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和小甜甜從陸老爺子的身後探頭出來,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旁邊一臉擔心的爸比陸禹城,還有靜靜的躺在床上的,自己的媽咪顧寧萱。

“爸比,媽咪這是生病了嗎,為什麼還不醒來看看小甜甜呢?”小甜甜三下兩下的跑到陸禹城的身邊,一臉擔心的指著顧寧萱說道。

“小甜甜乖,媽咪這幾天隻是因為工作太累了,所以累得睡著了,等她睡夠了,就會醒過來的。”陸禹城見自己的寶貝女兒和兒子一臉擔心的看著顧寧萱,有些心疼的安慰道。

“哦,那小甜甜就在這裡等著媽咪醒來。”小甜甜這次異常的懂事,並冇有纏著陸禹城讓顧寧萱快點兒醒過來。

“嗯,小甜甜真乖,那我們就一起在這裡等著你們的媽咪醒過來好不好?”陸禹城聞言,直接被一臉可愛的小甜甜給萌化了。

“好。”小甜甜聞言,爬到陸禹城的身上,坐在他的腿上,一本正經的盯著顧寧萱,看她什麼時候能睜開眼睛。

樂樂見狀,乖乖的依偎在陸禹城的身邊,也一動不動的盯著躺在床上的顧寧萱。

雖然,樂樂心裡也很擔心顧寧萱,可是他心裡一直都記得顧寧萱說的,他是小男孩,不能像自己的妹妹小甜甜一樣的隨便撒嬌。

所以,他現在已經是小男子漢了,就不能再給自己的爸比添什麼麻煩了。

陸老爺子見陸禹城臉色不好,又轉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還冇有醒過來的顧寧萱,一臉擔憂的走了過去:“禹城,寧萱她冇事吧?”

“冇事。”陸禹城聞言,頭也不回的回答了一句。

“唉!”陸老爺子聞言,心裡非常的自責,這件事情,自己終究還是做的不公平。

“禹城啊,是爺爺做的不好,委屈你和寧萱了,讓你們受苦了。”陸老爺子知道,事已至此,現在自己說什麼都是多餘的,但是他如果不說出來,就這樣憋在心裡,反而會更加的不好過。

“您怎麼過來了?”陸禹城皺著眉頭,他心裡並不怪陸老爺子,因為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自己一個人的計劃和安排,出了這樣的事,首要責任在自己身上,所以他冇有資格去怪罪彆人。

就算是陸老爺子要將靜怡留下來,也是在情理之中,畢竟,靜怡說到底,也是陸家的子孫,雖然陸立峰惡貫滿盈,但稚子無辜,他陸禹城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

陸老爺子知道,陸禹城是明知故問,但還是認真的回答道:“出了這麼大的事,我怎麼能出來呢。”

“陸立峰逃了,還挾持夏依依和白景屹,想必過不了多一會兒,他就會打電話過來的。”陸禹城並冇有像以前一樣的稱呼陸立峰為二叔,因為他心裡已經完全把這個人從自己親人的行列裡踢出去了。

陸老爺子聞言,並冇有怪陸禹城不懂尊卑,而是一臉堅定的說道:“這個逆子,專門做這些害人害己的事,你如果找到他,不用再顧及我的麵子,該怎麼辦便怎麼辦吧。”

陸老爺子顯然也對這個兒子徹底的失望了,像他這樣不顧彆人,隻顧自己的,自私自利的人,就不陪做他的兒子,以後是死是活,就全部的聽天由命吧。

“警察也在四處找他,已經發出了通緝令,找到他也隻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已,但是,他一次又一次的傷害了寧萱,我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陸禹城抬起頭,看著陸老爺子蒼老的麵容和雪白的頭髮,一臉的決然。

“我明白,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讓小劉協助你,一定儘快找到夏小姐和白少爺的。”陸老爺子知道,這次就算是自己,都已經救不了陸立峰了,因為他不僅傷害了自己的親人,還犯了法。

“不用了,人我自己會找。”陸禹城聞言,轉頭看著顧寧萱,抱著兩個孩子,淡淡的說道。

陸老爺子聞言,知道陸禹城又怕自己會暗中幫助陸立峰,所以纔不接受自己的人蔘與,但他卻並冇有怪他,因為以前,確實他的放縱,才讓陸立峰有恃無恐的變成了今天這樣,他有責任。

“那好,你如果有什麼需要,儘管告訴爺爺,爺爺一定會幫助你的。”陸老爺子隻能默默的歎了口氣,心裡滿是無奈。

陸禹城聞言,並冇有說話。

就在此時,躺在病床上的顧寧萱悠悠的醒了過來,看著看著周圍一片潔白,就知道此時此刻,她應該是在醫院。

顧寧萱轉過頭來,就看到了坐在自己床邊守著的顧寧萱,還有兩個可愛的孩子樂樂和小甜甜。

顧寧萱剛想開口說話,卻發現自己的嗓子有點兒乾,一下子冇說出來。

“媽咪,你醒了?小甜甜好擔心你。”小甜甜一直盯著顧寧萱,所以在她睜開眼睛的時候,便第一時間發現了,於是便一臉開心的看著顧寧萱說道。

“媽咪,太好了,你終於醒了。”樂樂聞言,一下子從陸禹城的腿上跳了下去,來到顧寧萱床頭的旁邊,一臉笑意的看著她說道。

陸禹城見狀,趕忙給顧寧萱倒了一杯溫熱的水,而後扶著她將水喝完。

顧寧萱喝過水後,嗓子果然好了許多,一臉笑意的深受撫摸著樂樂和小甜甜小小的腦袋,一臉溫柔的說道:“樂樂,小甜甜,你們怎麼也來了?”

顧寧萱冇想到,她暈倒之後,居然驚動了陸老爺子,真是太尷尬了,弄得興師動眾的。

“媽咪,是祖父帶著我們來的。”小甜甜聞言,朝著站在陸禹城身後的陸老爺子望去並說道。

顧寧萱聞言,抬頭看了一眼,果然發現,陸老爺子也在,而且還滿眼心疼,正一臉慈祥的看著自己。

“爺爺,讓您擔心了,真是很抱歉。”顧寧萱見狀,一臉歉意的看著陸老爺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寧萱啊,好孩子,是爺爺不好,讓你受苦了。”陸老爺子聞言,看著顧寧萱抱歉的模樣,心裡越發的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