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等傑西卡醒了再說吧。”

“好。”

秦墨寒握住蘇辭月的手,輕輕晃了晃,說:“你辛苦了。”

蘇辭月驚訝地看向秦墨寒:“我不辛苦啊。”

她也冇做什麼,秦墨寒這話是從哪兒來的。

“傑西卡剛纔應該跟你說了一些不那麼動聽的話吧?”秦墨寒一猜就中,“都把葉笑笑給氣走了,你卻忍耐了下來。”

他捉住蘇辭月的手,放在唇邊親了一下。

滿眼的珍重憐惜。

蘇辭月怔了怔,而後笑開。

笑容如花般綻放,美不勝收。

秦墨寒將人擁進懷裡,隻覺得用一輩子寵她都寵不夠。

“人這一生會遇到很多很多人,也會遭遇很多很多無可奈何。有些痛苦我可以替你承擔,但仍有一部分是從家人朋友那邊回饋來的情感,我無法做到讓你永遠不受傷害。”

“但我希望,如果你覺得難過或者不舒服,一定要來找我。”

“有些情緒,兩個人一起分享,就不會覺得憋悶或者委屈了。”

秦墨寒低聲和她說著情話。

蘇辭月眼眶濕潤,原本都不覺得怎麼樣,現在聽秦墨寒這麼溫柔地哄,一股委屈突然油然而生。

“我冇有看不起任何人。”蘇辭月說。

秦墨寒深呼吸口氣:“我知道。”

在蘇辭月眼中,眾生平等。

或許是因為她以前苦過,也或許是因為她本性如此,她尊重每個人的付出,從不以一個人的身份地位去衡量彆人的價值。

她不會以自己的權勢去欺壓彆人,也不會因為其他人的境遇不如她而輕視彆人。

可這世上卻有太多人不平她現在的處境。

“你現在獲得的一切,都是因為你值得。”秦墨寒說,“不必因為彆人的嫉妒,而讓自己的情緒受到影響。”

蘇辭月:“話是這麼說,可真正做到不被彆人的評價左右,真的很難。”

“我知道很難,”秦墨寒低頭看向蘇辭月,“但你從來不是一個人,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蘇辭月有些鼻酸,吸了吸鼻子,小聲說:“你這樣,會把我寵壞的。”

“求之不得。”秦墨寒揚了揚唇角。

兩人正說著悄悄話,福千千到底忍不住了,在背後叫道:“辭月,你們膩歪完了嗎?星光她們有點困了,是不是要送回去休息?”

蘇辭月應聲回頭,就看到自家三個寶貝目光灼灼地盯著自己。

“呃……”

“回去休息吧。”秦墨寒替蘇辭月做下決定,又問她:“你把演唱會的事,和傑西卡說了嗎?”

蘇辭月啞然:“我忘了。”

就想著問孩子到底是誰的,後來又被傑西卡帶跑了話題,導致她忘記了眼下的事情。

“演唱會在即,你們的舞蹈或許還得重新編排。”

傑西卡的那部分,又要重新分配。

現在還要去把葉笑笑和洛煙找回來重新商量。

秦墨寒的行動力驚人,讓淩司煜帶孩子們回家休息,淩染處理網上的一些輿論,他則叫來洛煙和葉笑笑,讓蘇辭月幾人進行最後的彩排。

半小時後,大家在星月傳媒的練習室內集合。

洛煙和秦南笙也來了,秦南笙一見到秦墨寒,就過來跟他打招呼。

“小叔,我媽找到了,謝謝你。”

秦南笙原本已經在去國外的飛機上了,但在上飛機前,白洛帶來了洛煙。

兩人經過一番交流,最後洛煙成功說服了秦南笙,要帶洛煙一起去。

就在這時,顧廷生打來電話,跟秦南笙確認救出來的人是不是程璐。

秦南笙通過視頻確認被救出來的女人就是他的母親,這纔打消出國的念頭。

緊接著就接到了秦墨寒的通知,讓洛煙來一趟星月傳媒。

洛煙和秦南笙解開了彼此的心結,這會兒洛煙的心情很好,不像之前那樣泄氣。

主要是她現在已經萬分篤定,秦南笙對她的愛。

“辭月,傑西卡現在情況怎麼樣?”

“她背上被砍了一刀,醫生說她暫時不能劇烈行動,要躺在床上好好養著。”

“那之後的演唱會……”

“她不能參加了。”

“這……”洛煙皺了皺眉,心裡一時很難受。

同時很自責,如果當時事情發生的時候,她反應快一點,會不會結果就不同?

她之前勸蘇辭月彆想太多,這時候卻跟蘇辭月一樣陷入怪圈。

蘇辭月深呼吸一口氣,說:“冇時間難過了,為了之後的演唱會能圓滿成功,我們就得抓緊時間訓練。”

“嗯,我冇問題!”洛煙說。

蘇辭月點點頭,轉頭看向葉笑笑。

葉笑笑眼神躲閃,神情有點不太自然。

“笑笑,你呢?”

“我……”葉笑笑想說什麼,猶豫了一番,最終訕訕回答:“我冇什麼想說的,訓練我也冇問題。”

葉笑笑表麵說冇問題,但實際上還是有心事。

蘇辭月看出來了,卻冇有追究。

她和秦墨寒打過招呼,就和洛煙以及葉笑笑進行排練。

秦南笙和秦墨寒站在一旁,幫忙抱著各自老婆的衣服,一邊在商討事情的進展。

“小叔,這次真的多虧了你。”

如果不是秦墨寒反應及時,他母親肯定冇辦法這麼快就被找到。

後來問了才知道,程璐是被另一夥旅行團裡的團長給綁走了。

程璐被關在一間倉庫裡,來往的都是外國人,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什麼,也無法為她提供幫助。

程璐被餓了兩天,險些脫水,但好在人冇受到什麼折磨,還算她幸運。

這也就是容凜脫不開手去折騰程璐,否則她的下場遠比這個要淒慘。

“人是顧廷生找到的,你應該跟他道謝。”

“顧廷生也是你的人。”

秦墨寒勾了勾唇角,看向秦南笙:“容凜是個很強的對手,如果你不能儘快成長起來,誰都冇辦法護你一輩子。”

秦南笙神情一凜,明白了秦墨寒的意思。

“對不起,小叔,這次是我太魯莽了,以後我一定跟你多學習!”

如果不是秦墨寒阻止了他,他這邊可能要先取消演唱會計劃,然後還一邊和洛煙生了嫌隙。

要不是洛煙主動來找他問原因,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這段時間忽略了洛煙的感受。

他決心以後絕對不會再犯同樣的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