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洲聽見姐姐說了陸禹誠三個字覺得莫名的熟悉,然後在腦袋瓜裡仔細搜尋著,思考了很久冇有想出結果。

不得已把手機搶了回來,“讓我看看是哪個傻逼被你給看上了!”

剛看見就嚇得差點把手機給丟了。

“姐,你確定你喜歡的人是他嗎?”

周雅笑了笑,很肯定地回答:“是啊,怎麼?是不是太帥了驚呆你了!”

“那我們可真是太有緣了!”周洲笑得更誇張了,如果自己姐姐看上了陸禹誠,那他和顧寧萱在一起的機率就更大了。

周雅疑惑地看著他,“有什麼緣分?”她可不想和他又有什麼糾葛,他太幼稚很多事情都太難解決了。

見他依舊看著手機狂笑,一句話也不說,更加疑惑,不知道這傢夥到底在乾嘛,難道是弄什麼鬼主意嗎?她直接走過去,趁他不留神把手機搶到了手上,“讓我看看,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第一眼就看到了陸禹誠的妻子——顧寧萱。

震驚到瞳孔都放大了很多倍,“what?”

“也就是說,我看中的男人有老婆了,而他的老婆是你看中的女人???”周雅看著周洲,覺得還是不可思議地將事情說了出來。

“是呀是呀!是不是很有緣啊?”周洲嘴角瘋狂上揚,要是周雅能加入他,那麼事情就更加容易了,而且周雅本身就是特彆能乾特彆優秀的人,搞定一個男人肯定很容易的,周洲越想越開心,彷佛明天他就能和顧寧萱結婚了一般。

而周雅早就已經驚呆了,她難以想象,為什麼那麼巧?不過,還是能想象到,像他那樣的人肯定很受歡迎的,結婚也是很正常不過的事情。

可是,她怎麼可能當第三者呢?

“怎麼樣?姐,要和我合作嗎?”

周雅覺得聽到他的聲音就難受,突然很後悔讓他去查他的資料,如果連他是誰都不知道的話,心裡還會好受一點,而現在卻要接受彆人已經結婚了的事實,就證明她是不可能的啦!而內心的那一點希望也被掐滅了。

她跌坐在沙發上,滿臉失望的神情,眼角下垂,下眼睫毛沾著些許水滴,濕漉漉的。兩眼眨眨更顯的楚楚可憐。

周洲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姐姐這個模樣,立刻嚇得將手機丟在一旁坐在了她的身旁,“姐,怎麼了?冇事吧?這不就是一點小事?”

“我都說了,和我合作,我們肯定會得逞的。”周洲一心安慰著她,但是越說越讓周雅很難受。

“之前我冇有嚴厲說你,是因為我覺得你就是玩,不是把這件事情當真的,你是瘋了嗎?為什麼要去破壞彆人的感情?你還嫌爸媽離婚還不夠嗎?還想要彆人離婚?”

周雅這輩子最恨的就是破壞彆人感情的人了,也恨冇有堅守自己而出軌的人,她完全接受不了這樣的做法,更接受不了自己的弟弟去破壞彆人的感情。

可是她這樣講,周洲就不樂意了,立刻撇著嘴,“怎麼?你還以為隻是破壞者的錯嗎?要是本人夠堅定會被破壞嗎?如果我能介入,說明他們本身就不合適。”

“我這是做好事,我看情況,他們倆就是有問題,如果他們的感情夠堅定怎麼可能會被我破壞呢,如果我能破壞,隻能說明他們本身就會因為其他理由離婚!”

周洲堅信自己的觀點,周雅被他說的有點搞矛盾了,突然覺得他說的也是有理由的,但是她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擦了擦眼角,就站了起來。

“我回爸爸那裡了!”

“你瘋了嗎?你現在就回去了嗎?”周洲冇想到這件事對她的刺激那麼大,明明還有很多時間留在國內的,而且她現在的狀況回去,必定會被催婚的。

周雅笑了笑,“是啊,我瘋了,我有你瘋嗎?周洲,我不管你做什麼了,反正以後的罪都是你自己受著,哪怕你真的介入他們成功了,你就確定以後不會有人像你一樣介入你們嗎?我知道你現在還小,而又受了爸媽離婚的刺激,所以對愛情有點崎嶇,但是我也知道,有些道理跟你說是冇有用的,隻有真的體驗過了受傷過了,你纔會明白!”

說完她就回房間反鎖了,趴在床上無聲地大哭了起來。

留下週洲一個人在客廳,他默默聽著,他都明白,大道理誰不明白呢?但是他還是想要放手一搏,哪怕最後遍體鱗傷,他也義無反顧。做人本身就很無聊,所以隨心所欲更加自在,默默站了起來走進廚房打開冰箱開了一罐啤酒。

他以前最討厭喝啤酒了,但是現在好像莫名其妙的很喜歡。

陸氏集團。

顧寧萱剛跟周洲聊完設計的東西後,就接到了一個國外的大單子,可以說是這幾年以來接到的最大的一個單子了,修建一個空中花園。

夢幻的國度總會有喜歡夢幻的東西,一聽到這個名字顧寧萱立刻就接下來了,根本還冇顧忌公司目前是否有能力接下這樣的案子。

“如果之後發生什麼事情,自己不在這間公司了的話,起碼也算是最後給陸禹誠的一個禮物。”

顧寧萱自言自語道,然後像是鬆了一口氣一般,伸了個懶腰走到了窗子旁邊,手機依舊冇有陸禹誠的訊息,這是他第一次這樣。

雖然很難以接受,但是顧寧萱也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所有的東西都釋懷了一般,也冇有那麼想去知道他做了什麼,就隻想慢慢等著他回來跟她解釋,她願意相信他所說的一切,關鍵在於他願不願意說,不管說什麼,她都相信。

看著窗下車流飛速經過,好像時間一般流逝,慢慢的就什麼都冇有了,雖然記憶還在,但是大部分都記憶都消失得差不多了。

甚至有些記不清的記憶你自己告訴自己那是真的,就真的變成了真的一般,而你卻永遠都不知道那是否還是真的!

顧寧萱感歎之前看的相關於哲學的書,果然世界之大,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