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辭月做了個夢。

她夢見秦墨寒在大火裡麵抱著兩個孩子,拚命地衝出去的樣子。

大火燒著了他的褲腳,但他根本冇時間去管。

他抱著孩子們在大火中衝出去的時候,整個人已經筋疲力儘了。

把孩子交給醫生後,他直直地暈在了地上。

“秦墨寒……”

“秦墨寒!”

她喊著他的名字,猛地驚醒。

“做噩夢了?”

耳邊傳來男人低沉的聲音。

蘇辭月睜開雙眼,入目的陌生環境讓她整個人呆了一瞬。

過了一會兒,她纔想起來,自己昨天晚上遇見了受傷的秦墨寒,於是就跟著白洛一起照顧他。

最後她趴在他的床邊,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她抬起頭,對上的,是秦墨寒那雙深不見底的眸。

此刻,男人正靠在床頭,左邊的肩膀上還纏著紗布,右手卻在翻動著放在腿上的檔案。

蘇辭月皺了皺眉。

都這個時候了,還在工作?

這男人是工作狂嗎?

不要命了!?

她直接站起身來,一把將他的檔案抽走,“你好好休息。”

男人風輕雲淡地笑了,“一點小傷而已。”

“很多人在等著我的指示,你不讓我工作,會讓很多人失業。”

蘇辭月抿唇,“那也不能一大早就工作吧!”

她垂眸看了一眼時間,早上六點多。

“我去買早餐。”

說完,她睨了秦墨寒一眼,“吃完早餐我給你上藥。”

“在上藥之前,不許工作了,好好休息!”

第一次被人這麼管著,秦墨寒無奈地搖了搖頭,“真的冇事。”

身為秦氏集團未來的繼承人,他要承受的,除了競爭對手的惡意,還有家族競爭的壓力。

這些年,被人襲擊,被人暗殺,都是常有的事兒。

他早就習以為常了。

“冇事也要休息。”

蘇辭月抿唇,直接將那份檔案抱在了懷裡轉頭就走,“我帶著這個去買早餐。”

“砰”地一聲,房門關上。

蘇辭月真的抱著秦墨寒的檔案去買早餐了。

白洛怔怔地看著緊閉著的房門,“先生,要我現在去追上太太,把檔案要回來麼?”

男人閉上眼睛,“不必了。”

“她愛抱著,就讓她抱著吧。”

白洛:“……”

他弱弱地開口提醒,“先生,那可是海上世界過去一年的財務報表,屬於絕密檔案……”

就這麼被太太當成普通檔案拿著去早餐店買早餐……

是不是有點太不尊重這檔案的絕密程度了?

“你覺得。”

秦墨寒聲音淡淡的,“你覺得,她那樣呆呆傻傻的女人,拎著一份檔案去買早餐……”

“真的會有人認出那是絕密檔案?”

白洛:“……”

…………

蘇辭月買完早餐,順手就將那份財務報表扔到了裝包子的口袋裡麵。

買完早餐回酒店的路上,她又看到了昨天在商場遇見的小女孩。

今天的她換了一身櫻粉色的漢服,頭髮盤起來,像個古代大戶人家的小姑娘。

此刻,她正被一個保姆模樣女人牽著從酒店裡麵走出來。

小丫頭一抬頭,剛好看到正進門的蘇辭月。

“漂亮阿姨!”

小丫頭撒開保姆的手,邁著小短腿飛快地跑過來,“你也在這裡住啊!”

“我們真有緣!”

蘇辭月笑了笑,點頭,“是很有緣。”

“我叫紀星光。”

“紀唸的紀,星光的星光,漂亮阿姨你叫什麼啊?”

看著小丫頭軟萌可愛的小臉,蘇辭月的心都快化了。

她蹲下身,從口袋裡麵掏出一個小包子送給她,“阿姨叫蘇辭月。”

“我是星星,阿姨你是月亮,我們以後有可能是一家人哦!”

星光接過蘇辭月遞過來的包子,“蘇阿姨,為了感謝你的包子,我請你吃早飯吧!”

“我可以讓我紀叔叔過來跟你一起吃早飯哦!”

“我紀叔叔長得很帥很帥呢,阿姨你肯定會喜歡!”

蘇辭月哭笑不得。

這小丫頭是要給她撮合姻緣呢?

女人無奈地笑了笑,“算啦。”

“阿姨還要去陪著阿姨的老公吃飯呢,就不和你吃了。”

小丫頭眼中的光亮漸漸地黯淡了下來。

“蘇阿姨結婚了……”

“小小姐!”

這時,保姆衝了上來,一把抓住星光的手臂,“您可彆亂跑……”

“小星光,再見啦!”

蘇辭月站起身來,朝著小丫頭揮了揮手,便抬腿離開了。

星光看著她離開的方向,委屈得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她好不容易遇見一個喜歡的阿姨!

她居然結婚了!

“小小姐。”

保姆皺眉看著她手裡麵的包子,“把這個扔了吧?”

“先生說過,來曆不明的東西都不能讓您吃的……”

“你敢!”

星光抬手擦了一把眼淚,“我找新媽媽的計劃泡湯了,我就要吃這個傷心的包子!”

說著,她垂下頭,狠狠地咬了一口。

……居然莫名地有點好吃?

“周姨,我還要吃包子,去再給我買幾個傷心的包子!”

“我要十個!”

…………

蘇辭月回到房間的時候,秦墨寒已經穿戴整齊地坐在沙發上等他了。

不得不說,這個男人的恢複能力強到嚇人。

明明昨天還臉色蒼白地回來,整個人都暈了過去。

結果今天一早,就紅光滿麵地坐在沙發上,一點受傷的痕跡都看不出來。

女人將早餐一份一份地擺在茶幾上。

最後,她將那份檔案遞給秦墨寒,“給你。”

男人淡淡地將檔案遞給白洛,“收起來。”

白洛接過那份檔案,聞著上麵的肉包子味,欲哭無淚。

誰家的絕密檔案會是肉包子味啊!

早餐剛吃到一半,蘇辭月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是福千千。

“辭月,你去哪了!”

“我怎麼一大早起來都見不到你人!”

蘇辭月站起身來,一邊走一邊解釋,“秦墨寒受了點傷,我昨晚來照顧他了。”

福千千沉默了一會兒,“那你能趕回來麼?”

“我們八點鐘就要去海上樂園……”

福千千的話還冇說完,蘇辭月已經推門進來了。

在福千千震驚的目光下,蘇辭月笑了笑,“應該是來得及。”

福千千:“……”

“秦三爺怎麼會住到我們隔壁!”

蘇辭月笑了,“大概,是為了他老婆吧。”

被莫名塞了一口狗糧的福千千:“……”

“打死秀恩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