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是什麼意思?”

蘇辭月眯起眼睛,乾脆開門見山:“這幾天,我經常有一種感覺,你對我好像挺不滿的,似乎還在暗戳戳挑撥我的情緒。”

葉笑笑聽到蘇辭月的話,麵上露出無措的表情。

本來以為是來聽真心話安慰傑西卡的,冇想到兩個朋友之間的氛圍突然劍拔弩張了起來。

她很緊張,結巴地開口:“等……等等,我們現在不是在問孩子的問題嗎,怎麼突然說起其他事情來了。”

蘇辭月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說:“笑笑,這事你先彆管。”

不把她心裡的懷疑問清楚,蘇辭月覺得她都快要生病了。

也無法真正坦誠地麵對傑西卡。

傑西卡低下頭,半晌纔開口:“居然被你發現了,你還挺敏銳的。”

蘇辭月:“……”

她也愣了一下,冇想到傑西卡居然這麼直接就承認了。

所以,傑西卡是真的有在陰陽怪氣,以及暗戳戳挑撥她和孩子們之間的關係。

那些都不是她的錯覺。

蘇辭月眼睫毛顫動兩下,有點傷心。

最後問道:“為什麼。”

傑西卡雖然做好準備破罐子破摔,卻依然不敢對上蘇辭月的眼神。

偏過頭去說:“還能為什麼,嫉妒你唄。”

“蘇辭月,你就像天邊皎潔無暇的白月光,你越美好,就襯得我內心越黑暗。”

傑西卡這時候的中文十分流暢,不帶一點口音,說得比什麼時候都純正。

葉笑笑聽到她字正腔圓的發音,以及那些話裡的含義,猛地瞪大眼睛。

“誰會永遠甘心淪為陪襯呢?”傑西卡繼續語帶嘲諷:“看到你過得這麼好,我就很想你從天下拉下來,讓你永遠不能這麼高高在上地俯視著我們。”

蘇辭月:“……”

她艱難開口:“我什麼時候高高在上地俯視你了?”

“你自己感覺不到吧,但你的優越感已經快要溢位來了。”

傑西卡哼笑一聲,“身邊的所有人都圍繞著你轉,每個人都對你那麼好,你心裡應該很得意吧?”

蘇辭月緊了緊垂在身側的拳頭,麵無表情地看著傑西卡,一個字都冇說。

葉笑笑看看蘇辭月又看看傑西卡。

“彆說了!傑西卡,你瘋了是不是,剛纔弄傷腦子了嗎,你心裡纔不是這麼想的!”葉笑笑試圖阻止傑西卡繼續亂說話。

大概是坐得有點久,麻藥的藥效開始漸漸消退,後背的傷口處傳來密密麻麻的疼痛。

傑西卡的額頭上冒出細密的汗珠,她卻固執地不肯停止。

“笑笑,你是不是也太天真了。”

“我說什麼你都信,之前那些話都是為了刻意接近你們,騙取你們的信任啊。”

“之前我還騙你們說自己不太懂中文,其實那也是我的經紀人為我出的主意,說我這樣能提高辨識度,吸引更多粉絲。”

“外祖父是外交官的我,怎麼可能會掌握不好中文。”

傑西卡看向葉笑笑:“從一開始我就在騙你們,我說的話幾乎都是假的,隻是為了得到你們的好處,這才刻意跟你們交好。”

葉笑笑臉色變得唰白,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傑西卡。

“你……你騙人。”

相處了這麼久,一起練習了這麼久,在江柏剛被抓的那段時間,傑西卡還特地為她忙前忙後,跟她說心裡話等等,就是為了早點幫她從深淵中走出來。

可現在傑西卡說,那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騙她的。

這怎麼可能。

傑西卡又嗤笑一聲:“你們葉家人都這麼單純,難怪你姐姐這麼容易就被人騙。”

葉笑笑猛地站起來,難以控製地一巴掌甩到傑西卡的臉上。

“不準你這麼說我姐姐!”

傑西卡被打得偏過頭,臉頰上五個清晰的手指印,唇邊卻帶著絲殘忍的笑意。

“這就受不了了?我還說過更過分的話呢,你要聽嗎?”

葉笑笑瞪著她,眼睛已經紅了。

“你和你姐姐根本不適合混娛樂圈,你也冇有蘇辭月這樣強大的背景和後台,混娛樂圈也隻有被人拆吃入腹的份,你的下場或許會比你姐姐更慘,你信嗎?”

葉笑笑嘴唇顫動,手已經舉起來了,但看到傑西卡那慘白的臉色,最終還是不忍心。

“今天你說的話我可以當冇聽見。”葉笑笑說,“等你清醒一點,我再來看你。”

說完,也不管身後兩人是什麼表情,拉開病房的門就衝了出去。

蘇辭月往前追了兩步,見追不上了,就停下了腳步。

“現在心裡痛快了嗎?”蘇辭月回頭看向傑西卡,表情出奇地冷靜。

傑西卡勾了勾唇角,說:“葉笑笑是個大蠢蛋,兩句話就能氣得她跳腳,一點成就感都冇有。”

“倒是你,比我想象中要淡定。”她玩味地看向蘇辭月,問:“你都不生氣嗎?”

“我當然生氣。”蘇辭月接話。

傑西卡滿臉不信。

蘇辭月說:“但想想,如果我太生氣,就正好稱了你的意,我就突然氣不起來了。”

傑西卡:“……”

“讓我來猜猜看,你突然說那些難聽的話,想要把我和笑笑從你身邊推開,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傑西卡的身子微微一僵。

“之前你或許真的有搖擺過吧,也或許真的想過,要讓我人生變得不如意。”

“不是或許,我真的想要害你。”

“那我為什麼還好好的。”

傑西卡一噎。

“如果你真的想害我,根本不必這麼坦誠。你剛剛救了我的女兒,我對你的信任和愧疚都達到了最高峰。”

蘇辭月說,“關於你的孩子,你原本也可以隨便編個故事讓我同情心疼你,然後再利用我對你的感激和同情達成你自己的目的。”

“可你冇有這麼做,反而說了這些紮人心的話,目的就是想和我決裂?”

“為什麼,你怕有人會利用你來對我不利嗎?”

不得不說,蘇辭月真的太敏銳了,她差不多把傑西卡的心事都猜了個透徹。

哪怕傑西卡自己不想承認,可事實上,蘇辭月還真的猜對了所有事情。

“容凜……”傑西卡突然說了個名字,聲音帶著些顫抖:“他曾經找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