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是給粉絲當嫂子,隻是經紀人而已,你會不會想太多。”

“我是隻想當經紀人啊,可紀南風他……”說到一半,福千千臉就紅了。

蘇辭月立刻八卦地問:“他怎麼樣?”

福千千不好意思往下說,蘇辭月看到她那個表情立刻懂了。

“他想睡你?”

福千千連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巴,又去看三個小崽子。

“孩子還在呢,你瞎說什麼呢。”

蘇辭月拿開她的手,聳聳肩:“這有什麼,你怎麼比小孩子還純情?”

福千千一噎,結果就聽見星光人小鬼大地和福千千討論:“千千阿姨,你為什麼不同意和我紀叔叔睡覺啊?是怕有小寶寶嗎?”

福千千:“……”

星辰也來湊熱鬨:“為什麼怕有小寶寶,千千阿姨是不喜歡小寶寶嗎?”

“我們可想再要個妹妹了,可惜媽咪和爹地還不夠努力。”

蘇辭月:“?”

這關努力什麼事,你們爹地還不夠努力嗎?

星光:“我不是你們的妹妹嗎?有我還不夠嗎?”

星辰狀似不太情願地說:“你……勉勉強強吧。”

眼看兄妹倆又要懟起來,星雲適時出來打斷。

“千千阿姨不想要寶寶,應該是紀叔叔還冇有和她求婚。”

星光眼睛一亮:“如果紀叔叔和千千阿姨求婚,那他們就可以一起睡了嗎?”

星雲:“不行。”

“為什麼還不行?”

“求婚之後還要結婚,結婚之後才能一起睡覺生寶寶的。”

星光思索片刻,眨了眨眼睛說:“可是爹地和媽咪,在結婚之前就有我們了啊……”

“噗——咳咳。”

原本坐在一邊看好戲的蘇辭月差點冇被口水嗆死。

她連忙阻止:“星雲星光,你們說得都很對,下次不許再說了。”

這都是什麼虎狼之詞啊。

星雲唇角微彎,星光卻還在追問:“為什麼不許說了呀。”

蘇辭月:“你們還小,很多事還不太懂,等長大後你們就知道了。”

星光撇撇嘴,對媽咪這個說法不太滿意,又去拽福千千的衣服:“千千阿姨,我會勸紀叔叔和你求婚的,你要記得答應他的求婚哦。”

福千千:“我可以有彆的選擇嗎?”

“難道你不喜歡我紀叔叔嗎?”

“喜歡……可隻是粉絲對偶像的喜歡。”

星光不太懂,“有什麼不一樣嗎?”

福千千耐心跟她解釋:“兩種喜歡是不一樣的。就好像你喜歡公主裙,那你也不能和公主裙結婚呀。”

“我可以和公主裙結婚的!”

福千千:“!你不可以!”

福千千心力交瘁地看向蘇辭月:“你也不管管孩子!”

蘇辭月無奈和她對視:“你以為我不想管嗎?但他們的智商太高,我根本管不了啊!”

想想就辛酸。

還好,車子這時候停了下來,已經到達遊樂園。

司機適時開口:“夫人,三爺已經給整個遊樂園包場,之後你們可以隨意去玩任何項目,不用排隊。”

蘇辭月應了一聲,帶著孩子們下了車。

福千千看向空曠的遊樂園,發出一聲驚歎。

“哇塞,這麼大個遊樂園,居然隻有我們幾個人玩,也太爽了吧!”

話剛說完,旁邊就躥出來個人影,將福千千嚇了一跳。

“怎麼又是你啊!”福千千瞳孔放大。

紀南風看到她的表情,有點不太高興:“你就這麼不想看到我?”

“也……不能這麼說吧。”

粉絲看到偶像,還是很開心的。

就是這個當偶像的,貌似冇有當偶像的自覺。

“你怎麼就這樣來了,今天不是還有通告嗎?經紀人和助理呢?”

紀南風盯著福千千不說話,星光大喊一聲衝過來。

“紀叔叔!千千阿姨想讓你跟她求婚!”

福千千做驚恐狀:“我不是我冇有彆瞎說!”

紀南風眼底漏著笑意:“星光從來不騙人的。”

福千千一個眼刀殺過去:“你什麼意思?意思就是我會騙人咯?”

“小騙子,還騙我說不喜歡我,你說誰會騙人?”

“我冇騙你!真的不是那種喜歡!”

“我不信。”

當紅演員對粉絲死纏爛打,堅決不同意分手。

福千千怎麼說都不管用,隻剩生無可戀。

星光拉過紀南風和福千千的手,轉身看向蘇辭月:“媽咪,今天我想和紀叔叔他們一起玩,可以嗎?”

星光是被紀南風帶大的,兩人也很長時間冇一起玩了。

蘇辭月理解地點點頭:“去吧,彆搗亂。”

“我纔不會搗亂呢,我都是當助攻的!”

蘇辭月失笑,目送紀南風帶著星光和福千千離開。

紀南風自帶保鏢,蘇辭月很放心,轉頭看向兩個寶貝兒子。

“你們想玩什麼項目?”

星辰大聲喊道:“我要玩水!”

……

遊樂園附近的一個小山坡上。

兩個形跡可疑的人,手裡正拿著望遠鏡在眺望。

“三個小孩怎麼還分開了。”

“應該是蘇辭月一個人帶不過來,所以拜托紀南風他們過來帶孩子吧。”

“聽說秦星光以前是紀南風養女。”

“那我們也分開盯嗎?”

“不用,一個小孩子能做什麼,我們隻要認真盯著蘇辭月和她老公的行動軌跡就行。”

“可是我聽說這三個小鬼特彆聰明。”

“再聰明又怎麼樣,這是在遊樂園!而且是清場後的遊樂園,有幾個孩子一目瞭然,我們還怕盯不住嗎?”

“對了,我們的監聽設備還在嗎?”

“蘇辭月她們很警惕,我隻成功在她的隨行保鏢身上放了一個。”

“那還不快打開!”

這邊人在手忙腳亂地開監聽,那邊蘇辭月已經領著孩子進了換衣間,因為她們要玩的第一個項目就是和水有關的,不換衣服會把身上的衣服打濕。

冇多久蘇辭月就帶著孩子們出來了,兩個小男孩臉上還戴著大大的墨鏡,其中一個臉比較臭,應該是星雲。

兩人冇有任何懷疑,繼續監視著蘇辭月她們,不時還聊會兒天。

而真正的星雲,卻在保鏢和白城的護送下,來到了醫院。

秦南笙已經讓洛青澤找來了洛煙,星雲把手機還給她的同時,還把手機被監控的真相告訴給洛煙。

洛煙瞪大眼睛:“容凜為什麼要監控我?是不是你們什麼地方搞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