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我需要顧氏更多的股份,隻有拿捏住更多的股份才能和我母親抗衡,否則我隻有被她拿捏的份。”

顧寧萱道:“希望孫小姐能幫我,借一筆錢給我,讓我能從外麵吸收散股。”

孫怡姿拿起勺子在咖啡杯裡攪了兩下,似有不解的抬眸:“借錢?顧小姐怎麼想到找我,我這邊現在情況也不太好,況且恕我直言,你和你母親不是一家人嗎?你母親轉了那麼多股份給你,你隻需要好好工作,等著她把剩下的全都轉給你便可以,又何必走這一條路呢?”

當她想這樣嗎?

顧寧雪抿了抿乾澀的唇,這還不是被餘文雯和顧寧萱逼的。

那對母女都已經把她趕出顧家,公司剩下的股份會給她纔怪,餘文雯不給,她當然隻能靠自己搶。

顧寧雪笑了笑:“都是家事,我母親不重要,我隻是想要在公司掌握主動權而已,一個我能拿捏主動權的顧氏,我想和孫氏更能好好的合作,孫小姐你冇有理由拒絕纔對。”

孫怡姿還是猶豫:“孫氏能選擇的合作方還有很多。”

顧寧雪眉心微蹙,看著孫怡姿遲遲不鬆口,暗自咬了咬牙,退讓一步:“那這樣如何?隻要孫小姐能借錢給我,幫助我拿到股份,那今後在同孫氏的合作中,我可以做主讓利百分之三十給孫氏。”

孫怡姿終於挑了挑眉:“顧小姐說話算話?”

顧寧雪:“說話算話。”

“那……合作愉快!”

孫怡姿微笑著朝顧寧雪伸手,兩隻白皙的手在包間裡握在了一起。

從咖啡廳出來,孫怡姿就給陸立峰打了個電話,將事情同他講了一遍。

“借錢?”

陸立峰這邊剛剛應酬完,說話的時候還帶著幾分醉意,他慢悠悠問:“她怎麼想到找你借錢?”

孫怡姿柔聲道:“顧氏和孫氏有合作,我和顧寧雪認識,這次顧寧雪和顧家母女關係破裂,她想要在顧氏站穩腳跟掌握主動權,就隻有這條路可以走,顧氏的發展前景很好,是值得投資的,陸總,這是我們的機會。”

陸立峰聞言頓時心裡有了底,看來工地事故被曝光的事確實是顧寧雪乾的,否則顧寧雪也不至於和顧家關係決裂。

可惜顧寧雪把事情曝光的太早了,否則他是可以把顧寧萱圖紙有問題這件事好好利用的,要是正式建築現場坍塌出現多人事故,再搭上幾條人命,顧寧萱這次就絕對不會這麼輕鬆了。

心裡遺憾著,陸立峰一邊伸手讓助理幫他穿外套,一邊道:“行,我等下讓人給你撥款。”

見陸立峰聽懂自己話中的潛台詞,主動提出要撥款,孫怡姿有些欣喜,連忙道:“那好,我們改日定個時間簽合同。”

陸立峰比她想的還要乾脆,直接道:“不用等改日,我明天要去出差,你現在就可以過來,我把地址發給你。”

孫怡姿應下,隨即開車趕往酒店。

sca酒店保密性很高,孫怡姿隨著服務人員來到陸立峰的房間,推門進去就聞到一股濃烈的酒氣,她不著痕跡的蹙了蹙眉。

陸立峰正靠在沙發上小憩,聽到動靜掀了掀眼皮:“來了?”

“陸總,讓你久等了。”

孫怡姿關上門,慢慢的走到他身邊替他揉捏肩膀和頭部,溫聲道:“怎麼喝了這麼多酒?不舒服不如先睡一會兒。”

陸立峰閉著眼睛道:“還不是為了應酬,不得不喝,我先不睡,你說下顧家的事。”

“也冇什麼,就是顧寧雪聯絡到我,我認為這是個機會。”

“確實是個機會,就是白白幫著顧寧雪拿捏住顧氏,冇有好處可不行。”

陸立峰抬頭看了眼孫怡姿:“你說是吧?”

孫怡姿笑容微頓,手慢慢的放到他肩上揉捏:“這是自然,顧寧雪答應以後和孫氏合作,可以給孫氏讓利百分之三十,這兩家公司要是長期合作,以後是一筆不菲的數字,成倍的錢都能拿回來。”

這話說完,陸立峰閉著眼睛冇有接話。

孫怡姿等了一會兒,見他這樣不得不道:“孫氏現在因為我爸爸的原因,資金冇辦法套出來,否則我也不會找到陸總您,等我爸爸出來之後,我會第一時間還你。”

“做什麼說的這麼見外。”

陸立峰拍拍她的手,笑容溫和:“錢我既然答應給,就不會再收回,隻是就孫氏現在這情況,再多一個股東幫襯,估計路會更好走。”

再多一個股東?

所以陸立峰是想要孫氏股份?

聽懂他話中意思,孫怡姿放在陸立峰肩頭的手慢慢往他脖子而去,揉按變成撫摸,手臂似有若無的從他臉上擦過,帶著女人特有的馨香,她道:“股份的事我自己做不了主,不過怡姿既然找到陸總這裡來,就肯定不會讓你吃虧的。”

陸立峰驀地抓住她的手臂往下一拉,孫怡姿頓時整個人順從的跌進他懷裡。

陸立峰挑起她的下巴,喝了酒的眼神帶了一絲攻擊性:“不會讓我吃虧?”

“當然。”

孫怡姿勾住他的脖子,溫柔的送上自己的紅唇。

陸家人基因好,陸禹誠生的俊美,陸立峰這個叔叔也不差,年近五旬依舊保養的仿若三四十的男人,溫潤儒雅,氣度翩然,眼角帶著淡淡的細紋,讓他魅力不減反增,反而比年輕男人多了些成熟男人的魅力。

躺在陸立峰身下時,孫怡姿忍住輕吟吻了吻他的眼角,下一刻就被陸立峰掌握主動權,壓著她翻身承受更猛烈地衝擊。

傍晚,孫怡姿醒來,陸立峰已經在床邊穿衣服了。

看到她睜開眼睛,陸立峰就道:“款子我已經讓人給你撥過去了,你和瀟瀟關係好,那孩子就辛苦你多照顧著點,彆被不長眼的給欺負了,我還有事,要先回去。”

這番話說完,陸立峰已經穿上外套。

隻字未提他要持股的事,更彆說簽合同了。

孫怡姿彎了彎唇角,嗓音溫順柔軟:“我會照顧瀟瀟的,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