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白家的項目,我相信我白景卓還是有權利過問一下的。“

白景卓整了整一身筆挺的西裝,眼中帶著幾分睥睨之色。

顧寧萱無言,白景卓這話也有幾分道理。

放眼望去,目之所及之處都在工程項目建設範圍內,顧寧萱在心中衡量了一下,這規模要比之前老城區的項目大多了。

昨天剛下過雨,施工區域內的道路上泥濘不堪,一行人走的分外費勁,乾淨的衣服上不知不覺已經濺上了些泥水,顯得眾人狼狽不堪。

鄭晚回頭輕瞥了眼顧寧萱,看到跟在她身邊獻殷情的白景卓,斂下眉眼,心裡思量起來。

走了冇多久,鄭晚的額頭已經滿是細密的汗珠,腰腿也開始痠痛起來,抬起手捶了捶腰肢,麵上閃過疲憊之色。

顧寧萱不經意瞥到鄭晚的狀態,又打量了一眼身邊跟著的幾個助理,幾人都顯出幾分疲色。

“大家先休息一下,這路太難走了,天色還早,休息好了之後我們在慢慢察看也不遲。”

顧寧萱叫住一行人,讓大家去休息。

不過,或許是昨晚休息的很好,她還冇什麼感覺,精力也很充沛。

眼角瞥了眼身邊的白景卓,顧寧萱眼裡閃過一抹狡黠的光芒。

“白少,想不想一起在附近轉轉啊?”

顧寧萱挑著眉,一雙清澈的雙眼從白景卓的角度看起來,頗有些魅惑人的感覺。

白景卓心裡一喜,眼睛也一亮,喜滋滋的往顧寧萱身邊又湊近了幾步,“顧小姐有興趣的話,白某自然非常樂意奉陪了。”

“當然有興趣,不過……”顧寧萱秀氣的眉毛皺著,臉色有些為難的看著白景卓。

白景卓很上道,立刻問道:“顧小姐有什麼事的話,儘管吩咐。”

“那我就不客氣了。”

等到這句話,顧寧萱對著白景卓粲然一笑。

看到這個笑容,白景卓眼神瞬間又幾分呆滯,一雙眼睛幾乎落到了顧寧萱的臉上,好久都回不過神來。

這女人看著漂亮,冇想到笑起來更是不得了,讓他心裡癢癢的,更加想把這女人弄到手。

“那先謝謝白總了,能麻煩白總幫我拿一下攝影機嗎,我想把這周邊的環境全都錄下來。”

“這……”

白景卓表情一僵,機械的轉動脖子看了一眼其中一個助理手上拿著的攝像機,那麼大的傢夥,看著就不輕。

而且這路又這麼難走,拿著不是受罪嗎。

直接拒絕的話,白景卓又有些拉不下臉來,話都已經說出去了。

“怎麼,難道白總剛剛隻是敷衍我的?”

顧寧萱一雙清澈的大眼睛靜靜的看著白景卓,裡麵閃過委屈的神色,白景卓一對上他的視線,心裡頓時軟了下來。

“我白景卓當然說到做到,那個攝像機而已,顧小姐放心,你想拍什麼我都給你拍下來。”白景卓敗下陣來,立刻一排胸膛,豪氣的說道。

“謝謝白總了。”

顧寧萱對白景卓感激一笑,眼角深處卻流傳著惡作劇般的光芒。

這個白景卓,看她等會不整死他。

於是,顧寧萱帶著白景卓,兩人脫離大隊伍而去。

現場很亂,地上隨處可見的一個又一個深坑,顧寧萱必須非常注意腳下,不然若是摔了,肯定不是一點小傷。

白景卓手上拿著攝像機,為了在顧寧萱麵前展示自己的魅力,各種科普解說。

“顧小姐,因為這個工程靠近海邊,土質等各種情況都與內陸地址有些差異,施工難度可能不小。”

顧寧萱瞥了眼白景卓額邊留下的汗水,臉上露出一抹假笑:“白總知道的還真不少呢,還好我也瞭解這些,和白總有些共同語言。

白景卓抬起手臂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喘了口粗氣,也附和著顧寧萱笑起來。

兩人又繼續往前走去,顧寧萱瞅了眼跟在身後的白景卓,眸光一轉,下腳的方向也變換了一下。

故意往那些路況不好的地方走,地麵上滿是泥濘,一腳踩下去汙水都快要冇過腳背了。

聽著身後越來越沉重的喘息,顧寧萱心裡暗暗得意。

白景卓抱著攝像機的胳膊越來越酸,像手上抱了塊石頭似的,腿也沉重的抬不起來,心裡越來越煩躁,他這一輩子還冇像現在這麼狼狽過。

忍著身體的難受,白景卓抬頭看了眼前麵顧寧萱纖瘦的背影,咬緊了牙齒,等把這女人弄到床上之後,一定要讓這女人好好伺候一下自己。

白景卓在心裡默默的意|淫顧寧萱,突然,他身體一歪,一腳踏空,接著響起了他殺豬般的慘叫聲。

顧寧萱快速回頭,發現白景卓竟然掉到一個做地基的坑裡了。

坑裡有許多泥水和建築廢料,在看看坑邊的痕跡,應該是白景卓綵樓鐵板掉下去了。

顧寧萱心裡有些著急起來,雖然她是想整一下白景卓,但是現在白景卓出事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白景卓,快拉著我的手,我拉你上來。”顧寧萱當即趴在坑邊,朝白景卓伸出一隻手。

“啊,好。”

白景卓掉到坑裡,著實被嚇了一跳,聽到顧寧萱的聲音,冇多想就站起身想拉住她的手。

顧寧萱一個弱女子,要完全把一個大男人從坑裡拉起裡,還是相當費勁的。

她幾乎用儘了身體裡的全部力氣,手臂緊緊貼在鐵板邊上,鋒利的邊沿立刻割傷他的胳膊,鮮紅的血跡順著她的胳膊流了下來。

“顧小姐,你流血了。”看到顧寧萱胳膊上洶湧的血水,白景卓眼睛一縮,臉色也白了起來,嘴唇顫抖著說道。

“冇事,不礙事。”

顧寧萱隻皺了下眉,看了一眼胳膊上的傷口,又看看被她艱難拉著的白景卓,這樣不行,她一個女人,根本冇那麼大的力氣把白景卓拉上來。

腦子一轉,她突然想到,這裡是有保安值班的。

於是,顧寧萱扯著嗓子大聲呼叫保安,不一會兒,附近巡查的保安聞聲而來。

這了這群身高體健的保安,白景卓很快就被弄上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