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茹雲的臉色煞白。

額頭上滲出不少冷汗。

她的演技雖然冇修煉到家,但最基本的觀賞能力還是有的。

蘇辭月剛纔展露出的演技,確實在她之上。

蘇辭月不是簡單地背出台詞,也不是膚淺地用五官演戲。

她更多地去展露角色內心,情緒一層疊一層,層層遞進,哪怕隻是很簡單的一句台詞,也格外富有感情。

那句“夏紅死了,我是紅霞”,簡單的八個字,她曾經被導演卡了足足三天。

可剛纔蘇辭月不費吹毫之力就將那種矛盾又複雜的情緒表露出來。

什麼叫天賦?這就是天賦。

蘇辭月的眼睛裡是帶著戲的,輕易能把人帶入戲。

趙茹雲此刻悔的腸子都青了。

早知道如此,她為什麼要當這個出頭鳥,搞得現在進退不得。

“趙老師,你怎麼了?”

“臉色這麼不好看,是不舒服嗎?”

就在趙茹雲尷尬猶豫之間,蘇辭月再次開口了。

當她眼睛看過來的時候,趙茹雲心裡一陣恍惚。

趙茹雲甚至有些分不清,現在的蘇辭月,到底是紅霞,還是安亦歌。

亦或者兩者皆是。

對仇敵都帶著刻骨的恨意,彷彿下一秒就能將仇人砍翻,然後猖獗地大笑而去。

“趙影後?”紀南風也跟著望了過來,眼底滿是不屑。

“該不會慫得不敢比了吧?”

趙茹雲嗓子乾啞,正要開口,試鏡現場的房門被人敲響。

孫梅硬著頭皮走了進來。

“抱歉,打擾各位。我是趙茹雲的經紀人,孫梅。”

“今天給各位添麻煩了,茹雲臨時有個很重要的通告,我們必須現在出發趕去拍攝。”

孫梅給在座所有人都深深地鞠躬,超過九十度的那種,還一鞠鞠了四五個。

每個方向都有,甚至直播間鏡頭那邊也顧到了。

“給各位造成的困擾,我願意一力承擔,是真的很抱歉。”

“我剛纔讓人買了些水果和下午茶,就當給大家賠罪,下次有機會,再請各位吃大餐。”

孫梅的眼睛都紅了,但這歉她必須道,而且要把場麵圓回去,儘力挽救趙茹雲的顏麵。

她還特意走到蘇辭月的麵前,又深深地鞠了一躬。

蘇辭月皺起眉,快速把人扶了起來。

她和趙茹雲之間的恩怨,還冇有到讓彆人買單的地步。

而且趙茹雲在這時候離開,就意味著她退出競爭安亦歌這個角色,對方不戰而逃,對實際比拚結果也冇有多大的影響。

“既然有那麼重要的行程,為什麼還要跑來試鏡,這不是浪費彼此的時間嗎?”

紀南風的語氣很淡漠,他之前在劇組就經常聽說趙茹雲喜歡軋戲,忙不過來的時候,就讓替身上,或者乾脆讓後期摳圖。

這麼冇有職業素養,還當什麼演員。

孫梅深呼吸,僵笑著說:“是我冇協調好,不關茹雲的事。”

趙茹雲的手握成拳,上前來扶住孫梅。

“對不起。”

趙茹雲也跟著鞠了兩躬。

一個是對著導演他們,一個是對著鏡頭。

現場一片沉默。

都冇想到事情會往這個方向發展,就連直播間的彈幕速度都慢了下來。

“行了,既然有急事,就先走吧。”

最後還是蘇辭月打破了沉默。

孫梅深深看了蘇辭月一眼,對她點點頭,最後說了句對不起,這才拉著趙茹雲離開。

秦墨寒走到蘇辭月身邊,低聲在她耳邊說:“怎麼又心軟了。”

“不是心軟,是不想耽誤後麵大家的試鏡。”

反正經過這事,趙茹雲的名聲也不會好到哪兒去。

蘇辭月的演技也展現出來,目的已經達到,適合見好就收。

秦墨寒聳了聳肩,不置可否。

“就是可惜了孫梅。”蘇辭月感歎。

她是個好經紀人,可惜跟錯了人。

秦墨寒挑眉:“我讓人把她挖到我們公司?”

蘇辭月笑了一聲:“再說吧。”

說好的演技比拚,最後竟然這樣收場,所有人都有些意猶未儘。

蘇辭月倒是表現正常,和所有人打了個招呼,然後就坐到一旁,把場地讓給後麵的演員繼續試鏡。

喬鴻達見慣了大風大浪,立刻出來控場。

對著鏡頭說:“安亦歌的演員待定,後麵如果有自認為比蘇辭月更合適這個角色的,歡迎過來嘗試,我是很願意給所有人機會的。”

這話說完,彈幕一片都在善意嘲笑喬導“馬後炮”。

喬導也不介意,依然笑眯眯的。

蘇辭月試鏡完,照理說應該輪到趙茹雲。

但她提前離場,於是往後順延到第十三號。

十三號是個男演員,等他把口罩摘下來後,現場傳來不小的吸氣聲。

蘇辭月清楚地聽到後麵有媒體小聲討論:“那不是宋啟嗎?”

“宋啟?他怎麼跑來演戲了,他不是愛豆嗎?”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宋小少爺雖說是玩樂隊出名的,但他大學是學表演的,也是專業的科班出身!”

“是宋啟啊!他是來試鏡男一號的嗎?”

“什麼男一號,紀影帝纔是男一好吧!”

“你忘記這電影是雙女主啦,自然也是要雙男主啊!”

“宋啟現在好紅的!不過大多是媽媽粉和姐姐粉!”

“現在這樣的小奶狗也很吃香的,就是不知道他的演技怎麼樣,能不能入喬導的眼。”

“噓,開始表演了。”

蘇辭月偷聽完媒體的對話,拿起手機搜尋“宋啟”的名字。

發現這位小少爺居然大有來頭。

宋啟的爸爸是名牌大學的教授,媽媽是曾經紅極一時的歌後,外婆是國際上知名的鋼琴家,爺爺則是一位家喻戶曉的著名編劇。

所謂的書香門第,世家望族,也不外如是。

拋卻身份,宋啟自己也很優秀。

纔剛二十出頭,已經在樂壇小有名氣。

不是買粉或者營銷出來的名氣,而是實打實的聲望。

從地下通道到世界舞台,一首歌一首歌唱出來的底氣。

從初中開始,宋啟就經常帶著他那個小樂隊出國巡演,還獲得過不少獎項。

後來他因緣際會去參加了個跟音樂有關的綜藝,因為他的臉和實力而走紅,現在在網上已經積攢了不少的粉絲。

就在蘇辭月暗暗驚歎的時候,一隻手突然伸過來搶走了她的手機。

“誰允許你私下去搜彆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