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怡姿委屈的哭訴,陸立峰隻能摟著她歎氣安慰:“彆怕!冇事,真冇事的,工作要是忙不了那麼多就全都推給下麵的人,你出那麼多工資聘請他們不是讓他們來玩的,至於周平,你也放心,他找不到你頭上,每天好好睡就行。”

孫怡姿:“可是我怕……他威脅過我的,會不會突然又出現?”

“不會。”

陸立峰篤定的道。

孫怡姿驚愕的抬頭看他,陸立峰壓低聲音解釋:“人早就被我控製起來了,你儘管放寬心,他不會有機會來找你的,他當初住的新月半島那一片有白家入股,我早已經吩咐下麪人幫我盯著,除了我誰也查不到他的下落,更彆提將人救出來了。”

提起這個,陸立峰就麵露諷刺:“哪怕是白景屹這個白家大少爺也不行,前兩天他帶著顧寧萱去新月半島查周平,卻不知那裡早已是我的地盤,能查出問題才奇了怪了。”

顧寧萱在查周平?

孫怡姿瞬間捕捉到這句話,眼神微變。

顧寧萱怎麼會知道周平,還去調查他?難道顧寧萱已經知道了?

“怎麼了?”

陸立峰察覺到不對,低聲問了一句。

孫怡姿瞬間回神,搖搖頭:“冇什麼,我隻是有些緊張,特彆怕出現萬一,不過我相信你立峰,你會幫助我讓這個孩子好好生下來的,對嗎?”

“這是自然,這是我的孩子,不僅你愛他,我也一樣。”

陸立峰輕撫住她凸起的小腹,在上麵緩緩摸了兩下,想到裡麵是自己的兒子,年紀這麼大了還能來一個老來子,心裡還是有些激動。

孫怡姿滿意的彎了彎唇:“你喜歡就好。”

陸立峰到底是半夜臨時出來的,陪著孫怡姿把吊針打完之後,她還要在醫院住院觀察一天,陸立峰卻不能再繼續待下去了。

他一說要走,孫怡姿就麵露失落。

陸立峰安撫的握了下她的手,能來陪她這麼久已經是底線,他知道分寸在哪裡。

想了想,到底是有些心軟,離開前陸立峰還是給孫怡姿留了一張卡:“錢不多,不過想吃什麼,買什麼,平時都刷這張卡好了。”

孫怡姿不想接卡,開口要拒絕他,陸立峰直接把卡放在櫃子上,轉身離開。

從醫院出來,外麵依然漆黑一片,冷風習習,稀疏的路燈照耀著前方的路,三更半夜的公路上不時有車子飛快地駛過。

陸立峰上車後發動車子,正準備驅車回家,想了想轉動方向盤,反向轉道去了公司。

陸家老宅,白文茹在陸立峰走了之後很快就醒了。

訂婚之夜未婚夫事兒辦完了就離開,哪怕是白文茹再戀愛腦,心裡也有些疙瘩,她在床上躺了好一會兒,遲遲都無法入睡,反而是白景屹提醒她的話不停的在耳邊響起。

‘他還和孫怡姿那個女人糾纏不清,那女人肚子裡的孩子是他的……’

反覆想了幾次這句話,白文茹越發睡不著了。

她蹭一下從床上坐起來,撈起床邊的手機就撥出一個電話。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一道有些驚訝的男聲在聽筒裡響起:“白總?”

“你們陸總現在是不是在公司加班?幫我查一下。”

白文茹不知道自己是用什麼心態說出這句話。

對麵頓了頓,立刻應下來:“好的白總,您稍等。”

掛了電話後,白文茹坐在床上靜靜的看著手機,一動也不動,呼吸聲都近乎於無。

大概過了不到兩分鐘,手機螢幕再次亮起,一條最新簡訊進來:“白總,陸總確實在公司,現在正在辦公室加班。”

看到這條訊息,白文茹瞬間長長的撥出一口氣,拍了拍腦門感覺自己真的是想太多了。

她指尖微動:“行,我知道了。”

訊息發出去,白文茹放下手機重新躺下,這次冇了心事,很快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陸立峰和白文茹訂婚的兩天後,顧寧雪的判決下來了。

顧寧雪到底還是被判了刑,要即將入獄接受教育,當初餘文雯轉到她名下的顧氏股份,這次因為她違法和違反合約規定,要由律師幫忙重新轉回餘文雯的戶頭上。

其中有一些手續需要餘文雯親自去相關部門簽字,顧寧萱不放心,特意陪著她一塊兒去走一趟。

說起來,顧寧雪入獄對顧寧萱是好事,隨時可能冒出來動手腳傷害她的潛在威脅冇了,股份也讓老媽重新拿了回來。

不過顧寧萱的好心情僅維持了一會兒就被破壞了。

手續資料還沒簽字呢,辦公室的門就突然被人從外麵推開,一個工作人員進來低聲道:“不好意思,孫總說對於把顧寧雪的股權轉於女士頭上這件事,她有異議。”

顧寧萱立刻站起來:“她有什麼異議?”

“當然是因為這股份應該屬於我的。”

孫怡姿略帶倨傲的聲音在外麵響起,低跟的皮鞋纔在地板上也發出噠噠噠的響聲,她戴著墨鏡拿著檔案走進來,露出顯眼的紅唇,身後還簇擁著好幾個這部門的工作人員,可想而知是被人給請過來的。

這陣仗排場擺的非常足,孫怡姿側首看向顧寧萱母女,摘了墨鏡微微頷首:“餘總,顧經理。”

餘文雯臉色十分難看:“孫總,你剛纔你那話什麼意思,請解釋一下。”

“就是股份是屬於我的意思,餘總你冇有資格接收。”

孫怡姿淡聲回了一句,將手中那份檔案輕飄飄的扔到餘文雯和顧寧萱麵前:“你們自己看吧,這是顧寧雪當初和我簽的協議,是以她名下股份作為籌碼的,現在她入獄等於毀約,按照合同,她名下的股份全都屬於我,應該由我來接手。”

“這不可能!”

顧寧萱氣的不行:“這股份是當初我媽轉給顧寧雪的,顧寧雪犯了事兒股份當然要還回來,她跟你的協約關這個什麼事?”

“顧經理,你不要搞笑了,合同在這,你自己看。”

孫怡姿嗤笑一聲,輕輕地點了點合同。

餘文雯已經在看了,越翻,她臉色越難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