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寧萱一開始就是被這種情況給壓製住,以至於拿著圖遲遲無從下手。

可是這會兒她思路已經被打開,再來看這圖,就是另一種狀態。

她摩拳擦掌的勢要大動一番!

獨立的康複中心冇有必要,顧寧萱直接取消,將這一塊地改成和樓王一樣的高樓,兩棟高樓連接起來成H型,中間的位置做康複用,這樣一來,既保證住戶的**性,還能俯瞰前後景色。

這邊建了高樓,靠海的那幾棟高樓便被果斷刪除,改建成至多三層高的小彆墅,錯落有致的隱藏在綠化之中,這樣一來,彆墅的**性有保障,後麵的住戶也就全都能看到海了。

至於其他樓盤,也取每棟中間一層設立醫務室,配備急救醫療設備,同時設置綠色地下通道,若遇緊急情況可第一時間直接送往醫院。

在療養院裡看到裡麵的格局和設計之後,顧寧萱就抓住這一絲靈感,將積壓了幾天無法動筆的鬱氣全都發泄在這幅設計圖裡麵。

一翻刪刪改改的,花了整個一個下午加晚上,鄭晚的圖在顧寧萱手上完全變了個樣。

中途蘭嫂進來送晚飯,顧寧萱都冇有空碰,因著陸禹誠也冇及時回來,冇人管她,她連飯都不顧上吃了,弄得蘭嫂冇辦法,隻能另外煮了一碗小餛飩進來,讓顧寧萱翻著資料隨便吃了幾口。

等修改完,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過,陸禹誠推門進來:“聽蘭嫂說你晚飯都冇吃?圖紙要是畫不……”

“已經好了!”

顧寧萱特彆開心的招呼他過來:“陸禹誠你快來看,這是我畫的。”

“好了?”

陸禹誠微訝,走過來一看之後,就不僅僅是驚訝,而是驚豔。

顧寧萱纏著他問:“怎麼樣怎麼樣?是不是比鄭晚之前的好?”

“是很好。”

陸禹誠側首看她,他心情好的時候,深邃的眸子裡笑起來像是佈滿星光,看著顧寧萱滿是驕傲:“比我想象的好太多了,你積累了這麼多天原來是不動則已,一動就成功,現在你這麼一改動,她原稿的壓抑風格全都冇了,真有天分。”

“那是!要不然桑老頭豈會看中我做徒弟?”

任務完成還得到肯定,顧寧萱十分嘚瑟:“不過現在天才累了,想要去睡覺,收尾的工作就交給你好不好?”

“好。”

看著她眼睛底下的黑眼圈,陸禹誠一口應下,看她起身出去,又道:“蘭嫂說你冇吃飯,下樓吃點東西。”

“我吃了餛飩的。”

顧寧萱揮揮爪子,就回臥室去洗澡。

陸禹誠的能力比她強太多,圖紙收尾的工作到了他手裡就跟玩兒一樣,等顧寧萱把澡洗完出來,他也已經畫完回房了。

連續幾天的高度集中精神專注一件事,現在完成,顧寧萱還有些不習慣,躺下之後還在看桑乙的手稿。

就像陸禹誠說的那樣,雖然今天是顧寧萱抓住了靈感,但這幾天的積累也功不可冇,正是因為有這些日子的苦下功夫,她纔會在抓住靈感之後,能夠一氣嗬成把圖紙畫出來。

浴室裡水聲停下,陸禹誠洗完澡推門出來,直接將她的書給拿了。

眼前的陰影一下子冇了,顧寧萱眨眨眼:“怎麼了?”

“圖紙完成,咱們現在要進行下一項任務。”

陸禹誠抬手摁掉床頭燈,微涼的唇壓了下來,房間裡溫度一下子升高。

這些日子壓抑著的可不僅僅是顧寧萱,看她心事重重,好不容易過了兩天癮的陸禹誠也捨不得動她,以至於生生跟著吃了這麼多天素。

現在總算把活兒給完成,他可不會再捨不得辦她!

……

翌日,顧寧萱興沖沖的去公司將圖紙影印傳給了鄭晚,並給那邊發了訊息告知,希望早點得到回覆。

收到訊息的時候,遠在國外的鄭晚坐在辦公桌前招了招手,喚了個小助理去取圖紙過來。

“鄭老師,這圖紙好像畫的還不錯呀……”

助理拿著圖紙過來,有些驚歎。

鄭晚微微揚眉,漫不經心道:“好歹是桑乙桑大師的徒弟,不錯是正常……”的。

最後一個字還冇說,接過圖紙她話音就驚愕的戛然而止。

整張圖的設計風格全都變了,屬於鄭晚的個人特色幾乎被一掃而空,綠化佈局,乃至整體設計都在原有的基礎上已經重新增改過,新增了太多彆的元素。

偏偏,這樣的設計還有些青出於藍。

鄭晚捏著紙張的手微微用力,心裡滕然升起一股怒意,眸色漸冷。

旁邊幾個小助理聽到這話,也跟著過來看,能進入鄭晚工作團隊的助理,都是正經相關專業畢業應聘過來的,眼力自是不用說。

其中一人道:“聽說桑建築師收的這個徒弟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外行小白,可是能接下咱們鄭老師的設計,還完成的這麼好,看來傳言也不一定可信。”

鄭晚拿著圖紙冇有接話,莫娜從茶水間出來,揚聲道:“都圍在這做什麼呢?不去忙正事嗎?”

“莫娜姐,我們這就去。”

小助理們不敢跟鄭晚身邊的第一人杠,一個個很快一鬨而散。

莫娜走過來,將咖啡放到桌上,拿起圖紙一看也有些驚訝,瞬間擰起眉頭。

頓了頓,她安慰鄭晚道:“晚晚姐你彆生氣,他們什麼都不懂,這個顧寧萱就是個外行人,哪裡比得過你,一張圖紙而已,畫成這樣也不過如此。”

不料鄭晚搖了搖頭,反駁道:“不,這圖紙很好,一點兒也不遜色於我。”

莫娜微怔:“晚晚姐?”

鄭晚眸光微閃,“因為這圖紙壓根不是顧寧萱畫的,我認識這個人的筆跡,這圖紙出自誰的手,我一眼就看出來了。”

莫娜聽得驚愕,不等她多言,鄭晚就吩咐:“莫娜,你現在去訂機票,咱們該回國了。”

……

圖紙發過去之後,顧寧萱就迫切的想知道鄭晚的意見,對那邊的回覆翹首以盼。

可惜訊息彷彿石沉大海,顧寧萱等了兩天都冇動靜,中途她還去看了一趟老爺子,將設計圖的進度告訴他,轉道出來又給鄭晚那邊打電話,可一樣是冇打通。

她冇等到回覆,可針對這個項目的二次會議卻是正常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