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辭月詫異地看向星辰。

星辰“哼”了一聲。

“媽咪,你當我們是那種隻為自己開心就不顧父母感受的自私鬼嗎?”

“隻要你想做的事,我們都會支援的。”

蘇辭月聽完果然很感動,都想把這幾個寶貝抱起來揉搓小臉。

就聽星光“嗬”了一聲,“媽咪,你彆看他在那裡裝可憐。”

“他其實早就想讓你複出了,之前你演的那部電影,他偷偷看過一百多遍!”

星辰被星光拆台,臉蛋不由紅了。

“你自己還不是一樣,總是收集娛樂圈的新聞頭條,還拿其他人和媽咪對比,說她們比不過媽咪!”

“我……我說的是實話,她們本來就比不過媽咪!”

“你還申請了好多小號,混進彆人的粉絲群當臥底!”

“我那是看她們有冇有在背後說媽咪壞話,如果說了的話,以後媽咪就不用和這種人合作!”

“你還自己剪視頻發微博。”

“我那是給媽咪的粉絲髮福利,她們那麼喜歡媽咪,不該得到獎勵嗎?”

“你……”

“你還說我,你自己還不是一樣!是誰天天和班上同學炫耀,說媽咪是最好看的明星。”

星辰終於被星光堵得說不出話,臉漲得通紅,心虛地看了蘇辭月一眼,支支吾吾地說:“我……我說的是實話,媽咪本來就最好看。”

“你還說媽咪一定會拿影後,還跟小胖為這個打架!”

星辰終於崩潰,“你怎麼把我打架的事也說了,你……不遵守約定!”

“是你自己先說我的!”星光氣鼓鼓的,將目光投向星雲:“大哥冇說我,我就冇說他。”

星雲:“……”

傻孩子,你們幾乎把各自的老底都掀完了。

他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

長長歎了口氣,星雲將準備好的平板遞給蘇辭月。

蘇辭月從剛纔就眼睛亮晶晶,聽到小寶貝們為她做了這麼多,是真的又感動又愧疚,她都不知道他們在背後為自己做了這麼多。

看到星雲把平板遞過來,她不由吸了吸鼻子,問道:“這是什麼?”

“你複出之後的計劃書。”

蘇辭月訝異,接過來看了看,發現居然是非常專業的策劃書。

將她的優點和目前所處的劣勢都分析了一遍,然後根據這些做了詳儘的計劃,從各個方麵提高她的熱度和人氣,最重要的是提高她的口碑和影響力。

這是一份相當專業的計劃書,可以說比職業經紀人做的還要更專業。

“這是你自己做的?”

星雲點點頭,又說:“星辰和星光也有幫忙。”

蘇辭月感動得不行,她說想複出,一個是她答應過韓雲,一定要複出拿個影後;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洛煙。

這次陷害洛煙的女藝人,叫趙茹雲。

是洛煙的對家,前不久剛拿到過影後,現在在圈裡的發展如日中天。

蘇辭月還聽福千千抱怨過,說趙茹雲還搶了她手底下的藝人好多資源,像是在故意針對她。

這個趙茹雲,一邊陷害洛煙,一邊還針對福千千。

蘇辭月本來就冇太多交心的朋友,洛煙和福千千是唯二兩個。

居然都叫趙茹雲欺負了,這像話嗎?

那些記者被秦南笙逼著給洛煙道歉,還供出了趙茹雲,此人口碑是有受到一定影響。

但趙茹雲背後也有靠山,很快公關部出來運作洗白,趙茹雲出來道歉賣了個慘,這件事居然也就這麼過去了。

事後秦南笙再想對付她,恐怕還得落個仗勢欺人的罵名。

這樣卑鄙無恥的女人,卻越來越紅,向來重感情又有俠義心腸的蘇辭月怎麼可能忍得了?

所以蘇辭月打算自己身先士卒,複出娛樂圈對付這個姓趙的,為她的好朋友們掃清障礙。

萬一洛煙想通了,之後再想複出,她也能為對方鋪路。

一舉多得,多好!

最重要的是,星雲在查這個趙茹雲的黑料時,發現她和楊清幽還有來往。

是那個一再針對她的楊清幽!

是那個盜取了她的身份,還妄圖將她取而代之和秦墨寒在一起的楊清幽!

之前遇到太多危機和麻煩,為了擺平孔念柔,蘇辭月等人各種應接不暇,這也讓他們忽視了楊清幽,冇能找她算賬,讓她成為了漏網之魚。

現在眼見她又出來興風作浪,蘇辭月怎麼可能放任她躲在背後放冷箭。

這一次,蘇辭月不會再被動防守,非要將楊清幽揪出來狠狠報複,送她去該去的地方!

蘇辭月複出有各種原因,卻不是真的喜歡當明星。

她冇想到,她家寶貝會這麼喜歡當明星的她,還為她的表現而驕傲,這讓蘇辭月整個胸腔都漲漲的,被孩子們對她的愛給填滿了。

就連秦墨寒也表現出支援。

“比起開道館,我還是情願你複出。”

蘇辭月聽完目露凶光:“你什麼意思?嫌棄我開道館冇出息?”

秦墨寒一看她的表情,立刻將人抱進懷裡道歉。

“我怎麼可能會覺得你冇出息?我隻是覺得你開道館太過大材小用,你明明可以運用自己的影響力去做更多的事情,鼓勵你的粉絲去學防身術,讓她們提高安全意識,不是比你在道館裡辛苦帶學生來得更快更有效果嗎?”

蘇辭月想了想,不得不承認,秦墨寒說得很有道理。

可就算如此,蘇辭月也還是不高興。

“孩子們都知道為我的複出保駕護航,那你呢?你就什麼都冇做?”

秦墨寒:“……”

他不是什麼都冇做,是他做了都不敢說。

還是星雲開口:“爹地他為你,特地開了一家娛樂公司。”

蘇辭月:“?”

“什麼公司?什麼時候開的?”

秦墨寒掃了星雲一眼,知道自己不說清楚這事就過不去,最後還是承認了。

“就前不久,這段時間我不是一直在加班嗎?”

“就是收購了一家娛樂公司。”

蘇辭月想了想,她在看新聞的時候好像是有聽說國內最大的影視娛樂公司被人收購了,卻冇想到居然是她老公的手筆。

“好像是叫天娛傳媒?”蘇辭月問。

秦墨寒發出輕笑:“現在已經改叫星月傳媒。”

蘇辭月眼前一亮:“星月傳媒?”

“嗯,你的月,孩子們的星。不同於秦氏集團下的雷霆影視,星月傳媒專門為你和孩子們服務,所有資源都傾向你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