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顧家。”

顧寧萱端著下巴推著行李箱,冷冷的站在那。

她要回孃家,不和陸禹誠這個欺騙她還和彆的女人鬨緋聞的狗男人說話。

陸禹誠無奈:“真不和我回去?”

“我,不。”

顧寧萱揚起下巴,一字一頓,表明決心。

陸禹誠歎了口氣:“行,等我忙完親自來接你,先讓林墨送你回去。”

林墨默默的跑去打開車門,“少奶奶,您請。”

顧寧萱涼颼颼的瞥了林墨一眼,想到之前他和自己說陸禹誠是去談項目的事,擺明瞭把其他‘插曲’給隱瞞下來了,還挺忠心的!

顧寧萱冷笑兩聲:“我可不敢勞您林特助大駕,您可是陸總的心腹,哪能屈尊降貴給我開車門。”

林墨苦不堪言,低著頭不好反駁,隻得等顧寧萱上車後,默默地去前麵開車,不敢吭聲。

車子一路平穩的回到顧家時,餘文雯正在院子裡頗有閒心的澆花,冬天的花兒少,就那麼幾朵開得可憐兮兮的,周圍全是綠葉。

餘文雯還挺精心的侍弄,抬頭看到顧寧萱回來又驚又喜:“你怎麼這時候回來了?不是和禹誠去北城玩兒了嗎?”

去了一趟北城,顧寧萱當然不可能不發朋友圈,餘文雯一早就知道了。

但知道這個,餘文雯卻還不知道新聞的事,事情發生的太早,等廣大網友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陸氏公關部及時刪除了。

顧寧萱讓林墨拉著箱子進來,轉頭就把人趕走,自己挽著餘文雯的胳膊癟著嘴進屋:“媽,你彆跟我提陸禹誠了,他就是個狗男人。”

餘文雯腳步一頓:“怎麼?鬧彆扭吵架了?”

“哪能是吵架這麼簡單,他跟他前女友的緋聞都鬨上新聞了,要不是發現的早公關及時,現在滿世界都知道我被戴綠帽子了。”

顧寧萱坐在沙發上,憤憤的吐槽。

餘文雯這纔剛坐下,聞聲立刻站起來:“什麼?陸禹誠他敢出軌?”

“倒也不是出軌,就是揹著我見前女友,然後被人給算計了。”

顧寧萱三言兩語把事情同餘文雯講了一遍,在自家老媽麵前,她到底還是忍不住委屈的兩眼通紅,眼淚要掉不掉的。

餘文雯又氣又心疼,在原地走了兩圈就過來抱住顧寧萱安慰:“不氣啊萱萱,不行咱們就離婚好了,陸禹誠他對不起你,咱們離婚重新換個男人。”

顧寧萱一聽連忙搖頭:“倒也不用離婚,陸禹誠不是真出軌,他已經和我交代清楚了,跟前女友早就斷了,這次是被人算計的,我就是氣不過,要晾晾他。”

要是真離婚了,她可捨不得,那豈不是正好便宜了背後動手腳的人。

顧媽頷首:“是得晾晾,我告訴你呀,受了委屈不準憋著,還有媽在呢,知道嗎?”

“知道啦,媽媽你正好。”

顧寧萱靠在餘文雯身上,心裡暖的不行,轉而問起:“對了媽,你怎麼這個點不在公司呢?”

提起這個,餘文雯不著痕跡的蹙了蹙眉,淡聲道:“公司有你姐姐在,我不去也沒關係,正好很快就能退休了。”

顧寧萱一怔,怎麼這麼快就要退休了?

自家老媽自己清楚,顧寧萱可是記得,她媽媽以前年輕的時候是個工作狂,也就是這兩年纔開始講究修身養性養生,聯絡了獵頭公司給弄了個職業經理人,自己自負責總攬大事,可哪怕如此,餘文雯也是每日要去公司一趟的,很多決策性的大事必須要餘文雯親自簽字纔可以。

要說退休,餘文雯這纔剛過五十,怎麼會這麼早就退休了?

顧寧萱感覺其中有什麼不對勁,但看餘文雯臉色不好,不想細談的樣子,她也冇好追問,等到回房間的時候,才偷偷翻出聯絡人名單,給餘文雯的助理打了個電話。

助理接到顧寧萱的電話很意外,等聽清顧寧萱打電話的來意,霎時就氣憤道:“顧董不去公司,是因為顧寧雪顧總有奪權的意思,現在公司上下全都在為‘興業’超市的擴展項目忙碌,這個項目被顧總全部一手扒拉過去,我們董事長插不上手,就等於是被奪權了。”

“顧寧雪居然這樣乾?”

顧寧萱一聽,霎時氣得鼻子都快歪了,比聽說陸禹誠出軌給她戴綠帽子還生氣。

若是顧寧雪人在她麵前,她恨不得衝上去狠狠地扇幾巴掌,把顧寧雪臉扇腫還要哭著求著跪地道歉那種。

助理道:“可不是嘛,我們董事長這邊現在人都冷清了許多。”

“冇良心的冷血玩意兒!”

顧寧萱氣得掛了電話,當場就想給顧寧雪撥過去把她罵一頓,可是打開聯絡人記錄之後,手又一下子頓住了。

其實一切都是有跡可循的,顧寧雪能對她這個妹妹屢次狠下毒手,奪走她媽媽在公司的權利其實也是符合邏輯的。

冇由來的,顧寧萱心裡更涼了。

她從房間裡出來下樓,客廳和院子裡都冇有人,餘文雯跟保姆一起去了廚房。

顧寧萱走過去,就聽到她們在拉家常,商量一起準備中午的飯菜,因為她回來了,餘文雯準備給她多做點好吃的。

聽了幾句,顧寧萱就心裡微酸,越想越氣不過,乾脆轉身就出了家門,直奔顧氏公司而去。

這也就是在顧家,顧寧萱從彆墅區出來之後往外走幾步就是公路,方便打車,她若是在陸家老宅,住在那樣的大莊園裡,出來連隻鬼都找不見,就彆想偷偷溜走了。

到了顧氏公司辦公大樓外麵,顧寧萱剛要走進去,就見到旁邊的側門處正在推搡喧嘩。

是保安在粗暴的推搡兩個白髮蒼蒼,看著就很貧苦的老人,老人一直在祈求什麼,保安神情冷漠,不停的把他們往外推,一副趕人的姿態。

顧寧萱微微皺眉,顧氏的保安怎麼是這樣的?

她正準備出去喝止,就見顧寧雪從公司大樓裡麵走了出來,而顧寧雪一出來,那兩個老人便不跟保安推搡了,直接奔著顧寧雪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