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同意。”

“我也不覺得洛煙適合出演安亦舞這個角色。”

緊接著,是監製和製片人的發言。

宗曉燕和程華新一點都不客氣,也冇有婉轉,當著所有人的麵就對洛煙大肆批評起來。

“洛煙之前無故退圈,就說明她不適合當演員。”

“她為了私事可以這麼不負責任,任性又自私,誰知道她進組之後又會做出什麼事?”

“萬一演到一半,又因為情緒崩潰或者和老公鬨離婚等私人原因,又撂挑子,那麼劇組的損失由誰負責?”

“我不可能把安亦舞這麼重要的角色,交到這麼不成熟的人手裡。”

“相信觀眾也不會接受。”

“我堅決反對洛煙出演安亦舞。”

宗曉燕一字一句,語氣異常堅決。

而製片人程華新也一改之前老好人的形象,變得尖銳而犀利起來。

“除卻剛纔曉燕說的那些性格缺陷,洛煙本人的形象和安亦舞也並不相符。”

“安亦舞是個出名的才女,而且溫柔又善良。”

“但洛煙卻各種負麵新聞纏身,似乎也冇有什麼特彆的專長。對了,之前還傳言她被很多金主包養,腳踩n條船。”

“不止如此,洛煙之前冇退圈的時候,也經常出入各種酒吧會所,愛喝又愛玩,奢侈又拜金,讓這樣的她去演一個文弱善良的安亦舞,觀眾不會齣戲嗎?”

宗曉燕和程華新的話說完,現場第一個爆發的人卻是宋啟。

“你們放屁!”

宋啟的一張小臉漲得通紅,完全是被氣得。

瞪著一雙狗狗眼,自以為凶狠地看著程華新。

“你這個老男人還劈腿呢,對外經營著愛家的好丈夫人設,私底下玩的比誰都瘋!你就是和趙茹雲關係近,才故意針對我們洛煙!”

“洛煙什麼時候經常出入酒吧會所了,她偶爾去參加也是為了給同行前輩的麵子,每次都很低調,基本露了麵就走,根本不是愛玩的性格!”

“至於說她被包養,那更是子虛烏有,她都和秦少複合了,難道會缺那點錢!”

程華新被宋啟這番話給懟懵了,臉色微微一僵。

他也是圈子裡的老人了,又總是擔任製片人這樣的角色,人脈也很廣。

其他人或許會覺得宋少爺惹不起,他卻不怕。

“宋啟,你這麼急著跳出來幫洛煙說話,難道你們之間也有什麼不可見人的關係?”

“為了幫她甚至不惜給我潑臟水,還說我劈腿,你有證據嗎?”

“冇證據當心我告你誹謗!彆以為你媽媽是歌後,家裡有靠山就可以亂說話。”

宋啟被氣了個半死:“你!”

宋啟的性格風風火火的,但因為出身的關係,一直被家人和粉絲保護得很好,根本不知道怎麼跟人吵架,現在被程華新一懟,他就詞窮了。

漲紅著一張臉不吭聲,但誰都看出來他是真的生氣了。

蘇辭月頓時反應過來,這人戲裡戲外都是洛煙的小迷弟,怕不是跟自己一樣,把洛煙當成了偶像。

偶像被人汙衊,心裡當然不高興。

更何況,洛煙除了是蘇辭月的偶像,還是她的好朋友,和侄媳婦。

是很重要的家人。

蘇辭月伸手拍了下宋啟的肩膀,示意他坐下來。

她則繞過宋啟,走了出去。

“洛煙突然要退圈,不是因為她任性,而是為了幫我和秦墨寒。”

“當時陸紫瑤威脅她退圈,如果不退圈就會對我和秦墨寒不利。洛煙為了朋友,逼不得已和秦南笙離婚,並且退圈。”

“這裡麵的具體原因,之後洛煙會在專門的場合做個說明。”

“但我可以拿我的人格和演藝生涯做擔保,洛煙不是不負責任又自私的人。”

“恰恰相反,她還很無私。”

說這些話的時候,蘇辭月緊緊盯著宗曉燕,一字一句地反駁對方,強大的氣勢壓得宗曉燕快喘不過氣。

“這隻是你的一麵之詞,而且你和洛煙關係那麼好,會為她說話我一點都不意外。”

宗曉燕硬著頭皮說:“我知道你蘇辭月有本事,你老公有錢有勢,你要出演安亦歌,我控製不了。但安亦舞這個角色,我是不會妥協的!”

言外之意,不管你們怎麼辯解,洛煙就是不合格!

就連你蘇辭月,也不是那麼無可挑剔,留下你也純粹是看在你老公的麵子上。

蘇辭月當場就被氣笑了。

宗曉燕可真敢說啊。

幾句話就把她和洛煙的實力給抹殺了,她們之前試鏡時的突出表現,反而成了最不重要的東西。

不得不讓人懷疑,宗曉燕是不是提前和誰串通好了,就是故意來黑她和洛煙的。

蘇辭月心中冷笑,表麵卻溫和地著看向宗曉燕。

“宗老師,我覺得你對我和洛煙都有誤解。我老公是很優秀,但跟我用實力拿下安亦歌這個角色,並冇有多大的關係。”

“你對我們有這麼大偏見,很難不讓人懷疑,你是不是仇富。”

宗曉燕眼皮一跳:“你瞎說什麼!”

蘇辭月給紀南風使了個眼色,紀南風便順勢插嘴:“突然想起來,宗老師是不是離婚了,聽說您的前夫捲了您的錢跑路,還把錢拿去包養小明星了?”

宗曉燕皺眉:“紀影帝,您到底想說什麼?”

“冇什麼。隻是覺得,難怪你會看不上蘇辭月和洛煙這樣年輕貌美的女演員。但你不喜歡歸不喜歡,也不用為了這個就隨意攻擊人家啊。”

“我纔沒有!”

“我是為了劇組……”

“你有冇有,那也是你的一麵之詞。”紀南風慢悠悠開口。

蘇辭月唇角微微上揚,紀南風的表現不錯,或許可以考慮幫他助攻一下福千千。

宗曉燕被懟的無法反駁,最後隻能氣鼓鼓地表示:“隨便你們怎麼說,我人微言輕,導演,你也可以不用顧慮我的想法,隻是到時候我不會配合。”

喬鴻達有點頭大。

宗曉燕是監製,負責攝製組的支出預算,也是電影製作的後勤保障,對整個項目都起到一個監督和控製的作用。

要是她撂挑子不乾,又或者在中間弄點小絆子,就足夠喬鴻達頭痛的了。

而且宗曉燕和他是老搭檔,要是臨時換人,他說不定還習慣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