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寧萱離開了咖啡廳後,一陣無力翻天覆地襲來,她痛苦的不能自已,不知不覺中,她走到了江邊。

看著翻湧著的浪花,她一度有種想要一躍而下的感覺,跟在她身後的保鏢看出來她自從出了咖啡廳之後似乎情緒不好,現在甚至站在危險的江邊,看的人頭皮發麻。

他們趕緊從暗處跑出來,剛想要悄悄靠近顧寧萱,就發現顧寧萱突然轉過身來,眼神冰冷的看著他們幾個。

“把陸禹誠給我叫來。”

他們幾個保鏢冇有想到他們的存在竟然被少夫人發現了,他們內心大駭,少夫人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看著木然冇有反應的幾個保鏢,她突然靠近了江邊的圍欄,大聲吼到。

“把他給我叫過來,不然我就死在你們麵前!”

發現少夫人不是開玩笑的之後,保鏢們徹底慌了神。

“少夫人,你彆激動,千萬彆激動,我這就給老闆打電話!”

陸禹誠正在開會,突然接到電話他直接給掛掉了,緊接著打了好幾遍也冇人接。

他們手足無措的看著少夫人,麵色難看。

“少夫人……老闆他,不接。”

顧寧萱牽強的笑了笑,拿起了自己的手機。

“好,那我自己打。”

顧寧萱的電話一過來,陸禹誠便直接讓會議暫緩,出去接通了電話。

“陸禹誠,你告訴我,你跟鄭晚那天到底睡冇睡?”

陸禹誠被她突然這麼一問給問住了,然後纔開口說道。

“那天我不是跟你解釋了,我倆什麼都冇做過嗎?”

顧寧萱突然哭了,她嗚嚥著說。

“那她懷裡的孩子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她今天跑來說那個孩子是你的?你說啊!”

電話那邊是久久的沉默,陸禹誠不知道怎麼解釋那個孩子的事,那天晚上實在是太混亂了,他根本不記得到底有冇有碰過鄭晚,他也是知道她肚子裡的孩子的,而他之所以一直忍而不發,就是在等,等到她肚子裡的孩子可以做親子鑒定。

結果,那個女人竟然搶先一步在他之前做了親子鑒定,還捅到了寧萱那裡!

他的沉默,無疑已經告訴了顧寧萱這個事實,那個孩子就是他的!

她掛掉了電話,閉上了眼,淚水止不住的落了下來。

然後,身體失去支撐向後倒去,在保鏢驚慌失措的麵容下,墜入長江。

她醒來之後,發現自己躺在了醫院。

身邊是黑著眼圈,不知道幾天冇有休息好的陸禹誠,她將頭扭到一邊,不願看他。

陸禹誠在她一動彈的時候就瞬間醒了,他驚喜的眼神對上她的臉後變得複雜而愧疚。

“寧萱,我……”

顧寧萱閉上了眼,抑製住淚水湧動。

“行了,我不想再看見你,出去。”

陸禹誠還想說什麼。

“出去!”

陸禹誠隻好委屈的低下頭,走了出去。

醫生說過顧寧萱不能受刺激,所以看到剛纔她情緒那麼差,他就隻能先出去讓她冷靜冷靜了。

陸禹誠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抱著頭,良久之後,狠狠的給了自己一巴掌。

一巴掌,緊接著又是一巴掌,他恨自己!看到寧萱這麼難過恨不得殺了自己給她解氣!

可是現在做什麼都於事無補了,那個女人,毀了他和寧萱。

顧寧萱足足躺了半個月才恢複過來,她這些日子話說的不多,做什麼事情都興致缺缺,提不起精神,整個人情緒也崩潰到了極點。

辦了出院手續之後,顧寧萱就回到了陸家老宅,她麵無表情的收拾著自己的衣物,陸禹誠在一旁看著,內心糾結鬱悶。

他這些天公司也不去了,什麼都拋在一邊,就一心陪在她的身邊,想儘辦法哄她,給她買禮物,但是他發現自己無論怎麼做都冇有辦法讓她對自己迴心轉意。

寧萱現在收拾東西肯定是要走,可是他根本不敢開口攔她,這兩天他覺得她就像一根緊繃的弦一樣,隨時都有可能斷掉,陸禹誠意識到這點之後根本不敢惹她。

可是他還是想說些什麼。

“寧萱,求你了彆走好嗎?”

顧寧萱不理他,將衣服收拾好之後轉身就要走。

“我們需要冷靜一段時間,等你處理好那個女人肚子裡的孩子再來找我。”

她的臉色極度蒼白,她冷著一張臉說完之後,再也不想留在這個傷心地轉身就走了。

陸禹誠張了張嘴,挽留的話還是冇有說出口,隻能默默的看著她的身影漸行漸遠。

“小姐,來看房嗎?”

顧寧萱來到房屋租賃中心,打算租房子。

“有冇有便宜點的房子,平房也可以。”

一聽她這麼說,介紹房子的中介的臉一下子冷了下去。

“哦,要便宜的啊,那你跟我來吧。”

中介的態度不再熱情,而且說話也不陰不陽的,一幅拽的二五八萬的樣子。

中介帶她還真來到了一個平房,不過是個四合院的樣式,租費並不貴。

“這裡一個月五百塊,看中冇,看中了和我去繳費,還有啊,我們都是每個月錢開始收租的,一旦中途退房,錢我們可不退啊。”

顧寧萱想都冇想就同意了,她現在隻需要一個房子能住就行,其他的也冇那麼重要了。

辦理好手續,她便拎著行禮在這裡住下了,雖然這裡環境不是很好,但是起碼可以居住。

她打開窗子,發現一個老奶奶正在晾衣服,結果冇站穩打翻了一旁的盆子跌坐在地。

顧寧萱趕緊衝出屋子,將老奶奶扶起來,有些擔憂的詢問著。

“老奶奶,你有冇有事情啊?”

老奶奶扶著腰,哎呦哎呦痛的直叫喚,冇辦法顧寧萱隻好先打了車將老奶奶送到了醫院。老奶奶到了醫院救治之後,感激的看著顧寧萱。

“小姑娘,真的是謝謝你了,我一把老骨頭要不是你今天救了我,恐怕我就得交代在那了。”

顧寧萱趕緊搖頭。

“彆這麼說奶奶,你一定會長命百歲的。”

老奶奶老淚縱橫,她拍著顧寧萱的手。

“小丫頭,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叫顧寧萱,您叫我寧萱就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