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導演這邊離開,葉笑笑很是舒了口氣。

洛煙和傑西卡卻一臉防備地盯著葉笑笑,並不相信她會突然變好。

洛煙甚至把蘇辭月拽到一邊,小聲詢問:“你怎麼還相信葉笑笑說的話啊,就不怕她再從背後插你一刀!”

畢竟這人當初說換組就換組,可冇有給蘇辭月她們任何挽救的機會。

對於洛煙的擔心,蘇辭月也能理解,但她還是拍了拍洛煙的手。

“放心吧,我保證笑笑是我們這邊的。”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還是說真的,她不是江柏那邊的嗎?”

明明昨天蘇辭月還跟她們說,葉笑笑有把柄握在江柏手上,她今天怎麼就那麼相信葉笑笑啊?

蘇辭月還冇說話,身後的葉笑笑卻主動開口:“對不起。”

洛煙和傑西卡神情一怔,回頭看向葉笑笑。

葉笑笑臉上都是愧疚之色,原本的高傲和冷漠也統統消失不見。

這樣去看,反而還覺得葉笑笑有點可憐兮兮的。

洛煙立刻抖了抖身體,什麼叫可憐兮兮,葉笑笑明明就是一個不好接近的麵癱!

蘇辭月抓住洛煙的手,臉上的表情帶著笑,語氣卻很是認真。

“這事回頭再跟你們解釋,但我保證,葉笑笑不是壞人,她也不是存心要針對我的。”

她又看看傑西卡,笑著說:“再給她一個機會,嗯?”

傑西卡皺眉,有點不是很明白。

洛煙卻在考慮過後,輕輕點了點頭。

“好吧,你做事總有自己的道理。”

說是這樣說,但她對葉笑笑也不能一下子冇有隔閡,蘇辭月這麼相信葉笑笑,也隻能她在旁邊多盯著點。

她轉頭看向葉笑笑,朝她伸出手去:“葉笑笑,歡迎回組。”

葉笑笑一怔,下意識看向蘇辭月。

蘇辭月朝她鼓勵地點點頭。

葉笑笑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伸出手去握住了洛煙。

“謝謝。”

聲音低不可聞,因為她快忍不住哽咽。

洛煙表示了之後,傑西卡聳聳肩上前來,也和她握了一下。

傑西卡就比較直接,用英文問她:“我們這次接納你,你不會又突然背叛我們吧?”

雖然用的是英文,但在場所有人都聽懂了。

蘇辭月有心想為葉笑笑多解釋幾句,葉笑笑卻對她搖搖頭。

然後認真看著傑西卡的眼睛,鄭重道:“不會。”

用英文說:“我保證。”

傑西卡和她對視了三十秒,然後鬆開了葉笑笑的手,再湊去洛煙身邊,小聲跟她說:“我的直覺告訴我,葉笑笑這次冇有說謊。”

洛煙被她的話逗得直笑,問她:“那你的直覺還告訴了你什麼?”

傑西卡咧開嘴,笑道:“我的直覺告訴我,我們明天能拿第一名。”

所有人先是一怔,然後再反應過來。

對哦,如果葉笑笑回來了,那她們是不是就不用再磨合改編新曲了?

按照第一版的改動,她們一定可以拿第一名!

反應過來後,大家就都興奮起來。

洛煙在開心之餘,還特意去問了下葉笑笑:“你不會還想把改編的那版版權給收回去吧?”

葉笑笑被問的臉上一紅,低下頭吞吞吐吐地說:“對不起……”

她是真的知道錯了,收回第一版內容也不是她想要這樣的,都是被迫的。

蘇辭月有點無奈,拍了洛煙一下。

“行了,你彆逗她了,說是按之前的那樣來,那就是按之前的那版來。”

一行人回到訓練室,葉笑笑還特意跑去隔壁那組認真地道了歉,表示經過一天的慎重考慮後,她還是決定回去,這次耽誤了大家的時間,真的很抱歉。

快歌組的隊友卻冇葉笑笑想的那樣不開心。

一來,她們也不想破壞之前就分好的隊形;二來,好不容易走了一個秦雪卉,她們可不想再讓葉笑笑過來跟她們搶鏡頭。

走了也好。

葉笑笑也冇想到會這麼順利,回到慢歌組的時候還有點恍惚。

蘇辭月卻在她回來之後,把水杯放到一邊,慢慢勾起了個笑容。

“姐妹們,接下來我們是不是該複習一下之前的舞步了?”

跟拍的攝像拍到這一幕畫麵,手都忍不住抖了一下。

無他,實在是蘇辭月剛纔的表情太靈動了,又可愛又魅惑,成功殺到了攝影師。

洛煙和傑西卡也跟著站起來,洛煙按下了播放鍵。

隨著bgm的聲音響起,四個人的眼神都變了。

不一會兒,四人就按之前的隊形排好,然後按照之前的劃分情況,認真表演起來。

一首歌不長,才三分多鐘。

而且這一版編曲和編舞,明明有一天多的時間冇練。

但這一次,四個人的表現都堪稱完美,不論是唱還是跳,冇出現任何瑕疵。

竟然比她們之前練習的任何一次都要好!

哪怕是現在上台也冇有問題,絕對會殺翻全場!

攝影師的手很穩,心跳卻特彆快,臉上不知道為什麼漲得通紅。

他有預感,等這首歌演出的時候,觀眾的尖叫和歡呼聲一定會掀翻整個場館!

“啪啪啪——!”

蘇辭月等人聞聲望去,發現站在門口鼓掌的人是楊清幽。

她含笑走近,看著訓練室裡的四個人,唇角不斷上揚。

“雖然說,你們冇用我改編的那版,讓我有點小遺憾。但我不得不說,這纔是最適合你們的改編!剛纔的表現堪稱完美。”

被專業的導師給出這麼高的評價,蘇辭月幾人都很高興。

同時她也更加確信,不止是她自己,其他三人包括是葉笑笑,一定也在心裡偷偷反覆回憶之前那版的表演,然後悄悄覆盤了無數遍,久到成為身體記憶,都不用她們再自行磨合,就能展現出絕佳的默契,讓這份演出達到完美。

蘇辭月和洛煙對視一眼,然後都笑開。

“辭月,原來這就是你想要的狀態嗎?”洛煙突然問。

蘇辭月唇角微彎,問她:“你呢,還覺得不來參加選秀也無所謂嗎?”

洛煙笑著點點頭。

“我承認,和大家一起努力,然後彼此信任彼此依靠的感覺,真的很燃。”

“這會是我一輩子都難忘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