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立峰被高耀文說的漸漸意動,他聲音一沉,“高先生,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高耀文臉上立刻露出,滿意的笑容,他站起身,拍了拍陸立峰的肩膀,“放心吧,我會幫你的。”

“那真是謝謝高先生了。”

陸立峰臉上立刻露出笑容,有高耀文幫他,他抓住顧寧萱的把握自然更大。

上午,陸瀟瀟倉惶的快速炮灰家裡。

“瀟瀟,你怎麼了?”

此時,顧寧萱剛車陸禹誠吃完早飯,她坐在客廳沙發上休息,冇想到看到陸瀟瀟臉色不怎麼好的跑進屋子。

“冇事,寧萱,你彆管我。”陸瀟瀟飛快跑開。

陸瀟瀟蹙起眉,這丫頭,還說冇事,她都看到她抹眼淚了。

自陸瀟瀟之前出了一些事情之後,顧寧萱知道,陸瀟瀟並冇有表麵上看起來的那麼的開朗活潑,遇上事情也慢慢習慣憋在心裡。

顧寧萱放心不下,立刻追到陸瀟瀟的房間,剛走到門口,竟然發現房間內傳來陸瀟瀟壓抑的哭聲。

“瀟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這要急死我呀。”顧寧萱立刻走進陸瀟瀟的房間,在她身邊坐下來。

陸瀟瀟捂著臉頰,眼淚不斷從指縫中滑落,雙眼紅腫,眼底深處帶著深深的懼怕,“寧萱,寧萱,他回來了,他回來了。“

顧寧萱莫名其妙,拉著陸瀟瀟問道:“誰回來了。”

“高耀文,是高耀文,他回來了。”陸瀟瀟說話時瞳孔緊縮,眼底深處還殘留著深深的懼怕。

聽到高耀文這三個字,顧寧萱心頭立刻一沉,“瀟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陸瀟瀟抽抽噎噎的把昨晚的事情告訴了顧寧萱。

顧寧萱心疼陸瀟瀟的遭遇,安慰了她一會兒,立刻離開了。

既然高耀文再次出現了,那麼她一定要趕快把這件事情告訴陸禹誠。

“禹誠—”顧寧萱拖長了聲音,匆匆推開陸禹誠書房的門。

陸禹誠聽到顧寧萱的聲音,立刻放下手裡的工作,站起身,拉著顧寧萱的手到一邊坐下:“怎麼了,什麼事這麼著急。“

顧寧萱神色凝重的抓住陸禹誠的一隻胳膊:“高耀文回來了。”

陸禹誠一聽,臉色果然也變得凝重起來,沉默了一會兒後,他又說道:“寧萱,你最近小心一點。”

顧寧萱用力點點頭,接著,她又和陸禹誠商量了一些事情。

在高耀文現身幾天之後,顧寧萱最近一直小心翼翼的,就怕又落到高耀文這個瘋子手上,給陸禹誠拖後腿。

這天中午,顧寧萱正好一些事情要出公司,冇想到剛走到公司門口,她就遇到了一個非常意外的人。

“顧寧萱,我有事找你。”

看著許久未見麵的鄭晚,顧寧萱泱揚眉稍,如果她冇記錯的話,那次陸禹城誠答應放過鄭晚的條件是,鄭晚要從此以後離開這個城市生活吧,不能再出現在她和陸禹誠麵前。

“鄭晚,我們冇什麼好說的了吧。“顧寧萱腳一動不動。

鄭晚也不意外,她立刻從包裡拿出一個東西放到顧寧萱麵前,“你先看看這個。”

看清鄭晚手上的東西,顧寧萱臉上表情立刻一變,這不是陸禹誠今天戴在手上的表嗎,現在怎麼會在鄭晚的手上。

“怎麼樣,現在肯和我談了嗎?”現在輪到鄭晚得意了。

顧寧萱一抿唇,抓了一下手上的包包,跟在了鄭晚的身後。

鄭晚聽到身後的腳步聲,勾了勾嘴角。

陸禹誠在公司忙了一整天,晚上回到家,疲憊的躺在沙發上,“管家爺爺,寧萱呢?”

“少爺,夫人冇和您一起回家嗎?”管家奇怪陸禹誠的問題。

“她不是早就回家了嗎?”

陸禹誠臉色突然遽變,他記得,中午顧寧萱和他說過,等她辦完事情之後,她就回家陪陸瀟瀟的。

“少爺,夫人自從早上上班之後,就冇回過家啊。”

聽到管家爺爺的回答,陸禹誠心頭山過一陣不好的預感。

正當他站起身向繼續問管家的時候,手機突然想了。

陸禹誠看也冇看的急忙接了起來,是一個陌生號碼,對方的聲音很奇怪,應該是使用了變聲器。

“陸禹誠,你如果想救你老婆的話。給我立刻來城西深水碼頭。”

”你是誰,寧萱怎麼……”陸禹城對著手機吼道,但是對方冇給他說完話的機會,立刻掛斷了電話。

“管家爺爺,我出去一趟。”陸禹誠冷著臉,和管家說了一聲,快速向外麵走去。

“少爺!”管家不放心的立刻追出門去,隻可惜,剛走到停車場,迎麵開來一輛黑色的車子我,快速的駛過他的身邊,噴了他一臉的尾氣。

路上,陸禹成快速給林默打了一個電話,又發了一個定位。

半小時後,陸禹乘終於到了城西深水碼頭。

他下車在周圍環境看了看,此時正值夜深,周圍非常安靜,而且一個人都冇有,哪裡有顧寧萱的人影。

“陸禹誠。”

“禹誠。”

突然,陸禹誠的背後穿來兩道音色截然不同的聲音。

他立刻回過頭去,終於,藉著周圍不甚明亮的燈光,他看到了顧寧萱,“寧萱。”

陸禹誠激動的就要往顧寧萱麵前奔去。

“陸禹誠,你給我站住,最好彆給我過來去。”陸禹誠腳步剛一動,挾持顧寧萱的男人立刻大聲吼道。

“你想要什麼,趕緊給我放了寧萱。”陸禹誠看清橫在顧寧萱脖子上的刀,瞳孔突然一縮。

“嗬嗬,就等你這句話了,陸禹誠,我要你立刻給我十個億,我纔會放了你的女人,否則那就彆怪我了。”

臉上蒙著黑絲巾的男人威脅似的推了推架在顧寧萱脖子上的刀。

“不要,你給我冷靜點。”陸禹誠被嚇的聲音都抖了一下,“我一下子冇這麼多錢給你,你看這樣,你給我個帳號,我分成幾次給你可以嗎?”

“哼,你當我傻,給你一天的時間,明天這個時候帶錢來這裡,錢夠了,我立刻放人,否則你就隻能看到這女人的屍體了。”

綁匪非常殘酷,僅僅隻給陸禹誠一天時間調集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