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千千來得很快,風風火火的。

來了就抱著蘇辭月哭。

“你不知道,紀南風真的太變i態了!”

“他把我手底下的藝人挖走了!全都挖走了!”

“說隻有這樣我纔能有時間陪他,纔會把精力都放在他一個人身上。”

“你說他是不是腦子有問題,我都說跟他分手了,他為什麼還那麼執著啊?他明明是影帝啊!還是紀家人,想找什麼樣的找不到?”

“非得來糾纏我!還想逼我跳槽,我就不!”

福千千一通抱怨完,覺得口渴,蘇辭月就遞過來一大杯水。

她連忙道謝,然後咕咚咕咚一飲而儘。

“還有啊……他這段時間推掉了好多行程,不拍戲也不接通告,他的粉絲都有意見了,一直在猜他是不是找女朋友了,還有好多人說要脫粉!”

蘇辭月在旁邊默默聽著,終於忍不住打斷。

“脫粉就脫粉唄,紀南風又不是你的藝人,你操那麼多心做什麼?”

“那怎麼行?!我可是紀南風粉絲後援會的會長!他的粉絲要是大規模脫粉,豈不是顯得我很冇用?”

“紀南風自己不營業,怎麼能說明你冇用?”

“哎呀,你彆打岔!總之,我作為紀南風的頭號粉絲,絕對不允許這種情況出現!”

蘇辭月覺得有些好笑,便問她:“所以你打算怎麼辦?”

“所以我纔來找你啊!我就給你當經紀人,到時候就守在你身邊,我看他敢來找你和三爺的麻煩不!等他醒悟過來,就能乖乖回去營業了。”

“我聰明吧?”

看到福千千那得意洋洋的小模樣,蘇辭月是真不忍心打擊她。

隻得憋著笑說:“確實聰明。”

福千千笑了笑,很快又嚴肅起來。

“對了,你準備複出接戲嗎?有冇有劇本遞給你,我可以先替你把把關什麼的。”

蘇辭月朝她擺擺手:“我不拍戲。”

福千千愣住了:“啊?”

“我準備去參加一個選秀綜藝,就最近一直在預熱的,《寶藏101》,你聽說過冇?”

福千千猛地瞪大眼睛。

“真的假的,你是要去唱歌跳舞?”

蘇辭月點點頭:“你覺得我能行嗎?”

“這個……我也不知道啊,之前好像冇見過你唱歌跳舞,我就知道你演技不錯,拍打戲很擅長來著。”

“彆小看我,好歹我也上過演藝學校,像形體啊表演啊,舞蹈之類,我可都是練過的。”

隻不過她雖然考上了大學,但因為程軒那個渣男和其他原因,畢業後冇能往演藝圈發展,而是去當群演和武術替身。

在大學學到的那些,自然冇什麼用武之地。

聽到她這麼說,福千千的眼睛頓時亮了。

“我看可以!大家以前都覺得你隻是演員,現在突然跑去唱歌跳舞,觀眾肯定會有反差感,到時候對你的印象也會特彆深!”

“正好,這個節目據說是隻看實力,到時候你就用實力征服全場,順便洗白自己!”

蘇辭月笑著點點頭。

福千千越想越激動,當下便給蘇辭月規劃起後麵的路線。

“你和節目組提交報名錶了嗎?這節目快要開始錄製了,距離選手報名截止的日期也很近。”

蘇辭月倒是不清楚這個,問:“還要交報名錶的嗎?”

“要的,而且還得親自去,現場還得進行個小考覈,考覈通過了才能成為選手。”

“這樣……”蘇辭月沉吟片刻,問:“報名截止時間,還有多久?”

福千千回憶了一番,她也記不清了。

“你等我問問。”

福千千拿手機給認識的人發了條簡訊,很快得到回覆。

“明天下午就要截止了,而且101位選手的名額隻剩最後三個!”

“你要真準備去這個節目,那就得抓緊時間去交報名錶了!”

被福千千這麼一說,原本還懶懶散散的蘇辭月也開始緊迫起來。

“那……報名錶都要填什麼內容?”

“我給你下載個報名錶,到時候你填好,我們下午就過去節目組怎麼樣?”

“好。”

福千千去節目組官網下載好報名錶,然後去蘇辭月的書房列印出來。

報名錶都是些基礎資訊,蘇辭月一一填好。

福千千趁這個時間去給她準備出門的衣服,等蘇辭月換好合適的衣服出來,大門口傳來動靜。

蘇辭月轉頭看去,發現秦墨寒正從外麵走進來,看到盛裝準備出門的蘇辭月時,不由愣住。

“你們這是……”

“老公,你怎麼這時候回來了!”

蘇辭月飛快跑上前,挽住秦墨寒的胳膊。

“我們是要去交報名錶。”

她把填好的表拿給秦墨寒看,順便跟他解釋了一下這麼著急出門的原因。

秦墨寒點點頭,表示理解。

“那我送你們過去吧。”秦墨寒說。

福千千連忙擺手:“不不不,不勞煩三爺,我帶辭月過去就可以。”

“我現在是她的經紀人,應該讓我帶她去的。”

秦墨寒看看福千千,倒是對“經紀人”這個身份冇有提出異議。

他知道福千千和蘇辭月是很好的朋友,福千千也向來認真負責,如果真給蘇辭月當經紀人也挺好的,至少會替她考慮好一切。

“你們就兩個人過去,有點不太安全。等後麵助理和保鏢都配備齊全,我就不會總是跟著了。”秦墨寒淡定地解釋。

蘇辭月和福千千對視一眼,福千千當即妥協。

“行,那就麻煩三爺了。”

秦墨寒:“我送自己老婆出門,不算麻煩。”

福千千:“……”

說的也是,三爺和辭月是自己人,反倒是她這個外人不識趣了。

三人稍微收拾一下,很快就坐上車前往《寶藏101》節目組錄製現場。

“老公,你怎麼這個時候回家來了,不用上班嗎?”

在去節目組的路上,蘇辭月再次問出這個問題。

秦墨寒聲音淡淡:“我回來找你,想看看你中午有冇有乖乖吃飯。”

蘇辭月點點頭,很乖地回答:“我吃過了。”

秦墨寒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眼神中卻有擔憂閃過。

剛纔他收到訊息,容凜在白遇南準備給他進行試驗的時候,掙脫了束縛帶,用手術剪刺傷了白遇南,然後自己從醫院逃走了。

秦墨寒怕蘇辭月會遇到危險,這才匆忙折返確認她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