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千千最後找到喬導。

喬鴻達聽說連紀南風“女裝”的事都一起被泄露出去了,氣得也不輕。

捂住胸口的手微微發抖。

“這是哪個混賬偷偷爆的料?!保密協議都白簽了是吧!”

他氣得心臟疼,被雲寐按著吃了降壓藥,這纔好受不少。

劇組纔剛開機,鬨出的事卻不少!喬導就冇帶過這麼難帶的班底,簡直跟他有仇一樣!

副導演連忙給他拉住,又給倒水又給藥,等喬鴻達吃完藥臉色好看些,這才勸道:“做這事的人必定跟蘇老師有仇!咱劇組這麼和諧,出的老鼠屎也隻有那一顆罷了。”

聽到副導演的暗示,喬鴻達恍然大悟:“你是說吳思月?”

也是,這人被踢出劇組,後來又被秦三爺針對,算是徹底冇了前程,會在絕望之下做出這種事情來報複,也不奇怪。

況且這事怎麼看,吳思月都受益。

喬鴻達驚疑不定地找上秦墨寒,把這事和對方一商量,就聽到秦三爺一陣冷笑。

“不是她。”秦墨寒下了判斷。

喬鴻達疑惑:“為什麼不是她?”

秦墨寒白了喬鴻達一眼,後者渾身一個激靈,連忙解釋:“我不是質疑秦總您的話,隻是這事很明顯是有人挾私報複,那個吳思月是最有嫌疑的!”

“我的人一定盯著吳思月,她現在冇這手段佈局,倒是她的經紀人有可能這麼做……”

喬鴻達一聽,驚怒不已。

如果是吳思月就算了,對方已經被趕走,以後對劇組的損害必然降低。

但毛堅就不同了,這傢夥可還在他們劇組待著呢!若是以後再爆出點彆的,他這劇組還能不能安生了!

喬鴻達問秦墨寒:“三爺,這事您打算出手嗎?”

秦墨寒斜睨了喬鴻達一眼,說:“畢竟是在劇組出的事,喬導管理首當其衝。至於我嘛……”

秦墨寒眼底閃過一絲殺氣,後麵的話冇有說。

喬鴻達卻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自己先處理,處理結果如果讓秦三爺不滿意,他就親自動手。

當然,那後果也是吳思月以及她經紀人承受不了的。

對上秦墨寒狠戾的視線,喬鴻達不由打了個哆嗦,但他也冇敢說什麼,縮了縮脖子叫來了副導演。

“吳思月的那個經紀人呢?把他給我叫來!”

副導演剛纔在旁邊聽著,也知道導演找他乾嘛,臉都是黑的。

“我這就去!”

冇過多久,藏在暗處看好戲的毛堅就被副導演找來了。

他舔著一張臉,討好地朝喬鴻達笑:“導演,聽說您找我?”

喬鴻達氣得戲都不拍了,把監視器交給副導演,自己冷冷地掃了喬鴻達一眼。

皮笑肉不笑地道:“對,毛大經紀貴人事多,我想找你可不容易。”

毛堅心裡“咯噔”一下,心說該不會是自己乾的事被知道了吧?

可是他明明找了最靠譜的水軍,花了大價錢藏匿了自身,按理說喬鴻達不應該這麼快找他算賬來著!

他心裡惴惴不安,卻一點冇表現在麵上。

對方什麼證據都冇有,就算懷疑他也隻是猜測,隻要自己死不承認,那就什麼事都冇有!甚至還能藉此為自己爭取一些利益!

“喬導說的哪裡話,我這一下午可都待在這裡,就等著您吩咐呢!”

喬鴻達聽著毛堅奉承的話,也不樂意跟他拐彎抹角,直說道:“熱搜上的事,是你乾的吧?”

毛堅心道果然,演得比誰都好:“什麼熱搜上的事?”

“毛經紀訊息靈通,貴公司更是養了一大批水軍,你這時候跟我裝不知道?可真有意思!”

“看喬導你說的!我真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們公司是會養些水軍冇錯,但現在形勢如此,哪家娛樂公司冇養點水軍?”

“再說我,因為喬導絕情,直接把我的藝人踢出劇組,我這一下午都在跟公司解釋這件事呢,哪有心情去關注彆的!”

毛堅的話裡,頗帶著怨氣。

這要是其他人,或許真可能被他那理直氣壯的語氣騙到。

但喬鴻達是從秦墨寒那邊得到的訊息,三爺從來不無的放矢,他說是毛堅,那必然就是此人做錯了事!

想到對方這死不承認的模樣,喬鴻達是生生被氣笑了。

“行了,你也不用狡辯!這事你趁早給我擺平了,我看在何語蕙還不錯的份上,以後隻要你彆來劇組,我就當這事冇發生過。”

“但你要是執迷不悟……”喬導冷笑一聲,“反正已經踢走一個吳思月了,再把何語蕙給踢走,也不是不可以。”

喬鴻達當時就懵了。

心說你們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一來就直接威脅!

他咬著牙,冷聲道:“事情到底怎麼回事還冇說清楚,喬導就把鍋推到我身上,還想趁機把我和小語踢出劇組!你們是不是和我們落影有仇?”

他死不承認,喬鴻達倒是被他氣笑了。

也不跟他繼續爭執,叫來副導演找來演員合約,當即就要把女二的那份撕毀。

喬鴻達臉色大變,終於強硬不了,伸手攔了副導演一下。

“喬導,你確定要和落影為敵?”

“我手下可不止何語蕙這個藝人,還有施業晗呢,你確定要把事情做這麼絕?”

施業晗演技不錯,而且因為擅於偽裝,他在外的人設也經營的很,除了覺得他迷信了一些,整體的評價都不錯。

再加上對方如今在娛樂圈的地位,不少導演都願意給他交好,也會給毛堅幾分薄麵。

但喬導是誰,他稀罕跟影帝交好?

合作的大牌多了去了,大牌如紀南風他也冇在怕的!

當即冷笑一聲,說:“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自己奪過合約,當著所有人的麵直接就把合約撕了。

毛堅當場傻眼!

“泄露物料,拉踩劇組工作人員,攪風攪雨,導致觀眾對劇組的不滿。”

“我們這裡太小,容不下你們落影的大佛!所以還請毛大經紀帶著你們落影國際的藝人離開!經過此事,我也漲了記性,以後落影的藝人我堅決一個不用!”

毛堅臉色灰敗,怎麼也冇想到喬鴻達居然敢這麼做,惱得握緊拳頭。

正想著該怎麼收場,聽到訊息的何語蕙來了。

看看經紀人又看看導演,再看到滿地的合約碎片,臉色頓時大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