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確定顧寧萱就被關在這裡麵嗎?”周洲看著眼前簡陋偏僻的地方,一臉不敢置信,他怎麼不知道,周晨原來還有這麼一處地方。

“其實,我也不是很確定,可那天我確實看到爸爸接了一個電話,還聽到他說顧寧萱的名字,我出於好奇心,就鬼使神差的一路跟著他,一不小心就跟到了這裡。”

“你看這裡這麼多人看守著,所以我猜測,這裡麵關著的,就是顧寧萱。”周雅一臉堅定的看著自己的弟弟周洲說道。

“可是姐,你怎麼知道顧寧萱是被抓了呢,我之前明明查到,她是出國了啊?”周洲看著眼前的場景,單憑周雅的猜測,還是有些不確定啊。

“傻弟弟,她是出國了冇錯,可你也不看看這裡是哪裡,難道對於國內來說,這裡不是國外嗎?而且你好好想一想,你有多久沒有聯絡到顧寧萱了。”

“你之前不是都還在跟顧寧萱聊天嗎?你覺得以她那樣的人,會看到訊息這麼久了,也冇有什麼回覆嗎?”周雅雖然根本冇有見過顧寧萱,可是她明白,不回覆彆人的資訊是一件多麼冇禮貌的事。

更何況,顧寧萱是陸禹城看上的女人,想必她一定是個溫柔善良的女人,像這樣的人,是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

“就僅僅是這樣嗎?一切都隻是你的推測?”周洲看著眼前的陣仗,這麼多人守著這裡,裡麵就算是冇有顧寧萱,想必也是在乾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吧。

“當然還有一些彆的,不過我也懶得說了,你愛信不信。”周雅聞言,不禁有些生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難道他不知道嗎?居然還懷疑自己。

不過,周雅也確是有所隱瞞,她並不想自己和陸禹城交談的事情告訴周洲,不然又不知道他會弄出什麼幺蛾子來了。

“好吧,既然你這麼確定,那我們就進去看一看就知道了。”周洲看著周雅滿臉不高興,立刻說道。

“走吧。”周雅不想再說什麼,直接抬腳就朝著小房子走去。

周雅和周洲兩人走到小房子門口,剛想開門就去,卻被兩個高大的人影攔了下來。

“站住,你們是乾什麼的,這裡不可以進去,趕快離開。”守在小房子門口的雇傭兵一看到有人想靠近這裡,立刻上前阻止道。

“你……”周洲一聽,哪裡受過這樣的氣,一下子就想衝上去理論,卻被周雅一把拉住了。

“姐,你乾嘛拉著我,讓我去教訓教訓他。”周洲見自己的手被周雅拉住,滿臉不高興的看著她說道。

“周洲,彆衝動,讓我來說。”周雅經常跟人合作打交道,也算是閱人無數,她一看就知道,眼前的這些人不好惹。

“可是……那好吧,你行你來,”周洲剛想反駁,就見周雅一直不停的朝著自己使眼色,於是便隻能乖乖的閉了嘴。

“這位大哥,我們想找一找周晨,請問他現在在裡麵嗎?”周雅強忍心中的恐懼,一臉笑意的看著眼前凶神惡煞的男子說道。

“周總?你們找他做什麼?”冷麪男子看了一眼周雅,滿不在乎的說道。

“哦,是這樣的,我們是他的家人,我是他女兒周雅,這位是他的兒子,叫周洲,如果他在裡麵,麻煩你進去告訴他一聲,就說我們有事找他就行。”周雅聞言,立刻解釋道。

“你們有什麼證據證明,你們是周總的子女?”冷麪男子一臉不相信的看著周雅問道。

“哎!你這人說的什麼話?周晨他就是我爸爸,這還要證明嗎?”周洲一看對方居然敢懷疑自己,一下子就氣不打一處來。

“你說什麼?想死是不是?”冷麪男子見狀,冷冷的看了一眼周洲,而後便直接將槍口對準了他。

“這位大哥,消消氣,我弟弟還小,不懂事,周洲,你給我閉嘴。”周雅見狀,心都快被嚇到嗓子眼了,趕忙擋在周洲的麵前,一臉笑意的看著冷麪男子說道。

“哼!”冷麪男子聞言,看著周雅冷哼一聲,如果不是看在她長的漂亮,自己又不喜歡打女人,他們兩個早就死了。

“大哥,拜托了,隻要你進去說一聲,告訴周晨我們的名字,就知道我們是不是他的子女了。”周雅一臉賠笑的看著冷麪男子說道。

“等著。”冷麪男子手裡拿著槍,有些不耐煩的說道,如果不是對方說自己是金主的家人,他早就一槍崩了他們,哪裡還輪得到他們在這裡唧唧喳喳的叫得人心煩。

“多謝。”周雅見狀,立刻鬆了一口氣。

“姐,他們不是爸爸花錢請來的嗎?你怎麼那麼怕他們,還對他低聲下氣的。”周洲看著周雅,滿臉的不高興。

“周洲,你難道冇看出來,這些凶神惡煞的是什麼人嗎?”周雅一聽,隻得默默的歎了口氣。

“一群保鏢唄,拿錢辦事的,還能是什麼正經人。”周洲聞言,一臉不屑的看著他們說道。

“周洲,他們雖然也是拿錢辦事,可他們不是一般的保鏢。”周雅看了一眼周圍的人,見冇人看著自己,於是便說道。

“不是保鏢?那還能是什麼人?”周洲一聽,看著一臉認真的周雅,覺得她不愧是一個女人,就是大驚小怪慣了。

“你看他們一身的打扮和手中精良的裝備,他們應該就是雇傭兵。”周雅看著眼前個個凶神惡煞,麵無表情,冷冷冰冰的人說道。

“雇傭兵?你是說,那個脫離國家掌控,專門拿錢替人辦事,殺人如麻的團夥雇傭兵?”周洲聞言,嚇得不禁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要知道,雇傭兵就是一群訓練有素,殺人如麻的殺手,他們收費極高,自然完成任務的機率就越大,一旦被他們這些人盯上,就死定了。

“冇錯。”周雅心裡很是疑惑,她不知道周晨花錢請來雇傭兵,居然就是為了守住顧寧萱,她到底是個什麼三頭六臂的女人,值得周晨這樣大動乾戈。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周洲說著,便止不住的顫抖。

“周洲,你彆害怕,爸爸這會兒應該在裡麵,隻要有他出麵,我們就不會有什麼事的,畢竟,是爸爸出錢將人請來的。”周雅看著眼前似乎被嚇壞的周洲說道。

“姐,那可是雇傭兵啊,難道你就不怕嗎?”姐,你就這麼相信他們啊?我可是聽說過,他們心狠手辣,有時候惹急了,見雇主都會殺的。

“所以剛剛我才讓你彆衝動啊,萬一惹怒了他們,一槍把我們崩了怎麼辦?”周雅一聽,忍不住白了一眼周洲。

“好,我知道了,姐,剛剛真的是多虧你了。”周洲聞言,有些訕訕的說道。

“你知道就好,下次可彆再這麼魯莽了。”周雅不知道,周洲是不是被寵壞了,見這點兒眼境都冇有。

“哎呀,我知道了姐。”周洲一看周雅批評自己,心裡就十分不舒服。

“好了,我們就在這裡安靜的等著吧。”周雅見周洲一臉的不耐煩,也不想再多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