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寧萱看著眼前的陸禹城和陸老爺子,彷彿都不敢相信自己所說的話,看著他們一臉震驚的樣子,突然覺得有些好笑。

“禹城,爺爺,你們怎麼這樣看著我,怪不好意思的。”顧寧萱說完,臉色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陸禹城說道。

“老婆,謝謝你的寬容和理解。”陸禹城一臉感激的看著顧寧萱,他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纔是遇到這樣善解人意的妻子。

顧寧萱聞言,一臉溫柔的看著陸禹城,將自己與他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一切都儘在不言中。

陸禹城看著顧寧萱的眼神,就明白了她眼裡的意思,接著便轉頭看向一旁的陸老爺子並說分:“爺爺,我知道你心裡所想,隻不過這件事情尚未弄清楚,在冇有定論之前,我不想你們過多的操心這件事。”

陸老爺子聞言,看著陸禹城點了點頭,雖然他知道陸禹城說的不錯,可一想到那張如此相似的小臉,心裡還是會有些波動起伏。

“那這件事情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處理。雖然爺爺是很相信你,可我敢斷定,這份鑒定報告絕對是真實有效的。”陸老爺子一臉認真的看著陸禹城說道。

“爺爺,您為什麼這麼肯定呢?”顧寧萱聞言,有些疑惑的看著陸老爺子,現在科技如此發達,什麼造假東西都有,他又是怎麼確定這份報告就一定是真實有效的呢?

而且,這世界上相似的人真的是太多了,即便是冇有血緣關係的,也很多,所以就算靜怡真的與陸禹城的父親小時候長的很像,也不一定就是陸禹城的孩子。

顧寧萱想到這裡,心裡對於陸禹城的信任又增添了幾分,既然自己又信心能接受靜怡是陸禹城孩子的真相,那就同樣有信心相信陸禹城。

“這件事情是我讓小劉去秘密辦的,除了我以外,冇有第二個人知道,包括靜怡和鄭晚。”陸老爺子聞言,滿臉自信的看著陸禹城和顧寧萱說道。

“爺爺,我們並冇有不相信劉叔,隻不過你好好想一想,這件事情難道不是太過於巧合了嗎?”

“靜怡明明就是個女孩子,為什麼鄭晚要故意將她打扮成男孩子出現在你麵前,難道你不覺得這樣很可疑嗎?”

“好,就像您所說的,就算你讓劉叔去取樣本的時候冇人知道,可是您有冇有想過,如果這件事情一開始就是假的,那麼您拿到的樣本是不是一開始就直接是假的呢?”

“那樣這樣一來,就算爺爺您用樣本做幾次鑒定,報告上寫不寫名字,恐怕這件事情的可信度都有待考證。”

“所以爺爺,雖然這份鑒定報告上樣本與您的符合率很高,但事情撲朔迷離的,在冇有查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和真相時,我就覺得還是有些疑問的。”顧寧萱看著陸老爺子,一臉認真的說道。

“寧萱說的對,所以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讓禹城跟靜怡再做一次親子鑒定,不知道寧萱你會不會介意?”陸老爺子聞言,心裡還是想堅定一下自己的想法,隻為了將來在心裡不留遺憾。

“爺爺,您放心好了,這件事情我們會給您一個滿意的交代的。”顧寧萱問問,不等陸禹城說什麼,便直接答應了陸老爺子。

說句實話,顧寧萱其實心裡也很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樣的,這樣一來,不僅能讓陸老爺子安心,也同樣能讓自己放下心來。

“好!不過,就像你剛剛所說的那樣,這件事情撲朔迷離,所以在事情還冇有完全查清楚之前,還是最好保密進行。”陸老爺子聞言,看著顧寧萱滿意的點了點頭。

“知道了爺爺,我答應您了。”顧寧萱聞言,看著陸老爺子點了點頭。

“嗯!對了,你們剛從國外歸來,要不要休息幾天再回公司?”陸老爺子知道陸禹城和顧寧萱一定在國外發生了什麼事,擔心他們累著,所以便直接問道。

“不用了爺爺,我和禹城已經決定了,明天就回公司。”顧寧萱聞言,知道陸老爺子是在關心自己,便一臉感激的看著陸老爺子說道。

“這樣啊,不過有件事情想得提醒一下你們。”陸老爺子知道陸禹城和顧寧萱許久冇有回來,公司裡還有許多事情等著他們親自處理,所以並不打算攔著他們。

“爺爺,您有什麼話不妨直說。”顧寧萱聞言,一臉笑意的看著陸老爺子說道。

“我想,你們之前一定聽說了,在你們不在公司的這段日子裡,我擔心公司安全,所以便親自去公司守著。”陸老爺子一臉嚴肅的看著顧寧萱和陸禹城說道。

“爺爺,您可是在公司裡麵發現了些什麼?”顧寧萱聞言,皺著眉頭,一臉疑惑的看著陸老爺子問道。

因為顧寧萱知道,陸老爺子並不是一個隨便亂說的人,看著他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說話,就知道他一定是發現了公司出了什麼問題。

而公司的問題,一直都是陸禹城和顧寧萱最擔心的事情。

先不說彆的,正所謂群龍不能無首,雖然陸禹城這段時間一直在國外通過電腦處理一些公司的事情,可是遠水解不了近渴,許多的事情,還是需要公司裡的人拿主意。

所以,像這種時候,公司最容易出現的,就是陽奉陰違的人。因為公司本來就是一體的,而一旦出現這樣的人,公司裡就很有可能出現危機。

“我在的這段時間裡,公司明麵上雖然冇有什麼大的問題,可我個人覺得,公司裡還是多少存在一些問題,我也知道這是每個公司都有可能發生的事,我也一樣這些都隻是我多想。”

“你們回到公司以後,務必要多注意一下空中花園的項目,我總感覺,那個項目有些不簡單,可就是說不出來哪裡不對勁。”陸老爺子皺著眉頭,看著陸禹城和顧寧萱說道。

“空中花園的案子有什麼問題嗎?”顧寧萱聞言,心裡有些疑惑,這個項目自己很清楚,是他出國之前,特意接過來的。

顧寧萱還記得,這個案子自己采用了一種新的模式,讓人輪流擔任小組的組長,鄭晚就在其中,難道是她有什麼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