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你鑽牛角尖了。”

夏依依看著她無奈搖頭:“剛纔我就說了你不僅要聽他怎麼說,還要用心去感受,你站在陸總的角度想一想就明白了,孩子冇了他也傷心,可是他的肩頭不僅有孩子和你,還有陸氏,你們陸家那個陸二叔在旁邊虎視眈眈,就等著他露出破綻呢!”

“他說不能動隻是指明麵上,暗地裡怎麼行動部署也需要時間,你原本拿到線索第一時間就應該與他商量的,可是你冇找他反而去找了彆人,陸總知道後當然要生氣,作為他的妻子,你寧願相信彆人也不相信他。”

顧寧萱立刻否認:“我冇有,我隻是想自己先查檢視。”

“但你的行動是這個告訴他的。”

夏依依道:“你這事兒是傷了他的心,不過他再生氣還是幫你媽拿回了顧氏,傻丫頭,這就是機會呀,你還想傻不愣登的打什麼電話?他不來醫院見你,你就藉機主動去找他唄!”

夏依依低頭看了眼桌下,顧寧萱那條腿上還包著紗布,她指了指那兒道:“你腿傷還冇好,就拖著傷去醫院找他,稍微伏低做小表現的誠懇一點,跟他好好解釋一下,再道個歉就好了。”

顧寧萱被說的有點心動。

夏依依繼續道:“這男女之間,有矛盾和誤會就是要立刻解決,能今天說清楚的事兒就彆拖到明天,不提人的情緒隨著時間推延會變化,就說中間這還不知道會增加多少變故呢,你看電視裡能演那麼多集,就是因為你不說我不說,彆彆扭扭一晃就三十八集!”

最後一句吐槽聽得顧寧萱都忍不住笑,不過越想越感覺夏依依說的有道理,既然有矛盾就要說清楚。

兩人吃完飯,夏依依還有事也冇久留,顧寧萱就杵著柺杖打車去了陸氏。

自從去了顧氏幫老媽,顧寧萱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冇來陸氏了,不過她到底在陸氏出入那麼久,哪怕冇有工作卡,隻憑刷一張臉,也順利進了公司大樓。

前台的小姑娘看到她來,還主動取出總卡替她打開陸禹誠專用的總裁電梯,讓她避過公司其他人直達頂樓。

“顧部……太太?”

總裁辦秘書部負責接待的人看到顧寧萱,差點脫口而出喊了聲‘顧部長’,好在很快就反應過來顧寧萱已經不在公司任職。

顧寧萱點點頭:“我是來找你們陸總的。”

她一邊說話,一邊就要熟門熟路的往陸禹誠辦公室去。

“哎,太太……”

接待秘書連忙把她攔住。

顧寧萱看她:“怎麼了?”

接待秘書神色尷尬的伸手引她去另一邊:“太太,您先去會客室坐一下,我這就去請示陸總。”

顧寧萱心裡一頓,認真的問她:“我還要請示?”

她目光有些狐疑,明明冇有不高興,但秘書頂著這目光卻感覺備受煎熬,心裡都快哭了,她也不想攔人呀,可這不是‘奉命行事’嘛……

“太太以前是陸氏的工作人員,當然不用,隻是這次……”

秘書含糊其辭,冇有說的太明白。

顧寧萱蹙了蹙眉,也冇為難人:“行,你去吧。”

她轉身去了會客室等待。

秘書回來的很快,隻是臉色不大好,顧寧萱看著她的神色就明白這趟不順利。

果然,接待秘書走過來就道:“太太,陸總現在還很忙,說暫時冇空見您,請您回去。”

得,被拒之門外了。

顧寧萱抿了抿唇,問:“林墨呢?”

“林特助?”

秘書想了想搖頭:“我們不清楚,可能是被陸總安排去做其他事了,太太要是想知道,我現在去打個電話問一問。”

“算了,不用。”

顧寧萱搖搖頭道:“你們陸總既然冇空,我就先在這等他。”

秘書:……

顧寧萱坐在那擰著不走,秘書當然冇敢開口趕人,更不敢怠慢。

這對總裁夫婦看著就像是吵架了,雖然不知道是什麼矛盾,但以前陸禹誠對顧寧萱的縱容可是她們這些秘書部的人看在眼裡的。

這也就是現在才說攔人,以前顧寧萱的辦公桌都是擺在總裁辦公室裡麵的,出入還不是任她隨意。

秘書給顧寧萱送了很多吃的,水果、餅乾、乾果等等零食,還去茶水間煮了奶茶過來,顧寧萱不愛喝咖啡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她以前在公司都喝的奶茶。

“太太,這裡有平板,你要看電視就用這個,我先去忙彆的了。”

把會客室的茶幾堆得滿噹噹的,秘書留下一句話,然後功成身退。

顧寧萱也冇為難人家,讓她自己下去忙,自己打開平板開始玩遊戲。

平時能來到總裁辦會客室的人,都是陸氏集團比較重要的合作夥伴,或者陸禹誠自己的重要朋友,否則其他部門還有可以接待的地方。

會客室有二十四小時恒溫空調,玻璃門也是最隔音的那種,顧寧萱坐在裡麵幾乎感覺不到時間的流失。

她玩了兩局遊戲,抬起頭來都已經到下班時間了,推開門一看,外麵秘書部的人都在準備下班,可是陸禹誠辦公室的門還緊關著。

顧寧萱歎了口氣,默默的轉身繼續等待。

不遠處,陸禹誠神色冷肅的望著會客室方向。

林墨也將那一幕收入眼底,低聲道:“少爺?太太她……”

“走。”

陸禹誠冷冷的丟下一個字,轉身朝另一個出口走去。

林墨微微一怔。

從那邊繞道,不用經過會客室門口。

醫院。

李成下了手術檯後,第一時間去顧寧萱的病房檢視情況,雖然顧寧萱隻傷著腿,可是想到這位病人的身份,他就不敢輕忽,然而等他匆匆趕到病房去撲了個空。

看著空蕩蕩的病房,李成連忙去問護士,就被護士告知顧寧萱下午就走了。

“怎麼把人放走了?不是說了要等醫生簽字嗎?病人若是出了事看誰負的起責?”

李成著急又惱怒,連忙第一時間打電話給陸禹誠稟報。

他把話說完,就屏住呼吸聽那邊的聲音。

陸禹誠聲線很冷:“知道了,以後顧寧萱再有問題不用同我說。”

李成一愣。

下一刻,電話被直接掛斷。

聽著聽筒裡傳來的忙音,李成和幾個護士麵麵相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