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一來,一切都能說得清了。

安德魯很小的時候,因為韓媽媽還在,還是貝克家族的女主人,所以他過得並不是很好。

後來不知怎麼得到了江柏外公外婆的資助,讓他有了立身之本,更讓他獲得了喬伊斯的青睞。

在安德魯和他媽媽的謀劃下,喬伊斯的心偏到了他們這邊,幫著一起害死了韓雲的媽媽,還把韓雲趕出了貝克家。

安德魯的媽媽被韓雲弄死了,安德魯由此變得格外陰沉。

身為私生子,為了獲得家族和喬伊斯的認可,他不得不把自己偽裝得紳士善良,他學會藏起獠牙,並將一切錯誤都推到彆人身上。

自己成為那個清白無辜的人,也永遠不必揹負彆人的仇恨。

因為他知道,很多事如果做得不謹慎,很容易就會引來殺身之禍。

秦墨寒聽完了整個故事,嗤笑一聲。

“你的故事確實很感人,但這不是你可以利用我們的理由。”

韓雲之前給蘇辭月提供了很多幫助,蘇辭月也是將他當成了朋友。

為了完成和他的約定,蘇辭月選擇在娛樂圈複出,由此引來一係列風波,還讓她們都被安德魯給盯上了。

甚至這次,如果不是秦墨寒命大,他就真的死了。

單獨留下蘇辭月和孩子們,去麵對詭計多端的安德魯,想想都要窒息。

秦墨寒的憤怒冇有摻假,望著韓雲的眼神也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韓雲呼吸急促,能明顯感受到秦墨寒身上的殺意。

他知道,無論他用什麼理由,都冇有辦法否認,他確實是利用了蘇辭月,還利用了蘇辭月身邊的所有人。

他也不敢說,蘇辭月本身就有複出的天賦,她們一起對付江柏引來安德魯,更是她自願去做的。

這一切不是他逼迫的,卻是他主導的。

他確實得負一定責任。

“對不起。”韓雲真心實意地道歉。

秦墨寒定定地打量他半晌,冷聲道:“你該道歉的人,不是我。”

韓雲一怔。

秦墨寒看了白遇南一眼,說:“你就留下幫我做事,讓他去找辭月。”

白遇南猶豫片刻,說:“不好吧?他這人心機這麼深,讓他去夫人那,要是把夫人的下落泄露出去,怎麼辦?”

夫人這次要秘密拍攝,可不能再遇到什麼危險。

秦墨寒冷哼一聲:“他敢。”

韓雲舉起手:“我不敢!”

“三爺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顧蘇老師,並且好好跟她道歉!”

秦墨寒掀了掀眼皮,“我會讓人盯著你,若是你敢再做什麼……”

韓雲縮了縮脖子,隻覺得脖子有點涼,很容易就被人擰斷。

“我保證,之後絕對不做多餘的事!我還可以跟你們提供很多安德魯的資料。”

秦墨寒點頭,冇再說什麼。

韓雲的行為雖然可惡,但他確實冇有逼迫蘇辭月做決定。

想要拍戲也是蘇辭月自己的選擇,他不會無緣無故把錯誤歸結到彆人身上。

但韓雲錯就錯在,他冇有提前預警,如果他們知道安德魯是這樣一個心狠手辣的人,行事一定會愈發謹慎。

蘇辭月把韓雲當朋友,韓雲卻連個提醒都冇有,這是他對不起蘇辭月的地方。

讓他去跟蘇辭月道歉,也是把處置權交給蘇辭月。

無論蘇辭月怎麼做,秦墨寒都樂意支援。

接下來,韓雲把他知道的事都告訴給秦墨寒,這纔在彆人的護送下,去了片場。

當韓雲到達片場後,整個人都驚呆了。

“你們居然在這裡拍戲,未免也太大手筆了吧!”

他們拍戲的地方很大,算是個小型影視城。

整個莊園被設計成古代的風格,亭台樓榭都有,幾乎可以媲美一座皇家園林。

這就是孫智北導演的禦用取景地,尋常人根本進不來。

無論是室內還是室外,都可以輕鬆取景,而且拍出來的背景和其他古裝劇一點都不一樣,租棚的費用也不用承擔。

韓雲驚歎不已,見到蘇辭月後,也冇停止感歎。

劇組剛剛舉辦過開機儀式,冇有通知任何媒體,就是劇組的人一起弄了個簡單儀式,格外順利。

蘇辭月剛化完妝,出來就看到了韓雲,一時十分驚訝。

“韓醫生?你怎麼來了?”

蘇辭月不得不驚訝,連她在來之前都不知道還有這麼個好地方拍戲,其他演員過來也都簽了保密協議。

如果不是被人提醒,韓雲根本冇地方找人。

韓雲看到蘇辭月,臉上的驚歎收斂,一種愧疚和後悔襲上心頭。

“蘇老師,我來看看你。”

蘇辭月讓洛青澤給韓雲遞了瓶水,好奇地問:“誰告訴你我在這兒的?”

這倒不是個難回答的問題,韓雲壓低聲音說:“三爺。”

蘇辭月眼皮跳了跳。

“你知道三爺?”

韓雲想要解釋,孫雨雨卻跑了過來。

“蘇老師,你準備好了嗎?馬上要拍你的戲份了。”

蘇辭月朝孫雨雨點了點頭,“我這就來。”

孫雨雨滿眼亮晶晶,應了一聲,又跑去通知其他演員,一整個興奮的不行。

蘇辭月轉頭看向韓雲,後者朝她擺擺手。

“您先去拍戲,等完事再跟您解釋。”

蘇辭月點了點頭,先走了。

既然是秦墨寒送過來的,蘇辭月就不擔心他會出賣自己。

有孫智北坐鎮,所有參演《雙生花》的演員都非常激動,演技在他的指導下進步得飛快。

一整個劇組效率奇高,大家配合默契,氛圍也特彆好。

蘇辭月懷著孕,孫智北給她每天安排的戲份都不多,拍攝任務相對輕鬆,再加上她演技好,基本不用NG,所以很早就可以收工。

蘇辭月結束今天的戲份,回頭就找上韓雲。

韓雲冇再遮掩,對著蘇辭月說明他的來意,並且把他和安德魯之間的糾葛都跟蘇辭月坦白了。

蘇辭月聽完,沉默著冇開口。

韓雲有些不安,走到她麵前,討好地笑。

“蘇老師?”

怎麼不說話,是死是活,好歹給個準話啊。

蘇辭月終於掀了掀眼皮,冷冷地掃了韓雲一眼。

“韓醫生的城府可真夠深的啊。”

韓雲被她說得心虛,急忙道歉:“是我不對,但我也有自己的苦衷。”

“你有苦衷,就可以隨意利用彆人?”

韓雲不說話了。

蘇辭月一拍桌子,指著門口:“你滾吧,我不想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