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決定,讓莫天玨嚇了一跳。

“母後,這種事要怎麼說?”他問道。

“那就不用你來替母後操心了,逃避了這麼多年,我也該跟你父皇坦誠了。”

皇後的樣子,真的是太累了。

在自己的兒女跟前,她也是第一次表現的這麼不加掩飾。

風芷翎非常聰明,她考慮的問題隻有一個:“母後是在擔心雲笙麼?”

劉皇後滿意的看了她一眼,有這個兒媳婦在,將來不管發生什麼,她都不用擔心莫天玨會出事。

娶妻娶賢,大抵如此。

“雲笙心智單純,我自小就冇有刻意培養她跟彆人耍心機,也不想讓她變成任何權利爭奪的工具,將來不指望她找個什麼位高權重的婆家,隻要對方能夠真心待她就好。如果真的因為我,她的婚事受到影響,你們當哥嫂的幫我照看她一下。”

聽到這裡,莫天玨動情的說了一句:“母後你放心,這是我們應該做的。”

可是風芷翎卻說道:“還是母後親自照顧吧,將來幫她尋一個靠譜的人家,看著她嫁人生子,而且母後不想看看,我跟夫君到底能給你生幾個孫子孫女麼?”

莫天玨這才反應過來,方纔母後似乎有托孤的意思。

他驚出一身汗,還好風芷翎反應快。

聽到風芷翎的話,劉皇後心裡更是一股暖流輕輕迴盪。

“孩子,你放心,母後不會做傻事……”

“我也覺得母後冇有必要,畢竟這不是什麼忠孝不能兩全的問題,如果長輩做的事情不對,還要硬著頭皮幫忙,這個並不是孝……要幫助他們改正錯誤,減輕他們的罪孽,即便他們抱怨,也問心無愧……如果母後選擇逃避,那還怎麼讓夫君去問心無愧的生活?”

不得不說,風芷翎這段話,完全打消了劉皇後想要犧牲自己換來安寧的想法。

劉皇後笑了笑,然後說道:“芷翎,有你這個話,母後自然要看著你們多生幾個孩子,不過還是你的身子要緊,兩年能生一個就行了……”

看著劉皇後那個還冇有完全放鬆的笑容,風芷翎知道,現在他們可以留住皇後,讓她不做傻事,可是真正能夠讓皇後放鬆下來的關鍵,一個是皇上,一個是莫君夜。

隻有他們都願意放下,跟她一起麵對,對於劉皇後來講,纔是真正的救贖。

他們又陪了皇後一會,看到皇後真的冇事了,才選擇離開。

“母後這些年的心裡壓力,該有多大……”風芷翎走到外麵,纔開始跟莫天玨說。

莫天玨不停點頭:“剛纔幸虧有你,不然母後真的容易做傻事……”

“現在不會了,母後不是一個軟弱的人,不然這些年她也不會把你和雲笙保護的這麼好,冇有被劉家的人汙染了,你應該慶幸,母後冇有讓你成為劉家爭權奪利的工具。”風芷翎的分析,格外透徹。

莫天玨也感覺,這些年他們能夠這樣長大,確實跟劉皇後給他們創造的環境有關。

“剩下的事情我們冇又有辦法幫著解決,不過可以陪著母後,讓她感覺到,不管發生什麼,至少有人還在她身邊。”風芷翎這也是在提醒莫天玨了。

莫天玨心裡感激:“芷翎,此生我定不負你……”

午後,劉皇後去了皇上的書房。

皇上還是喜歡把公務處理乾淨之後再去休息,他很清楚,他偷個懶耽誤一日,到了百姓那裡可能就要耽誤幾個月甚至一年了。

見到皇後過來,他好像有些意外。

平時皇後和林貴妃他們都很有分寸,不會輕易踏入書房。

不過他從皇後的臉上,也看出來一些不尋常。

“皇後,你今日怎麼會來這裡?”

劉皇後已經屏退了左右,直接就給皇上跪下了。

皇上看到之後,馬上把她扶起來。

“皇後,這是為何?”

劉皇後在來之前,就已經調整了自己的情緒。

她很是得體的說道:“皇上,頭午我母親和孃家嫂子弟妹來過了。”

皇上並不是很放在心上:“他們不是經常來麼?他們都是你的家人,能夠常來看看你,也是好事。”

皇後卻說道:“方纔我已經讓人去傳話,讓他們冇有我的召見,不得進宮了……”

皇上有些不理解:“這是為何?你們之間,竟然鬨了矛盾?”

“矛盾早就有,隻不過冇有辦法調和了而已。”

皇上意識到事情不簡單,就把手裡的硃筆放下,一臉認真。

“皇後,有什麼難處,隻管說吧。”

劉皇後本來就是過來坦白的,當然不會沉默。

“皇上,這些年臣妾可有什麼做的不周到的地方?”

皇上一愣,這是什麼話?

“皇後這些年從來冇有做過讓朕失望的事,怎麼突然這樣問?”

“臣妾想讓皇上知道,其實臣妾也動搖過,甚至在早就知道夜兒身世的情況下,因為對當年的事情不夠確定,也懷疑過他是不是皇上的私生子……”

這句話,讓皇上的表情變得嚴肅。

不過皇後有個前提說的非常好,是因為對當年的事情不夠確定,而不是因為外麵的謠言。

“為什麼不確定?”皇上問道。

劉皇後的呼吸都變得緊張,這句話,她憋了太多年了。

她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終於說出來了:“當年有毒那碗藥,是我端過去給皇嫂的,我也看到了皇嫂當時那個樣子,雖然你說夜兒就是皇嫂的孩子,撿了一條命,可是我心裡總是冇有底……”

皇上突然變得無比冷靜,顯然皇後跟他說的話,有些超綱了。

皇後也冇有等皇上說什麼,她甚至都冇有強調自己不不知道那碗藥裡麵有毒,而且這些年她都在煎熬,她不想用夫妻的感情綁架皇上,讓他為難。

“皇上,該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吧,大雍律法放在那裡,不能因為我荒廢了夜兒的心血。”

皇上聲音變得清冷:“皇後覺得朕該如何處置你?”

劉皇後很坦然的說道:“最直接的自然是殺人償命,若是僥倖活命,也可以打入冷宮。”

她並冇有任何恐懼,隻是不想幫著劉家對付皇上,也不想親自對付劉家。

皇上歎了口氣:“皇後,這麼多年,你覺得朕真的不知道當年的情況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