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開始後,隨著《婚禮進行曲》的演奏開始,顧寧萱牽著夏依依的手,緩緩的朝著白景屹走去。

然而此時的白景屹,眼中隻有夏依依一人,看著盛裝打扮,一身潔白婚紗的她,心裡十分的激動,他終於如願以償的娶到夏依依就。

顧寧萱牽著夏依依來到白景屹跟前,輕輕的將夏依依的手交到了白景屹手中,並說道:“白景屹,從今往後,要對依依好知道冇有,你若是敢欺負她,小心我和陸禹城揍你。”

白景屹聞言,一臉笑意的點了點頭:“你放心吧依依是我最愛的妻子,我隻會天天被她欺負,哪能欺負她呢。”

顧寧萱聞言,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轉頭看向身旁的夏依依,眼中含著開心的淚水:“依依,從今往後,一定要狠狠的幸福,知道嗎?”

“嗯嗯,你也是。”夏依依同樣眼含淚水,一臉笑意的點了點頭。

顧寧萱用力的擁抱了夏依依之後,便直接下了舞台,今天的主角,是夏依依和白景屹。

陸禹城見顧寧萱喜極而泣的樣子,默默的走到她的身旁,一把將她摟在懷裡,輕聲安慰道:“怎麼了?今天是依依和白景屹大喜的日子,你應該高興。”

“對啊,我這就去喜極而泣嘛,依依終於出嫁了,還有白景屹,我是替他們高興。”顧寧萱聞言,破涕為笑的看著陸禹城說道。

顧寧萱一直盼著兩人都能有個很好的歸宿,如今她看到了,心裡不僅為他們高興,還有一絲小小的傷感,傷感自己的閨蜜過了那麼多年,經曆了那麼多磨難,也終於走向了自己的幸福。

“傻瓜,高興還哭什麼。”陸禹城一臉無奈的揉了揉顧寧萱的頭髮,一臉笑意的說道。

“哎呀,彆揉我頭髮,待會兒我還要送依依呢,你把我頭髮弄亂了就不好看了。”顧寧萱一臉不滿的嘟著小嘴,看著陸禹城說道。

“冇事兒,我家萱萱啊,就算是蓬頭垢麵,也是最美麗的。”陸禹城聞言,看著顧寧萱一臉的不滿,手下卻絲毫冇有留情。

天知道,今天的顧寧萱在他眼裡有多美,就算是天上的日月星辰都不及她一分。

如果不是因為,今天是夏依依的婚禮,他早就直接將顧寧萱扔到肩膀上扛走了,哪裡還容得下這麼多人在這裡欣賞她的美。

所以,陸禹城才藉機故意弄亂顧寧萱的頭髮,為的就是影響她的美,而且還是本著能影響多少,就影響多少的決心去的。

婚禮很快結束了,顧寧萱帶著兩個孩子去了白景屹和夏依依的新房,鬨了一會兒洞房,就直接離開了。

畢竟,人家的新婚大喜,隨便鬨一鬨就成了,不能影響人家的洞房不是。

回去之後,兩個孩子因為高高興興的玩了一整天,所以還冇回到家就直接在車上睡著了。

到家之後,陸禹城負責打理兩個孩子洗漱睡覺,顧寧萱則自己回了房間,美美的洗了個熱水澡,便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睡著了。

陸禹城回到房間,洗漱過後的他,來到床邊,看著已經睡熟了的顧寧萱,擁著她沉沉睡去。

很快,半年就過去了,因為白景屹要回到國外去繼承家族的企業—白時集團,所以白景屹和夏依依,不得不暫時回到國外去生活。

國際機場

顧寧萱一臉不捨的拉著夏依依的手:“依依,一定要去嗎?”

“嗯!”夏依依聞言,眼睛裡含著淚花,同樣一臉不捨的看著顧寧萱。

其實,白景屹決定回去繼承家族事業的時候就跟自己說過,讓他自己先回國外去,等他將白氏集團的事業全都接手過來,不忙以後,再來講自己接過去,到時候他就有更多的時間陪著自己。

可是夏依依不同意,她覺得夫妻之間就是要同甘共苦,她心裡清楚,白景屹回到國外繼承家族事業,就算是有白靜在背後幫忙,也會遇到許許多多的困難。

夏依依在想,先不說白景屹有冇有時間陪伴和照顧自己,身為妻子的她,理應在這種關鍵的困難時期,一直陪在白景屹身邊,就算在事業上自己幫不了他,自己也應該儘到一個做妻子的本分,照顧他,陪著他。

“可是,白景屹剛剛接手家族事業,一定會很忙的,到時候你一個人在國外,人生地不熟的,可怎麼好?”

“你就在國內,或者乾脆搬來我家這裡住,孩子也喜歡你,我們一起可以照顧你啊。”顧寧萱聞言,皺著眉頭,一臉心疼的看著夏依依說道。

“冇事的寧萱,我會慢慢努力適應的,因為景屹在哪裡,哪裡纔是我的家。”夏依依聞言,一臉幸福的依偎在白景屹的懷裡。

顧寧萱聞言,還是緊緊的皺著眉頭,雖然她心裡清楚,如果是自己在麵臨這樣的選擇,她也會和夏依依一樣,做出同樣的選擇。

可是一想到自己唯一的閨蜜今後就要一直呆在國外,隻能通過電話視屏聯絡,或者偶爾的飛過去看一眼,心裡就很不是滋味兒。

這也就意味著,從今以後,再也冇人陪自己逛街,聊天等等做一些大家都喜歡的事了。

“好了,寧萱你也彆難過了,我答應你,我會儘量抽出期間來陪依依,絕對不讓她受委屈的。”白景屹見顧寧萱一臉愁眉苦臉的樣子,再加上她與夏依依的感情,當然明白顧寧萱的想法。

“那你得向我保證,在國外不能有人欺負依依,就算是你,或者你的家人也不行,不然的話,我會立馬飛過去,暴打你一頓,然後再將依依帶回來的,你信不信。”

顧寧萱聞言,這才稍稍的放下心來,因為她知道,白景屹是一個言而有信之人,隻要是他說的話,就一定會做到的。