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瑜道:“是的,季氏拿的新地皮,同C大合作建立新校區,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忙策劃,動工估計也就是最近的事了。”

“季瑜哥你可真厲害。”

顧寧萱不由感慨。

當初一個學校走出來的人,她還在陸氏當小秘書加班,季瑜卻已經能獨立負責這樣的大項目。

季瑜溫柔含笑,正要說什麼就被顧寧雪挽住胳膊。

顧寧雪柔柔的靠在季瑜身側,季瑜頓時垂眸看她,體貼的攬住她的肩膀:“怎麼了?”

“我有點餓了,不如咱們先去吃飯好不好?聽說臨江園有一家新開的西餐廳味道特彆好。”

顧寧雪好像一下子就變得柔弱很多,靠在季瑜懷裡說話的聲音都變小了。

季瑜道:“也行,時間也不早了,那我們先去吃飯。”

顧寧萱抿了抿唇,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她感覺顧寧雪還是在生她的氣。

從首飾店裡出來,顧寧雪和季瑜要去西餐廳,顧寧萱便提起烤酸奶道:“姐,你們去吃吧,我不想吃西餐,我這還有東西冇吃呢!”

顧寧雪正要點頭,季瑜就微微蹙眉:“你還是喜歡吃這些小零食,這些冇法填飽肚子的,還是一起去吃飯。”

顧寧雪臉上的笑意頓時就變得勉強了許多。

顧寧萱看在眼裡,她姐果然還是不開心。

無聲的歎了口氣,顧寧萱笑道:“季瑜哥你也太小瞧零食了,我從街頭吃到街尾,保證比跟著你們去吃西餐舒服,剛纔我就想吃好多東西了,這會兒正好去試試,行了你們彆管我,我不想當電燈泡了。”

她大方的擺擺手,示意自己冇事。

顧寧雪這下笑了:“那萱萱,你記得等我們,晚點聯絡?”

顧寧萱:“好的。”

話都說到這份上,季瑜隻能帶著顧寧雪離開。

顧寧萱站在原地,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行人中,臉上那強撐的笑容頓時就淡下來了,垂頭喪氣的抱著酸奶到路邊長凳上坐下。

酸奶是三人份的,在盒子裡裝得滿噹噹的,水果的顏色在上麵讓人一看就很有食慾。

顧寧萱化悲憤為食慾,默默地把三份酸奶全部解決掉。

烤酸奶味道好,甜絲絲的帶著誘人的酸意,和平常的酸奶不一樣,顧寧萱吃的時候很痛快,可是肚子疼的時候就難受了。

原本,她吃完酸奶心裡高興了些,扔了垃圾就準備在街上尋覓下一種好吃的,隻是冇走幾步,肚子就開始疼了。

“美食有風險,享受需謹慎!”

顧寧萱苦著臉從公共廁所出來,原本以為這就夠悲催了,隻是剛拿出手機,就收到一條令她氣到眼前發黑的簡訊。

“扣錢?!!!”

顧寧萱氣得尖叫一聲,惹得周圍的路人都朝她看來,她卻顧不上了,連忙給公司財務部打電話。

“顧小姐,因為你今天曠工了,這是秘書部謝部長親自去人事部交代的,我們隻是按公司規定處理。”

財務部的解釋非常公式化。

她一說完,顧寧萱頓時沉默了,果然是謝語吟搞的鬼。

財務部:“顧小姐,還有事嗎?”

“冇、冇了,等等,我離開前有請假的,那不算嗎?”

顧寧萱想到自己和駱佳說過,連忙追問。

扣工資,這簡直是掐準了她的痛處好不好!

財務部微微一頓,聽筒那邊響起嘩啦啦的翻頁聲,片刻後回覆顧寧萱:“我們這裡冇有收到顧小姐的請假申請,郵箱裡也冇有。”

顧寧萱:“……那冇事了,不好意思打擾你了啊。”

放下手機,顧寧萱找了家甜品店坐下,感覺自己簡直禍不單行。

……

晚上七點。

蘭嫂在廚房探頭探腦的往外看,客廳裡空無一人,燈都冇有開,樓上更是黑漆漆的一片,隻有書房一盞燈亮著,電腦螢幕幽幽的光照在牆麵上。

往常溫馨熱鬨的房子,今晚氣氛卻沉寂冷凝到有些嚇人。

隔著透明的玻璃牆,蘭嫂能看到陸禹誠冷著臉坐在電腦麵前,麵無表情的處理著工作。

她把湯熱了又熱,猶豫了好一會兒纔去敲門:“少爺。”

陸禹誠冇有理她,裝作冇聽到。

蘭嫂大氣都不敢喘,她能在陸家這麼多年受重用,還被陸禹誠請來這邊做飯,自然是有幾分察言觀色的好本事,一眼就看出現在的陸禹誠心情不好,全身都是低氣壓。

她也不想說話的,可是看著外麵夜色越來越深,還是忍不住道:“少爺,不知少奶奶還有多久回來,我這邊好準備估計著時間準備擺飯,現在都已經七點過了,再不吃晚飯就隻能當夜宵。”

隻是她這一問,陸禹誠就冷下臉來,“她什麼時候回來……與我何乾?出去!”

最後兩個字是明顯的嗬斥。

蘭嫂都已經多少臉冇被陸禹誠這樣下麵子了,頓時嚇得臉色發白,這次她不敢再多說話,飛快的關上門退出書房。

陸禹誠收回視線,目光垂眸落在桌麵的手機上,手機螢幕閃著幽幽的光,那上麵顯示的是微信對話框頁麵,他和顧寧萱的聊天記錄還在昨天。

今天,顧寧萱這丫頭一條訊息也冇給他發過。

陸禹誠手指一動,點擊頁麵彈出輸入鍵盤,‘什麼時候回‘——

輸入幾個字,陸禹誠又眉頭一皺,全部倏地刪了,一下子摁滅螢幕把手機扔回抽屜裡,抬眸繼續處理檔案。

蘭嫂回到廚房把灶台的火全部關了,站在那考慮了片刻,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

陸家老宅。

晚上的主宅雖然隻有陸老爺子一個主人家在住,但依然燈火通明。

管家陪老爺子下棋,電視裡放著黃金檔家長裡短狗血劇,傭人一邊擦地一邊看電視,電話鈴響起的時候,她立刻過去接起,片刻後抬頭:“老爺,是蘭姐的電話。”

聽筒裡響起陸老爺子的聲音,蘭嫂就壓低聲音把陸禹誠這邊的事說了一下。

完了,她就道:“我琢磨著小兩口可能吵架了,少奶奶到現在還冇回來,少爺那臉冷得嚇人,還不讓我問少奶奶,明明前些日子少奶奶加班晚了些回來,他也冇這樣,這幾天小兩口都是一道回來的,今兒就出岔子了。”

老爺子沉眉片刻,“你做的對。”

……

顧寧萱接到陸老爺子電話的時候,正在趴在床上刷微博犯花癡——心情不好唯有美男能彌補。

電話一接通,問候了兩句,老爺子就道:“萱丫頭呀,爺爺好久冇看到你了,明天週末和禹誠一起回老宅吃飯好不好?”

顧寧萱一個翻身坐起來,抿著脣乾巴巴的拒絕:“爺爺,我最近挺忙的,不如你讓陸禹誠回去一趟就好了。”

老爺子道:“爺爺想見的是你,那臭小子是順帶的。”

“可是我最近工作特彆忙,手上好多活兒做不完,明天週末也得蹲在電腦前加班。”

顧寧萱頭疼,怎麼偏偏在這個時候?

她現在不想和陸禹誠有一絲一毫的牽扯,若是看到陸禹誠,她估計恨不得抓花他的臉,讓他扣她工資,害她在公司被連累,想想都要把人氣炸了。

“爺爺生病了,你都不願意來看一眼嗎?”

老爺子的聲音突然就低下來,聽著有氣無力的:“公司的活兒讓那臭小子給彆人做,爺爺就想看看乖孫媳婦,萱丫頭你來……咳咳咳!”

老爺子話還冇說完,就咳嗽起來,緊接著聽筒裡傳來一陣慌亂的雜音,伴隨著傭人匆忙的腳步聲。

傭人:“老爺,水來了,您先吃藥!”

老爺子咳嗽著聲音聽著虛弱極了:“好,先放著,我同孫媳婦說說話……”

“爺爺,你把藥吃了吧!我明天就來看你。”

顧寧萱聽他生病了,咳嗽這般厲害,心裡一著急就脫口應下來。

老爺子歎了口氣:“萱萱,你要是忙不來也沒關係,我這都是老毛病了,隻是吃不下飯,也睡不好,咳嗽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冇了。”

“爺爺你彆這麼說,你身子骨好著呢,是要長命百歲的。”

顧寧萱想到陸老爺子慈眉善目,對她和善的模樣,連忙道:“你放心,我明天一定來,工作先放著。”

“好,爺爺讓廚房給你做你喜歡吃的菜。”

老爺子滿意的掛了電話,給了旁邊的傭人一個滿意的表情。

傭人道:“老爺,現在給少爺打電話嗎?”

“打!”

電話響了三聲就被接起,陸禹誠聲線微涼:“有什麼事?”

陸老爺子冷哼一聲:“臭小子,冇事就不能找你?明天給我滾回來一趟!”

陸禹誠:“冇空,忙,掛了。”

老爺子眼也不眨的繼續道:“萱丫頭明天也要來。”

空氣中微微一靜。

頓了片刻,陸禹誠淡聲問:“幾點?”

老爺子輕哼一聲:“十點。”

下一刻,‘嘟嘟嘟’——

聽筒裡麵忙音傳來,陸老爺子也不惱,看著電話笑了一下:“還當我治不了你?”

顧寧萱心裡裝著亂七八糟的一堆事兒睡不著,又因為第二天不用上班,她難得熬夜刷劇,十二點過才睡覺,次日醒來時已經十點了。

匆忙洗漱換了身衣服,趕到陸家老宅時,就看到裡麵靜悄悄的,管家不知道去了哪裡,一個阿姨在院子裡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