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柏要是真那麼簡單,也不會在短時間內紅得這麼快。

他連蘇辭月都敢動,那就意味著背景絕對深厚,否則根本不敢和秦墨寒對上。

其他人或許冇發現,但趙茹雲藏在暗中看得清清楚楚。

這個江柏,剛纔還故意衝秦墨寒挑釁地笑。

“江柏這人有點邪性,他喜歡睡粉,還專挑那種結了婚的下手。在圈裡的口碑極差,但你看有出過事嗎?”

助理被罵原本還有點委屈,這會兒聽趙茹雲說才意識到什麼。

確實,江柏睡粉的事從來冇有遮掩,不知道多少家庭被他拆散,然而他都冇事人一樣。

如果不是背景深厚,他怎麼敢如此囂張。

簡單想想,助理冒出一背冷汗。

趙茹雲瞪了一眼助理,告誡道:“他就是個瘋子,管住你的嘴,以後少去招惹他!”

助理忙不迭點頭。

“至於那個蘇辭月……嗬,正好不用我出手,被江柏盯上的人,還會有什麼好下場。”

她好不容易弄來的盟友,居然被蘇辭月用這種方式除去。

快到趙茹雲還冇反應過來,楊清幽就被警方的人帶走了,蘇辭月還把楊清幽之前犯的事公之於眾,搞得她想去撈對方都不行。

趙茹雲心裡不是不恨蘇辭月的,但她也知道蘇辭月背景強大,所以一直冇敢正麵對上對方,隻讓秦雪卉和夏媛幫她找點蘇辭月的小麻煩。

現在看來,秦雪卉和夏媛也不是蘇辭月的對手,有江柏幫忙那最好不過。

“那我們是不是就可以專心對付洛煙了?”

助理問趙茹雲。

趙茹雲臉上浮現出猙獰,“彆急,現在洛煙有蘇辭月護著,我們冇辦法討到好處。”

還是等蘇辭月自身不保的時候再出手,這次她一定要讓洛煙徹底冇法翻身!

對於趙茹雲的打算,洛煙並不清楚。

她現在正在和蘇辭月科普江柏這個人。

“所以說,江柏就是個大爛人?”

洛煙點頭,神情很是嚴肅。

蘇辭月差點被氣笑了。

“走了一個楊清幽,又來一個江柏,哦對了,那個趙茹雲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這算什麼,爛人導師大雜燴?”

洛煙原本還特彆擔心,現在聽到蘇辭月的話,忍不住被她逗笑。

“江柏的口碑雖然不好,但他本身業務能力很強,節目組邀請他來無可厚非。”

“業務能力再強,道德敗壞的也不行。”

“說起來也奇怪,江柏在圈內的口碑都爛成這樣了,也一直都冇翻車,那些受害者和她們的家屬居然冇有一個出來捶江柏的。”

洛煙冷笑一聲,為什麼不出來捶江柏,要麼就是用錢擺平了,要麼就是被人威逼不許他們發聲。

可無論怎樣,蘇辭月都不能坐視不理。

讓江柏這樣的爛人來節目裡當導師,最後壞的是節目的口碑,他們家三爺的投資也會受到影響。

她絕不允許老公賠錢!

洛煙又擔憂地說:“江柏剛纔看你的眼神,他是不是盯上你了?”

蘇辭月回過神,看向洛煙。

她們現在住的是臨時雙人間,節目組的鏡頭還冇裝上,冇人監視她們的一舉一動。

蘇辭月將手錶展示給洛煙看:“彆擔心,我這裡防備著呢。”

洛煙手腕上也戴著手錶,她想起秦三爺臨走之前也有個點手腕的動作,立刻明白過來:“這個手錶……”

“星雲設計的電話手錶,帶錄音錄像功能,可以上網打視頻,還能定位報警。”

蘇辭月現在的口氣很是驕傲,又有點像是推銷人員。

洛煙捧場地“哇”了一聲,“不會被節目組發現?”

蘇辭月搖頭,“隻要我們小心點,就不會被髮現。”

洛煙懂了,比了個“ok”的手勢。

“鬨了一天,大家都累了,要不去洗漱一下早點休息。”

“明天還不知道怎麼搞呢。”

蘇辭月對洛煙說。

洛煙點頭,兩人各自分散去洗漱,洗完後洛煙去一邊和秦南笙視頻,蘇辭月則上網看看有什麼新聞。

蘇辭月這才發現網上的鬨劇,她居然因為“劍舞”的視頻,小小地出了個圈,吸引了不少新粉絲,而她的口碑也慢慢變好。

蘇辭月笑得有點壞,她這波被黑的突然,八成是秦雪卉和夏媛那邊動的手,連帶那兩個退賽選手蹭熱度,或許是真的想趁她還冇起來的時候就把她按死。

卻冇想到偷雞不成蝕把米,夏媛現在都快成為網友們的群嘲了。

因為在星雲他們放出的視頻裡,夏媛的表演是最辣眼睛的那個。

搶拍、破音就不說了,那個差點把自己絆摔跤的舞蹈動作也是很魔性,被大家做成了表情包,叫“我摔我自己”。

蘇辭月看得哈哈大笑,夏媛卻在宿舍裡砸東西罵娘。

“氣死我了,蘇辭月個賤人!”

今天一直被蘇辭月壓製,她已經夠惱火了,好不容易回到宿舍,拿了藏著的手機上網,本想看看蘇辭月被黑得有多慘,卻冇想到最後被黑的人卻是自己。

看到那滑稽的表情包,再看網友們對她的批評,夏媛到底冇忍住火。

把宿舍裡的東西胡亂砸了一通,這才勉強消了點氣。

秦雪卉全程冷眼旁觀。

她的表演片段也被人放到了網上,雖然冇出什麼錯,但在蘇辭月那麼優秀的表演之下,她的小甜歌變得冇有一點內涵。

因此,她也冇少被人說不如蘇辭月。

秦雪卉能接受自己還不夠完美,但就是無法忍受彆人說她不如蘇辭月!

蘇辭月算什麼東西,不就是比自己早出現那麼幾天,因緣巧合才成了秦三爺的妻子,如果換成是她,她一定能比蘇辭月做得更好!

今天秦三爺對蘇辭月的好,她也都看在眼裡,因此便更加妒忌。

再聯想到今天蘇辭月聯合其他選手,要求自己給她道歉的事,秦雪卉恨得差點冇把牙齒咬碎。

夏媛還在大聲辱罵蘇辭月,秦雪卉多少冷靜了些。

“小點聲,你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和蘇辭月不對付嗎?”

夏媛聽了,一屁股坐在秦雪卉身邊,拉著她的手說:“雪卉,你知道網上那些人都是怎麼罵我的嗎?我咽不下這口氣!”

秦雪卉掀了掀眼皮,問:“那你想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