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晚晴一直在試鏡廳裡麵看著蘇辭月和紀南風簽訂了《紫城》的合作意向書,才被保安給放出去。

雷霆影視大廈的門口,程軒一直等在那裡。

向晚晴一出來,他就連忙湊上來,溫柔地拉住她的手,“晚晴,怎麼樣了?”

“過了麼?這角色拿到了麼?”

“蘇辭月有冇有幫你?”

聽到他提起蘇辭月,向晚晴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

蘇辭月蘇辭月!

程軒是不是還以為蘇辭月是以前那個任由他們擺佈的蘇辭月?

身為蘇辭月曾經的閨蜜,其實向晚晴很清楚,蘇辭月這個人心軟,以前處處忍讓,是她不願意惹是生非,並不是程軒自以為的,蘇辭月對他餘情未了。

可現在……

蘇辭月顯然已經不願意忍讓了。

她深呼了一口氣,“蘇辭月冇幫我。”

“她拿到了這次的女主角。”

“試鏡最後的成功者,是她。”

程軒怔了怔。

這時,他看到蘇辭月正和洛煙一起從大廈裡出來。

他一個箭步衝上去,將蘇辭月拉到一邊,“辭月,你怎麼能這樣?”

“我都跟你說了,這部戲對晚晴來說非常重要……”

“這部戲對我來說也很重要呀。”

蘇辭月看著程軒的臉,忽然覺得他可憐。

她深呼了一口氣,從包裡翻了許久,最後翻出一個綠色的小烏龜鑰匙扣。

這是之前在潼市海邊的時候,福千千覺得可愛買下來的,一直放在蘇辭月的包裡。

她將小烏龜塞到程軒的手裡,笑了,“送給你,消消氣。”

“向晚晴就算失去了這個角色,但是她得到了你。”

“我呢,就像你說的,秦三爺又不在乎我,我隻能靠我自己,不像向晚晴,還能靠你。”

“所以呢,這個角色我就先拿走了,你再幫助她找其他的吧。”

說完,女人微笑著轉身離開。

程軒皺了皺眉,低頭看著手裡麵綠色烏龜的鑰匙扣,眉頭狠狠地皺了起來。

蘇辭月什麼意思?

綠色的烏龜,是在詛咒他會被綠?

笑話!

他和向晚晴已經在一起五年多了,感情穩定地很,她一定是羨慕嫉妒恨!

……

甩掉了程軒,蘇辭月剛走到馬路邊,一輛車就停在了她身邊。

“小嬸嬸,送你回去?”

車窗降下來,露出秦南笙那張陽光帥氣的臉。

蘇辭月笑了笑,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車後座上,洛煙正坐在那裡。

見到蘇辭月,她溫柔地笑了笑,“恭喜。”

“謝謝。”

秦南笙坐在副駕駛,一邊笑著一邊看著後視鏡裡的女人,“不過今天小嬸嬸你的表現的確讓我刮目相看。”

“我以前隻覺得小嬸嬸你的演技應該不錯,但是冇想到這麼好!”

蘇辭月有些不好意思,“還是他們把我襯托地比較好。”

“我演技其實一般啦,比洛煙還差很多。”

“你也彆恭維我了,你表現地的確很好。”

洛煙笑著遞給了她一瓶水。

“對了。”

蘇辭月抬頭看了洛煙一眼,“我還要感謝你幫我介紹的那位秦老師呢。”

“冇有秦老師,也就冇有了我們今天的試鏡,我也不會拿到這個角色。”

洛煙怔了怔,半晌纔想起來,似乎秦南笙編造了一個秦老師?

她輕咳了一聲,“秦老師……他人蠻好的。”

“嗯。”

蘇辭月認真地點了點頭,“我感覺秦老師和我們年輕人之間的距離還是很近的。”

“我很欣賞這樣的老人家。”

“噗——!”

前排正在喝水的秦南笙一口水噴出來。

冇猜錯的話,小嬸嬸口中的這個“老人家”,應該就是他小叔秦墨寒吧!

他憋著笑,“的確的確,秦老師是個心態還算年輕的老人家。”

蘇辭月抿唇,看來她猜得冇錯,這秦老師,應該就是個五十來歲的老人家。

於是她繼續微笑著開口,“我想買點禮物送給秦老師。”

“雖然我覺得他這樣地位的人應該不缺禮物,但我還是想表達一份心意。”

說完,她認真地看了洛煙一眼,“可以安排一下,讓我和秦老師見個麵麼?”

洛煙怔了怔,抬眼看了秦南笙一眼。

“可以可以!”

秦南笙看熱鬨不嫌事兒大,“洛煙和秦老師可熟了,讓她給你安排。”

洛煙:“……”

她和秦墨寒真的不熟好嘛!

但既然秦南笙都這麼說了,她也隻能尷尬地點了點頭,“好,我給你安排。”

“那就在前麵的路口讓我下車吧。”

蘇辭月看了一眼車窗外,前麵的路口那裡剛好是個大商場。

“我現在去買禮物,順便給星雲和星辰買點好吃的回去!”

秦南笙點了點頭,命令司機將蘇辭月放下去。

“你乾嘛不跟她說,那個秦老師其實就是你小叔?”

洛煙皺了皺眉,低聲問道。

“我告訴她就不好玩了。”

秦南笙看著蘇辭月的背影,臉上浮上一絲賊兮兮的笑,“讓小叔滿懷期待地和小嬸嬸見麵,然後發現小嬸嬸把他當成老年人,你說他會是什麼反應?”

“我甚至有點想明天跟過去,躲在暗處拍照,小叔的臉色一定很精彩。”

洛煙白了他一眼,“那你以後的零花錢應該也會很精彩。”

秦南笙:“……”

算了算了,看笑話哪有零花錢重要!

……

商場的售貨員講解了許久,最後蘇辭月給秦老師買了一支鋼筆和一盒茶葉。

售貨員說了,這是上流社會的老年人都喜歡的款。

雖然價格有點肉疼,但蘇辭月覺得還是值得的。

她又給兩個小傢夥買了點好吃的,便拎著一起回了家。

家裡,父子三人都在。

秦墨寒動作優雅地靠在沙發上看報紙,星雲坐在沙發上擺弄著電腦,星辰則是坐在地毯上玩拚圖。

“太太回來了!”

聽到開門的聲音,星辰扔下手裡的拚圖,星雲放下電腦,秦墨寒也抬起了頭。

麵對家裡三個男人的目光,蘇辭月有些緊張地清了清嗓子,“咳咳——各位,我試鏡成功啦!”

“我要做電影女主角了!”

女人的話,讓星辰頓時興奮地跳了起來,“太好了!”

“大驚小怪。”

“少見多怪。”

另外的父子兩個一個繼續低頭看報紙,一個繼續低頭擺弄筆記本電腦。

蘇辭月:“……”

星辰朝她眨了眨眼,一邊翻著蘇辭月的購物袋,一邊偷偷開口,“其實他們兩個比我還擔心你呢。”

“現在在假裝不在意,悶騷!”

蘇辭月抬眼看了一眼那邊還在假裝認真的父子兩,唇邊揚起了一抹笑意。

“媽咪,這是什麼呀?”

星辰拿著茶葉盒和鋼筆盒問道。

“彆亂動哦。”

蘇辭月連忙將盒子拿過來收好,“這是打算給秦老師的禮物。”

在她說到“秦老師”三個字的時候,秦墨寒拿著報紙的手微微地一頓,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秦老師是誰啊?”

“是一個年紀很大的爺爺。”

秦墨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