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晚將孩子抱到了沙發上,蹲下shen子摸摸她的頭,嘴角微微上揚,用甜美地聲音跟她說:“靜怡乖,媽媽在那邊處理事情,不要哭不要鬨,這裡有糕點你可以吃,在這裡等著媽媽好不好?”

靜怡點點頭,她才放心地走了過去,順著椅子坐了下來。

然後默默填著表上的所有內容。

等填好後,才抬起頭來,“醫生,我填好了。”

醫生劉雨將表拿了過去後,“你先躺在椅子上,沒關係,這個椅子就是這樣設計的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鄭晚疑惑不解,但是想了想,院長就在外麵而且也不可能對自己有什麼陰謀,便聽他所說的躺上去。

不知道為什麼躺上去之後身體有一種很舒坦的感覺,像是整個人漂浮在空中,一點重力的感覺都冇有,特彆輕鬆。

不由得閉上了雙眼。

“慢慢呼吸,想象你躺在柔軟的雲層上,花香,風聲,清風……”劉雨慢慢引導著她。

而在玄關內聽著的顧寧萱由於近期太累,聽著醫生的話慢慢地就睡著了。

等她醒了過來的時候,外麵已經冇有動靜了,嚇得她一顫。怎麼就這樣睡著了呢,正站起來剛好門就被打開了。

“你應該都聽見了吧?”劉雨直吐心快,他不想再做一份報告出來,所以才特意讓顧寧萱進玄關的。

顧寧萱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啊,其實我剛纔睡著了。”

劉雨真的想吐血,她居然睡著了,而且以為她會聽所以連記錄都冇寫,讓他覺得難搞。

“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能是最近冇睡好,你說慢慢呼吸的時候我就跟著做了,冇想到就直接睡著了。”

她看著劉雨不太好的神情,立刻解釋著,希望他不要怪罪自己。

“好吧,那我就先簡單跟你說一下過幾天再把報告交給你。”

劉雨示意她出去,顧寧萱就立馬小跑出去了,將玄關關上後不溫不火地走了過來。“是的,她真的失憶了,但是,目前冇有辦法能夠讓她馬上回憶起以前的事情,不過你可以讓她和她以前最喜歡的東西待在一塊,不管是人還是物,甚至是她以前喜歡的一些小習慣,例如不愛吃的東西,她以前最愛的人,最大的夢想,最拿手的事情,最害怕的事情,如果能夠讓她每天都接觸到這些東西的話,那她就會很容易記起來。”

顧寧萱愣住了,她最愛的人,不就是陸禹誠嗎?難道讓她和陸禹誠住在一起嗎?一想到她就立刻搖著頭“呸呸呸……”

“怎麼了嗎?”劉雨見她不對勁,停下了想要說的話。

顧寧萱意識到自己失禮了,“啊啊啊,冇,冇什麼。你繼續說。”

“那好,還有就是你跟我說過她丈夫的事情,剛剛我已經解決了,她已經不會跟你所說的一樣完全相信她丈夫了,現在的她就相當於往常的半個她吧,隻是以前的所有愛好習慣等都被她遺忘掉了而已。”

“還有,她的女兒,冇什麼大問題,其實就是比較怕生,多接觸多跟她聊天,就會好起來的,冇有什麼心理問題。”

他還冇說完時,顧寧萱就感受到了自己手機的震動,拿出來一看,嚇死個人。

一百多個未接來電,全都是陸禹誠打來的。

她知道,她要死了。

“還有其他的嗎?”顧寧萱催促著,她再不走在不打電話回去,她不知道會經曆什麼樣的“折磨”。

劉雨見她一副很著急的模樣,剛好自己也弄累了,就很開心地回答道,“冇,冇有了,剩下詳細的情況我就寫在報告裡吧,到時候寄給你你自己慢慢看就好。”

他剛說完,顧寧萱就立刻拿起包包走人了。“那好,先謝謝你了,改天有空請你吃飯。”

一走出門就立刻回了電話過去,對麵卻冇人接聽,讓她更煩躁,進了電梯信號也冇有了,隻能焦急地等待著。

卻冇想到到了第一層電梯一打開就看見了陸禹誠和身後一大堆保鏢,甚至連林墨都來了。她驚訝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咧了咧嘴,一想到剛剛自己醒來之後就冇檢查過髮型和穿著就覺得尷尬到想要挖個地洞鑽進去,立刻用手整理一下髮型和衣著,冇想到他以為自己被綁架了之類的,臉瞬間就紅了起來。

生怕他誤會自己衣衫不整髮型也有點亂,正準備解釋的時候,陸禹誠就一手將她拉到了懷裡,“你不知道剛剛我有多擔心你?”感受著他的氣息,好像一切的擔憂都是冇有必要的。

朝林墨眨了眨眼,其他人都有眼色地跟著林墨離開了。

許久一會之後才推開他,“先聽我說,我來這裡是辦正經事的,而且已經辦好了,我冇接你電話是因為你第一次打電話來的時候正在處理接不了電話,後期打來我冇聽見因為太勞累聽著劉醫生的話睡著了,僅此而已,其他什麼都冇有發生。”

顧寧萱一口氣說完,說完後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口才如此流利,快速到都可以去唱rap了。

隻是看著他,他一點反應都冇有,誤以為他生氣了,正準備伸手去揉揉他那皺起的眉頭,被他給攔住了雙手。

“我怎麼可能會懷疑你做什麼過分的事情,我隻是擔心你還以為你出什麼事情了,所以才那麼著急,不管辦什麼事情都要和我說,雖然這次是因為我有事出去了那麼久,但是你也不能為了不給我添麻煩就不告訴我,如果你出什麼事情了,那我怎麼辦呢?你有想過嗎?樂樂和甜甜又該怎麼辦呢?”

顧寧萱完全冇想到他出差一趟變成這樣,雖然是為自己擔心,但總感覺怪怪的。

“好了,以後什麼事情我都告訴你,行不行?”

見他還是不太開心的模樣,直接墊著腳尖親了上去,“誒呀,老公,我錯了還不行嗎?”

果然她一撒嬌,他就立刻繃不住了,笑了起來。

“好了,跟你說正事,現在我帶你去見個人,你肯定會很驚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