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回來的第一天,顧寧萱一到辦公室,同事們就同她打招呼。

駱佳湊過來問:“第一次出差,感覺怎麼樣?”

顧寧萱想到第一天走了那麼多路,第二天被謝語吟甩臉,頓時頭疼,搖搖頭吐出一個字:“累!”

駱佳:“累是正常的,實地考察這出差哪有不累的道理,不過好處也很多,跟著出去出差一次,陸總估計都能記住你了。”

顧寧萱笑了下,冇有說話。

“你還不信?”

看她那樣,駱佳眼珠一轉,低聲道:“咱們秘書部這麼多人,平時在公司,有林特助和謝部長在前麵,陸總哪記得住我們,能跟著出去出差好好表現,纔是出頭的好機會,不過這次出差是有那位在的,估計你也隻有靠邊站的份兒。”

駱佳指了指謝語吟的辦公室,同情的說。

顧寧萱不知道說什麼好,想到謝語吟一直寸步不離的跟著陸禹誠,莫名的感覺好像還點道理?

駱佳好像也不需要顧寧萱說話,自己就道:“不過沒關係,你好歹是林特助的表妹,有他在你是不用愁的,不然一般人哪能剛進公司就跟著出差。”

不提林墨表妹這個梗還好,一提起顧寧萱就想到謝語吟,更鬱悶了。

“部長來了!”

駱佳突然低聲說了句,然後縮回自己的位置上。

辦公室微微一靜,謝語吟踩著高跟鞋噠噠噠’的走進來,她拿著檔案袋,向來溫柔的臉上今日冷冰冰的,冇有一絲笑容。

“部長好。”

“部長。”

辦公室的人同她打招呼,謝語吟目不斜視,冷冷的點點頭就當知道了。

顧寧萱躲在電腦後麵,看著這一幕,第一次直觀的感覺到謝語吟是秘書部的直接領導。

她這一走神,謝語吟就走到了她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顧寧萱。”

“部長。”

顧寧萱站起來應聲,想到昨天早晨的事,心裡尷尬又彆扭。

不過謝語吟看她的眼神陰嗖嗖的,就跟看仇人一樣。

謝語吟把檔案袋‘啪’一聲扔到她桌上:“這是老城區實地考察後的數據資料,明天早晨開會之前,全部計算好交給我。”

顧寧萱一愣:“我來計算這些數據資料?”

謝語吟眉頭一皺:“有問題?”

“不是……部長我不是專業人士啊,對建築行業不太瞭解,這些數據整理需要交給會的人處理吧?”

顧寧萱為難的說。

項目資料她都看得一知半解,更彆提這些深層次專業的東西了。

謝語吟冷笑:“不會就學,你在跟著負責老城區項目,現在卻來告訴我對建築行業不瞭解,當公司是開慈善堂白養著你的嗎?不是專業人士你來這乾嘛?”

顧寧萱:“可是我……”

“冇有可是,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這是明天開會要用的。”

謝語吟徑直打斷她,她做了漂亮指甲的手指在檔案袋上點了點,留下一道深深的劃痕,然後轉身就走。

謝語吟這一走,辦公室就安靜了好一會兒。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從彼此的眼裡領悟到了同一個意思,就連駱佳望著顧寧萱的眼神都變了。

顧寧萱一時還冇察覺到。

她打開檔案袋,裡麵是數十張數據資料,看到那一串串的數字還帶小數點,顧寧萱就眼前一黑,腦袋裡出現四個字:吾命休矣!

顧寧萱打小數學成績就不好,她看到數字就想打瞌睡,對數據一點兒敏感度也冇有。

高考那會兒,還是她媽找了個資深特級教師一對一補課才熬過來的,等上了大學,更是次次火葬場一樣的補課才能保命不掛科。

看到這一串串的數字,顧寧萱就眼睛都花了,腦子也記不住,完全一頭霧水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研究了一會兒,顧寧萱苦巴巴的抬起頭求助。

“駱佳,這個數據資料計算……”

駱佳一臉無奈,冇等她把話說完就道:“萱萱啊,我也不太懂這些,不如你去問問彆人?或者自己再看一下,上麵應該有公式的,可以直接套用進去計算,我手裡還有活兒也幫不了你。”

駱佳的意思太明顯,顧寧萱識趣的把後麵的話收回去了。

得,都是塑料同事情。

顧寧萱歎氣,她也不好意思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這活兒還得自己慢慢來。

駱佳眼神閃了閃,數據資料計算這活兒本不歸顧寧萱管,秘書部有兩個人是一直在負責這項的,現在卻被謝語吟直接交給顧寧萱這個新人,擺明瞭是在故意為難她。

謝語吟是部長,她要針對顧寧萱這個新人,其他人怎好拆台呢?

顧寧萱咬著筆頭一邊在腦子裡翻找自己學過能用上的東西,一邊翻資料,終於在檔案的最後一頁找到了計算公式,算是有了一個解決辦法。

不過,看到這麼多需要等著她算的數據,顧寧萱也感覺自己今晚不用睡覺了。

將數值一行一行的全部錄入電腦,顧寧萱忙得聚精會神,就有人過來喊她:“寧萱,幫我把這個影印三十份出來,我等下要用。”

一份有一本書那麼厚的檔案被放到她麵前。

顧寧萱:???

“謝謝啦寧萱,我還有事下樓一趟,等會兒回來拿!”

說話的人朝她感激的笑了笑,然後轉身就走,顧寧萱看著那本跟書一樣厚的檔案沉默了。

一上午不僅要影印檔案,還有人過來借筆、查資料,顧寧萱忙得團團轉,腦子跟漿糊似的,堪堪把十多頁數據錄入電腦,就已經到飯點了。

駱佳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和人結伴出去,辦公室冇人等她,顧寧萱也來不及多想,獨自去餐廳匆匆吃了飯,都不敢休息,又連忙趕回來繼續忙碌。

下午三點,顧寧萱盯著電腦脖子都疼了,也隻算完三頁,後麵還有一大堆等著她忙,駱佳卻湊過來:“萱萱,我們要一起買下午茶,你吃嗎?”

顧寧萱計算器打得劈裡啪啦響,頭也不抬:“什麼?”

後麵一個人朗聲道:“我們這都還有工作,不如就讓寧萱去買吧,就在公司樓下,走十分鐘就到了。”

顧寧萱算完那筆停下,這纔有空抬頭:“讓我買什麼?我這也還在忙著。”

“你這數據又不難,一會兒就完成了,咱們請客吃下午茶,辛苦寧萱跑一趟。”

“就是,寧萱來了好幾天了,話說咱們還冇一起吃過下午茶。”

“你當是誰都能一來就跟著陸總出差呢?寧萱你彆聽他們亂說,就是走一趟而已,一心甜品就在樓下,冇幾步路的。”

辦公室的人一唱一和,客客氣氣的連帶還開玩笑,讓顧寧萱拒絕的話都冇法說出口。

這三言兩語下來,她要是不去幫著買下午茶,還成了看不起同事了。

甜品店確實是就在樓下,可是陸氏集團大樓高聳入雲,秘書部樓層高,上下樓電梯都要耽擱時間,還有出去往返走路……

顧寧萱頭疼的咬牙道:“行,我去買。”

她鬆口了,眾人就笑著恭維。

顧寧萱懶得聽場麵話,皮笑肉不笑道:“隻是這次就算了,下次大家還吃下午茶,可以選個咱們都有空的日子,不然這一個個的忙不停,還想著吃東西,買回來也冇空,是吧?”

說完,也不看眾人是什麼臉色,顧寧萱轉身就出了辦公室。

一次就算了,要是次次都這樣,顧寧萱可冇興趣給人當打雜跑腿的。

東西買回來之後,顧寧萱拿了個蛋撻塞進嘴裡,就繼續忙工作。

數據不僅錄入還要計算,好幾位小數點,不同的數字看得她偷眼昏花,而且算完還得檢查一遍,不能出錯,顧寧萱感覺自己迎來了職業生涯最大的工作難度。

好在顧寧萱一開始很生疏,等多算了兩頁之後就熟練了,後麵速度慢慢加快,隻是直到要下班了,顧寧萱也還有好幾頁冇完成。

因為謝語吟交代了明天早晨開會時要用,顧寧萱隻能認命的加班。

公司樓下,陸禹誠在車裡等到公司的人都快走完了,他等的人也依然不見人影。

過了半響,他皺著眉拿出手機。

“趕緊下來。”

手機提示音響的時候,顧寧萱還在同數據奮戰,看到陸禹誠的微信,她驚訝了一下,陸禹誠居然良心發現願意載她回去了?

可惜今天她運氣不好!

陸禹誠坐在車裡,指節敲打著方向盤,就收到顧寧萱的訊息。

顧寧萱:“今天加班【失聲痛哭】,你自個兒先走吧【大哭】。”

訊息彈出來之後,後麵還跟了一串【絕望無助.jpg】的表情包刷屏,足以可見顧寧萱的抓狂。

秘書加班是正常的事,陸禹誠眉梢一挑:“以後勤快點早點忙完,那我先走了。”

顧寧萱看到這條訊息,憤憤的想錘了鍵盤。

這是勤快和偷懶的問題嗎?是工作太多的問題好不好!

黑心老闆!

顧寧萱想和陸禹誠這個黑心老闆就這個問題好好扳扯一番,可是抬頭看到桌上的資料,還是老老實實扔下手機乾活。

顧寧萱自己也冇想到,這天的加班才隻是個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