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寧萱聽著對方總算接通了電話,連忙調整了一下,學著夏依依撒嬌的樣子,拖長了尾音,又甜又膩地呼喚了一聲陸禹誠的名字:“老公,我是萱萱呀,你……”

對麵沉默了,久久冇有反應,似乎是被她這一聲給嚇到了。

她話一說完才發現自己是不是有點太過火了,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她又硬著頭皮喊了一句:“老公,你在嗎?”

林墨已經快哭了,他按了擴音,顧寧萱的聲音清晰傳出,讓他欲哭無淚。

陸禹誠冷冷看他一眼,示意他接上。

“顧小姐,你有什麼事嗎?”

顧寧萱聽著對方冷漠的聲音,心裡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不會是因為領證的時候她冇去,這位陸禹誠大哥生氣了吧?那她豈不是撞在他的槍口上了。

她有點慫了,開始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開口管他要錢:“我,我有點事情想和你說。”

“什麼事情?”

對方果然順著她的話往下接了下去,一來一回,極其順利的一次對話。

“就是……就是,哎呀!”顧寧萱一拍大腿,死活說不出來開口借錢這碼事,當初在帥牛郎麵前的信誓旦旦早就蕩然無存了。

她從小到大不缺吃穿,還真冇向彆人開口借過錢!

但這話不說也不行,她猶豫半天,一咬牙,蚊子似的聲音道:“……我想管你借個錢!不多不多,就二十萬!”

那邊的聲音變得有些奇怪,“借錢?顧小姐,你覺得我們兩個人這種情況,連麵都冇見過,我憑什麼借錢給你?”

“而且——”對方的聲音裡嘲諷意味十足,“二十萬雖然對陸家來說不算什麼,但顧小姐婚前說這個,恐怕還是不太妥當吧。”

說白了,意思就是她不配唄?

顧寧萱無言以對,索性直接掛了電話:“當我冇說,再見!”

不過片刻的功夫,顧寧萱就悔不當初了。

她恨!她悔!

這通電話打出,要是借到錢了也就算了,冇借到還這麼狼狽,她的老臉算是丟的乾乾淨淨了!

算了,為今之計,隻能想其他的辦法。

夏依依那個奢侈的女人根本就不在她的考慮範圍內,月光族,把這件事跟她說了反倒讓她擔心。

而二十萬,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究竟誰能借給她呢?

最終,顧寧萱以買車為名,從母上大人那裡要來了二十萬!

事不宜遲,顧寧萱從銀行裡把那二十萬人民幣全都提了出來,一摞一摞放在行李箱裡整整齊齊碼好,出了銀行大門,她這纔想起自己冇留他的電話。

**!

帶著這麼多錢,顧寧萱小心翼翼地抄了個小道,準備從酒吧後門進去,一邊走一邊暗罵陸禹誠的無恥:“訛姑奶奶的錢不說,還占便宜冇夠,不就是錢嗎……”

“你是在找我?”

她正走著,卻被麵前高大的人影擋住,逆著光,顧寧萱看不清他的臉,但那個熟悉的嗓音總不會出錯……

“牛郎!”

陸禹誠被她這個稱呼弄得興致全無,恨不得把她扛到床上好好教訓一通。

他抱著手臂,倚在牆邊,長腿配上這張俊臉,帥得人神共憤。

“錢呢?”

顧寧萱把手提箱往他那邊一推,“二十萬,一分不差!”

二十萬對於陸禹誠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他又不缺錢,索性拉過把手,把那個粉紅色的女士行李箱放在牆邊。

“你不是很在乎這二十萬麼?”顧寧萱看著他拿到了錢,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充滿了挑釁地道,“要不你數數看,看我有冇有給你一張假錢!”

“不用了,相信客人,是乾我們這行的原則。”陸禹誠淡淡瞥她一眼,直起身子,朝她走近。

“但是你太特殊了,特殊到我想給你破例。”陸禹誠俯下shen,貼在她耳邊說道,“陪我玩一天,北城一日遊,這二十萬就當做你的合法勞動所得,全都給你,怎麼樣?”

饒是顧寧萱心智再堅定,也被他說動了幾分:“一日遊?隻遊玩不做彆的?”

“對。”陸禹誠饒有興味地看著她,肯定道,“不做任何出格的事情,我隻要你陪我玩一天。”

隻要一天,就能把這二十萬拿回來,兩不相欠的買賣,顧寧萱心動了。

雖然這個人獅子大開口不假,但他出手又這麼闊綽……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顧寧萱果斷道:“成交!但是避免你賴賬,這筆錢要先鎖在保險櫃裡,等任務完成,就是我的了!”

陸禹城有些意外的挑眉:“你還挺謹慎的。”

“那是!”顧寧萱冷哼一聲,“你就說行不行吧。”

“OK。”

顧寧萱這纔對陸禹誠伸出了右手:“合作愉快。”

陸禹誠看著她懸在兩個人之間的手,猶豫了一下,還是握住了她的。

女人的手又小又軟,柔若無骨地被他的大掌包住,和她彪悍大條的神經一點都不相符。

“對了,大叔,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我該怎麼聯絡你?”

這個問題讓陸禹誠罕見地凝滯了一下。

半晌,他才臉不紅心不跳地開口說道:“我叫林墨,舞文弄墨的墨。”

電話號碼他則留了自己備用的。

和顧寧萱一起把錢再次存入銀行保險櫃,必須兩人同時到場才能取後,陸禹城麵不改色地和顧寧萱道彆:“明天見。”

顧寧萱臉上帶著抑製不住的喜色,還要強行裝作矜持的樣子和他揮揮手。

“明天見哦大叔。”

顧寧萱一回到公寓就看見夏依依直挺挺地坐在沙發上,正襟危坐,麵前的茶幾上還擺著一摞又一摞鈔票,她順手摸了一把,貨真價實的毛爺爺!

“我靠,你這是出去搶銀行養我了嗎?怎麼這麼多錢?”

夏依依看著她,神色有些恍惚。

“萱萱,小祖宗,剛纔有個人過來問我三年前有冇有去過a市的度假山莊,我告訴他我去過,還見到了一個帥哥之後,他就給了我這麼多錢……”

她把胳膊伸了出來,朝著顧寧萱,“你快掐我一下,告訴我這不是個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