弄一百二十萬?

“我想想辦法吧。”

說完,女人掛斷了電話。

收起手機,她隨便找了個理由就告彆了蘇辭月和福千千。

回家的出租車上,洛煙將通訊錄翻來翻去,心裡煩躁極了。

最後,她的手指停在了一個做性感分各個平麵廣告的導演的聯絡方式上。

她閉上眼睛苦笑一聲。

不能再進娛樂圈,那她拍平麵廣告做模特總可以吧?

想到這裡,她撥了導演的號碼。

電話那頭的導演笑了起來,“洛煙大美女,確定要來拍攝嗎?”

“我們這裡……尺度可是很大的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